《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5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连你也不知道吗?”听到这个忽愣儿也说不出来赤丹的所在,归不归微微的皱了皱眉。随后冲着正在解裤带准备撒尿的百无求摆了摆手,示意让他这个便宜儿子撒尿的时候去远一点。
  不过忽愣儿误会了这个动作,以为是让那个不是人脾气的大个子结果了他。当下吓得这个匈奴修士大喊大叫:“等一下!大修士!小的有话说!虽然小的不知道这个叫做赤丹的所在,不过小的有办法打听出来。中行说已经绘制了整个草原的地图。上面标注了草原上所有的位置。只要有那个地图,就能知道赤丹的下落!大修士,我是中行说的近人。我能把那幅地图偷出来。”
  “连地图都画出来了?”归不归有些意外的看了忽愣儿一眼,随后和吴勉交换了一下眼神,继续说道:“你们这位中行说还真是要大干一场啊,好了,老人家我就信你一回。你跟着我们走吧,老人家我还没有见识过匈奴的王庭,正好让我们去开开眼界。”
  防着忽愣儿逃走,归不归亲手封印了他那点术法。想起来自己的术法还没有解封便开始封印别人,老家伙顿时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倒霉了。
  第二天一早,尹豪达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在自己已经身在马车当中了。三驾马车已经收拾好,不过王成那架马车上的驾车人是一个他不认识的匈奴人。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正打算用匈奴话和这人攀谈几句的时候,冷不丁身边的归不归说道:“别说我老人家我听不懂的话,有什么话用汉话说。别看他是匈奴人,说的汉话可是比你还要顺溜。”
  怕吓着这个匈奴汉子,最后归不归编了一个故事,说昨晚尹豪达见到的都是他做的噩梦。不过故事里面有一个情节还是对了几分,那个叫做王成的汉人昨天晚上趁着别人都睡着了之后逃走,看样子是顺着来时的路逃回汉境了。
  早上帐篷外面又来了一个匈奴人要卖身为奴,当下正好补上了王成逃走的缺口。不过尹豪达看着这个新同伴白白胖胖的,实在不像是做奴隶的样子。不过听到归不归说已经买了他,又不好再说什么。

  看着尹豪达信了归不归的话,赶着另外一辆马车的百无求咧嘴笑了起来。冲这坐在它车上的吴勉说道:“老家伙说的什么话他都信,还真有这样的人。”
  “对啊,还真有这样的人。”看着百无求驾车的背影,吴勉难得没有讥讽的笑了一下。他说话的时候,尹豪达已经不顾归不归的劝说,他从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随后三驾马车向着匈奴王庭的位置行驶过去。
  这一路上凭着忽愣儿身上的木头腰牌,他们三驾马车过了所有匈奴的哨卡。看不出来这个匈奴修士还真是个人物,几乎所有匈奴关卡的队长看了他的腰牌之后,都恭恭敬敬的讲要拍还到了忽愣儿的手中。看到尹豪达都很是差异,这样的人怎么会卖身为奴。不过没人主动跟他解释,以他的身份也不好主动去问。
  再草原上又走了五六天之后,终于在第七天的头上,来到了一片好像是大集市一样的所在。忽愣儿介绍说这里是匈奴王庭的前庭,现在整个王庭向着沙漠迁移。只有一个前庭留守在这里。中行说还留守在前庭,不过没有几天,这位谋主也要跟着前庭一起迁移到沙漠了。

  当下,尹豪达和小任叁看守马车。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化妆成了两个当地匈奴人的模样,亲自跟了忽愣儿去拜见匈奴谋主中行说,不过几个人晚来了一步。看守这里的人说匈奴单于的特旨昨晚到了。要这位性奴谋主马上赶到王庭见驾,中行说带人昨晚刚刚离开。
  由于防着汉军突袭,王庭的所在地除了中行说几个人之外。整个前庭没有其他的人知道,现在就算向着沙漠腹地去追,也不知道目的地在什么地方。
  不过几个人还是不死心,忽愣儿带着吴勉和归不归混进了中行说的大帐。在这里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匈奴修士所说的草原地图。最后还是向中行说留下的亲兵打听。昨晚中行说离开的时候,特意将牛皮地图带到王庭当中。
  现在还是没有见到地图,无奈之下忽愣儿又出了个主意。他带着吴勉和归不归去见了几位留守在前庭的匈奴长老。这几位长老天天陪着中行说。就算他们没有听说过赤丹的名字,起码他们几个人也是天天看地图的,八成也能说赤丹所在地的大概。

  不过天意不遂人愿。那几位长老大半都跟着中行说一起去了王庭。留守的两个人当中一个人在中行说起身的同时,已经去了匈奴右贤王所部督战。唯一留守的那位病重在床,几个人混进他家中的时候。正巧听到里面哭声一片。这位长老竟然踩着他们几个人进府的点咽了气。
  几条路都堵死之后,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只有在前庭等几天了。反正中行说不会在王庭久待,过不了九天便可以等到他回来。
  当下众人在前庭搭下了帐篷。住在自己的帐篷里面,等着中行说回来的消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事情没有办成。忽愣儿的朋友却一个接一个的赶到,吵闹着要这个昔日的皮货商请他们去喝酒。
  百无求看着又缺,当下跟着这个匈奴修士一起,去了当地的酒坊
  小任叁本来也想去喝几杯的,不过他受不了匈奴人喝酒时的左派。当地的酒坊的风俗是几个人出资买上一大袋的马奶酒,然后顺着年龄大小围成一圈坐下,然后每个人轮流灌上一大口的马奶酒,直到一皮袋的马奶酒喝完。

  当地的酒坊只卖酒,想要下酒菜需要客人自己带来。小任叁最受不了这种粗旷的酒风。加上他确实不喜马奶酒的膻气。当下难得的没有跟着百无求他们一起喝酒。
  由于忽愣儿的术法被封印,也不敢轻易的得罪归不归、吴勉这几个中原修士。加上有经常欺负他的百无求跟着,这个匈奴修士也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有术法的时候还被这个大个子踩在地上踹,现在没了术法就更更加不敢招惹它了。而归不归也没有拦着的意思,连暗示忽愣儿别起逃走念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当下,百无求和忽愣儿去了他们常去的酒坊本来以为这顿酒怎么也要喝到半夜,他们俩才能回来。没有想到的是,也就是过了大半个时辰之后,百无求便带着忽愣儿回来。除了他们俩之外,百无求的腋下还夹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匈奴半大老头。
  将这个半大老头仍在了归不归的面前之后,百无求开口说道:““老家伙,这个老头说他知道那个什么赤丹在哪。这个老头算是你儿子我孝敬你的,有什么要问的你赶快去问。我们倆回去继续喝,刚刚喝了两轮。一大帮人还等着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