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7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顾不得理会脸色僵起来的大长腿,跑过来问怎么回事,我把路上发生的事情,简单地给众人说起,当听到洪家、清辉同盟和收买来的杀手组织黄泉一起围攻我们,动用了四辆重型卡车和无数高手的事儿,他顿时就恼怒了。
  屈胖三挥舞着胳膊,说艹,还以为你们已经把事儿解决了呢,没想到这帮人这么不安好心啊?
  老鬼眯着眼睛,把我们谈判时的情形跟他讲了一遍,屈胖三说没得说,现在就跟他们开战,不把那帮家伙给弄服了,他们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老鬼回过头来,看向了吴格非,说人安排得怎么样?
  吴格非说几个点都在盯着,只不过回来的消息有点儿古怪,我看了一下照片,感觉不太对劲,像是陷阱,不敢擅自做主,等你回来吩咐呢。
  老鬼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清辉同盟肯定是得到了消息,收缩防线了,以前的活动地点,肯定是弃用了,给我们看得,必定是陷阱……”
  正说着,吴格非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老鬼一眼,然后接通了电话,几句话之后,又惊又怒地对老鬼说道:“我们在朝阳区的据点被端了,留守的人员全部惨死,包括两个同胞,还有四个发展的江湖人物……”
  老鬼眉头一跳,说不是让他们别活动了么?
  吴格非苦笑着说道:“已经通知过了,他们也很小心,没有在以前的地方活动,而是藏在了另外的一个地方,没想到还是被那帮家伙盯上了……”
  艹!
  老鬼的脸有些黑,冷冷说道:“我不找他们麻烦,他们反倒是拿我开刀了!”
  愤怒归愤怒,老鬼倒也没有失去理智,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通知其他的人,为防万一,所有的后裔都暂时离开京都,撤向冀北以及津门去,这边的事情,让没有种族特征的人类留守。”

  吴格非有些不甘心,说人都遣散了,那我们还怎么报仇?
  老鬼说你放心,我不是示弱,也不是腿软,现在的情况,是对方警惕性太高了,而且还是地头蛇,我们人多目标大,不能跟那帮人刚正面,就得迂回——所谓“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疲我打,敌逃我追”,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那帮人给耗死,等到力量的天平倾向我们这边,咱们再杀回来。
  吴格非听到老鬼耐心的解释,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不得不执行,下去打电话了。
  而他一走,老鬼回过头来,对我说道:“老同学,我生气了。”
  老鬼的确是生气了,先是牛娟无故惨死,再加上两个地方被端,还有今天我们诚心和解却给半路截杀,一切的种种,都表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无论我们如何忍让,都不会获得对方的丝毫尊重。
  这帮人蛮横惯了,就不懂得迂回和谦卑,又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把我们当做同级别、值得尊重的对手,所以才不会妥协,想要从肉体上毁灭我们,从而解决问题。
  我也生气了。
  我说你想干嘛,直接说吧。
  老鬼说现如今清辉同盟那帮老家伙谨守门户,凭着我们这帮人,很难找到他们,更不用谈攻占窝点,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调转枪口来,找容易对付的人。
  屈胖三走上前来,低声说道:“洪家的人?”

  老鬼说对,那帮人以为亮出了这样的阵容和底牌来,定然如同过街老鼠一般,满地乱窜,惶惶不可终日,那我就要给他们瞧一瞧,惹了老子的后果——洪家人里,参与那天事件的,除了洪家信和他们家老头子洪天秀之外,还有洪天秀的二儿子洪国民、洪国运以及孙子洪家礼,他们既然跟我们来这一套,那就让他断子绝孙。
  好狠。
  不过我喜欢,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不亮点儿肌肉来,那帮人真的不知道好歹。
  我说具体怎么做,你吩咐就是了。

  屈胖三也表示兴趣盎然。
  老鬼说相比清辉同盟,洪家这边的那几个虽然很谨慎,但到底还是太过于狂傲,具体的行踪,我已经掌握了,今天夜里很关键,我们得将这些人一一抓到,所以就得麻烦几位了……
  他开始讲解起了此刻的情形来,洪天秀目前暂时弄不到,但洪国民此人在二环有一处大宅院,此刻就藏在那里,而洪国运以及他儿子洪家礼,两人则在另外一个地方。
  老鬼属意他去找洪国民,而洪国运和洪家礼父子俩,就交给我们。
  对于这任务分配,我并无意见,表示可以。

  正布置着,徐淡定给我打来电话,我一接通,他便紧张地问起了我此刻的情况,当得知我安好,他方才松了一口气,说刚刚收到消息,说我们乘坐的车除了车祸,他感觉不太对劲,这才打电话过来。
  我把我和老鬼之前的遭遇跟徐淡定说起,他听了,顿时就破口大骂,说什么狗屁宿老,简直就不是玩意儿。
  我跟徐淡定说起了我和老鬼的意见,他犹豫了一下,说我管不了你们,不过不要伤及无辜,不然后面的事情,不好洗白。
  徐淡定都这么说了,我们的信心更加坚定。
  当下也是不再耽误,我和屈胖三,再加上一个小龙女,还有老鬼派的一个司机,带着我们开回城区去。
  回来的路上,又经过了刚才的那个路口。
  夜幕下,我瞧见了被轧成废铁的车。
  现场好多交警,有人在维持秩序,之前伏击我们的那一帮人悉数不见,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望着远处的夜色,突然间,感觉到远处一片朦胧。
  随后,我瞧见了鹅毛般的大雪,从天空缓缓落下,铺满了地上。
  没多一会儿,雪愈发大了,整个京城,白茫茫一片。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雪了。
  听说京都,也很久没有下过大雪了,此刻鹅毛大雪飘飘而落,铺在地上,银装素裹,让人感觉仿佛幻境一般。
  越往城里走,雪景越盛,突如其来的大雪让繁华的车道触不及防,足尖造成了拥堵,而大街上的人也变得稀少,但凡有个去处的人们,都躲到了家里去,从窗子里往外望,看着满天的雪花飘扬。
  当然,在这样千万级别人口的城市里,是不会有人如老农一般,叹息一声“大雪兆丰年”的。
  京都人民,不种地。

  大雪漫京城。
  老鬼派给我们的司机是一个曾经受过吴格非很大恩惠的江湖客,属于很受信任的自己人,不过因为某些原因,路上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怎么聊天,一直到路上堵得不行,我们不得不下车,与他告辞的时候,屈胖三方才开口说话:“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我说好诗,想不到你也有这等才华。
  屈胖三说没文化了吧?此为《塞下曲》,这是唐朝诗人卢纶所作,为汉乐府旧题,属《横吹曲辞》之中的一首。
  日期:2016-12-29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