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7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仅仅几天下来,何志平瘦了很多,脸颊凹陷、眼窝发青,眼袋也忽然大了。这和休息不足固然有关系,但更主要的,恐怕还是他对自己前程的担忧吧。也难怪,在这种情况下,何志平这样的角色很可能会成为后娘的孩子。
  八月三十日上午,成康市殡仪馆“驾鹤厅”,陈奎遗体告别仪式将在这里举行。
  “驾鹤厅”里,花圈满室,挽联低垂,正对进口后墙上悬挂着陈奎的大辐黑白照片,照片上方是黑底白字的横幅:沉痛悼念陈奎同志。陈奎遗体就躺在距照片不远的地方,遗体四周罩着玻璃罩。
  九时整,哀乐声起,哀悼的人群陆续进入告别厅。
  成康市委常委是第一批进入厅里的人。
  走进告别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陈奎的黑白照片,还有照片上面的横幅。楚天齐特意关注了LED屏的内容,LED屏在照片下方。只见LED黑色屏上显示出一段白色文字:陈奎同志在出差期间,因工作劳累,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死亡,终年五十二岁。陈奎同志是一名优秀党员,是政绩突出的政府干部。陈市长走了,向陈奎同志致敬,向陈奎同志默哀。
  LED屏上这段文字,其实就是盖棺论定。以后是否有变化不得而知,但最起码当下的结论是非常正面的。
  向逝者鞠躬后,众常委依次从玻璃棺旁经过,瞻仰陈奎的仪容。经过化妆后,陈奎的容貌和平时看着有很大区别。
  绕过玻璃棺,众丨党丨委和陈奎家人握手,表示慰问。楚天齐发现,站在家人最末的一个人,是政府办主任何志平。何志平眼窝红肿,面容更加憔悴,显见非常悲伤。

  从告别厅出来的时候,第二拔告别的人鱼贯而入。在这群人中,楚天齐看到了管丽颖,看到了这群人中的唯一女性。在楚天齐即将收回目光的时候,他发现那个正在行进的女人笑了,虽然笑的很短暂,但却看的出她非常开心。
  在这样的场合发笑,至于吗?楚天齐非常不屑这个女人。
  走出告别厅,楚天齐注意到,本应心情不错的彭少根脸上并不轻松。他不相信常务副市长是因为悲痛,而很可能更多的是焦虑与担忧,焦虑这个离着很近的市长职位会否唾手可得。
  在等待告别的人群中,楚天齐发现了陈奎司机小谢的影子。小谢的表情和周围人没什么区别,看不出悲痛,也看不出心情如何。
  走出殡仪馆,众常委乘车而去。对于众人来说,陈奎不过是人生中的一个过客,今天也只是和这个过客最后的礼貌告别。其实每个人自己本身就是过客,身旁匆匆而过的背影也都是过客。

  老陈走了,“新市长”成了党政大院人们讨论的话题,当然这也仅限于一个个的小圈子,仅限于私下。好多人已经在进行着推测,推测是空降还是就地提拔,是张三还是李四?并以此推测产生的一系列变化,推测上*位的人、补位的人、持续补位的人,涉及了不少于二十人的调整名单。为此,每个人都为自己的论点,准备了充足的论据。当然,这所谓充足的论据,也不过是“地下组织部”的消息,并非官方发布。

  楚天齐关心的,并不是因市长职务变化所引起的一系列人事变动,他在意的是新市长什么时候到位。对于他来说,新市长到位越早就越好,自己的分工也应该就能早些落实。他也不并关心是什么人当市长,反正谁当市长也得让自己做工作,至于分管什么内容都无所谓。什么工作不是做?
  当然,楚天齐还是希望能够分管农业。他近期一直在关注农业,为此还做了好多准备工作,也自信能够让成康农业工作再上新台阶。而且他还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虽然好多情形有很大不同,但这些经验总是能够借鉴的。另外,农业工作在成康各项工作中地位重要,他也期盼着能够借此大展身手。
  陈奎走后的日子,好多人都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因为他们都有可干的工作,除非不想干。而楚天齐却不同,他现在什么分管工作都没有,显然更不适合继续调研农业,真成了“无所事事”。
  楚天齐当然不能就让自己这么混日子,便尽量去熟悉成康市的一些基本情况,去看那些基础资料。但这只能是泛泛去看,根本没有明确的目标和目的性,看着看着便没了兴趣。
  在这几天,楚天齐更多的是思考,既思考自己,也思考成康市,还思考了其它的一些事情。在思考的过程中,楚天齐也想到了陈奎和管丽颖的敌对关系。细细一想,虽然管丽颖的做法很令人讨厌,但陈奎的做法也不无过分之处,两人之间也无所谓对错,也说不清怨谁。

  楚天齐细细想来,陈、管二人的争斗,当初自己也遇到过类似情形,比如和魏龙、黄敬祖、王晓英等。当时自己自认有理,在面对这些人挑衅时,也做了各种回击,虽说自己不屑于类似管丽颖这样背后说人坏话,但采取的方式有时甚至更激烈。自己就曾在魏龙当众训斥的情况下,私下搞小动作,让魏龙既出众又受了罪,对其他人也不乏耍心眼。现在想来,当初的那些做法,多少有些小儿科,如果放到现在,可能会处理的更稳妥一些。另外,站在自己的角度,自己觉得是反击挑衅,如果站在对方的角度,可能又会有不同的定性。

  自己以往和这些人的关系,也经过了一些变化,黄敬祖对自己由支持到敌对,而魏龙却由死磕到底变成了自己的忘年交。只要找到症结所在,有些问题可能就不是问题了,只是不知自己和管丽颖的症结到底在哪?有没有妥善解决的方案?他不期望和管丽颖友好相处,更不屑和这种背后骂人的女人成为朋友,但他也不希望有这样的人成天针对自己,那样太牵扯精力,影响自己的正常工作。
  又一周时间过去了,新市长没到位,也没有领导找。薛涛没找自己,临时主持政府工作的彭少根也没找。楚天齐曾经各找了薛、彭二人一次,想问问自己工作的事,但都没找到。给对方打电话,得到的答复也是“见面再说”,可并没有见上面。
  楚天齐明白,现在成康市好多领导都在做着必要的活动,想在这次市长变动中,分得更多的羹。他们现在根本无心工作,又怎能顾的上自己?
  等吧,继续等。楚天齐每天翻阅着已经翻过多遍的那些资料,忍受煎熬等待着,等待着新市长的确定。
  终于,等待即将有了结果。

  九月九日上午刚上班,楚天齐接到了尤成功电话,十点钟到市委楼下迎接定野市委组织部领导。虽然对方说的含糊,但楚天齐明白,部领导肯定是为市长任命的事而来,只是不知部领导是否还带着别人。
  不到九点五十分,楚天齐就到了市委楼下。他看到,只有尤成功在楼外雨搭下候着。
  日期:2017-08-02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