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涛的语调更加沉重:“同志们,在今晨五点三十二分,陈奎同志因抢救无效,在医院去世。请全体起立,为陈奎同志默哀。”
  市长死了?对于这个消息,好多人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也有部分人已经提前知晓。这个结果在好多人的意料之中,但现在书记在会上专门提出,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人们迅速起身,低头肃立,为陈奎默哀。
  看似众人表情肃穆,但心里却都在开着小差:新市长是谁?什么时候到任?现在这些人谁最有戏?
  默哀完毕,众人重新坐到座位上。
  “同志们,对于陈奎同志的逝世,我心情很是沉痛,相信大家也和我一样。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要努力把工作做的更好,这才是对陈奎同志最好的哀思。”停了一下,薛涛又说,“定野市委已经批准,由成康市委常委、政府常务副市长彭少根同志代理主持成康市政府工作。”

  听到这里,人们把目光投到彭少根脸上。但对方表情严肃,目不斜视,看不出神情喜怒。
  “成功同志,你要和定野市委联系,然后联系陈奎同志家属,接洽陈奎同志治丧事宜。志平同志,由你配合成功同志,做这些工作。”薛涛继续说,“江霞同志,宣传部要积极和上级有关部门联系,要和治丧小组及时通气,外宣机构要及时、严谨的做好陈奎同志去世消息发布。”
  江霞、尤成功、何志平都说了声“是”,这有别于平时经常讲的两个字“好的”。
  薛涛的声音还在继续,但人们心中却都在想着另外的事:彭少根能够直接晋升吗?新市长会不会从现有班子产生?自己能在其中做些什么,能够得到什么实惠,是否可以排位有所前进?该不会又从外地调人来吧?
  “散会”,薛涛在说过这两个字后,当先起身。其他人亦紧随其后,走出了会议室。
  由于人员众多,楚天齐没有选择乘坐电梯,而是直接步行下楼。当他走到一楼的时候,正好其中一部电梯开门,一行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天齐市长,别走那么急,相跟着回吧。”一个女人声音响起。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楚天齐边走边回了一句:“我还有急事。”
  女人好像没听出对方回绝同行的意思,快步跟了上来:“一块走,一块走。”
  后面还有那么多同事,楚天齐尽管心中不悦,但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快步走着。

  女人几乎是小跑着,这样也才堪堪跟上对方,但她嘴里却没闲着:“楚市长,你说老陈这活的好好的,怎么说死就‘嘎蹦’死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管市长,人吃五谷杂粮,谁能不生病?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就活的硬硬朗朗吧?”楚天齐尽量放低了声音,言语很生硬。
  “楚市长,我发现你对老陈的死很沉痛啊?当然,我也深表沉痛。”管丽颖尽管嘴上说着“沉痛”,但腔调、表情却恰恰相反,“只是你好像更‘沉痛’一些。”
  “你到底要说什么?”楚天齐停下来,瞪视着对方。
  管丽颖停下脚步,下意识退后一步,提高了声音:“楚市长,你对老陈的死深表沉痛,我能理解,但你也没必要给其他同志甩脸子吧。”
  泼妇,不可理喻,心中骂过一句后,楚天齐没有再搭理对方,而是再次加快了步伐。
  管丽颖没有再追上来,但却传来她哼着的曲调,对应的歌词分明是“今儿个真高兴”。
  楚天齐路上没停,一口气上了政府五楼。这倒并不是说他心情多么沉重,而是他实在不愿那个女人追上来,他不愿和那个女人无聊逗嘴。
  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厉剑来了。
  看到屋内没有旁人,厉剑进门就说:“市长,又有了新传言,传的最凶的一条是,陈市长畏罪自杀。传言说,陈市长这些年贪污腐化,既捞钱也收钱,好多人都给他送了好处,说他是‘权、钱、色’来者不拒。这些送好处的人,要么让他批条子,要么让他安排人,好多企业则是让他给工程。传言说,一个企业老板给他送了钱,但他没有办事,就把他给告了。说陈市长这次就是去省里摆平,结果问题比想象的严重,可能还牵扯出了身后的大领导,这才不得不自杀,以保护身后领导和他的家人。”

  楚天齐问:“这个传言什么时候有的?还有其它的吗?”
  “从昨天就有,只不过在他死了之后,传的更凶,也更形象了。甚至还说出了那个老板是干什么的,想要承包哪些工程。”迟疑了一下,厉剑又说,“还有,说是政府班子也有人给他送好处,目的就是让他给安排好的分管内容,不惜从别人手里去抢。”
  “无稽之谈。”听得出,这分明就是意有所指。楚天齐摆摆手,“你先去吧。”
  厉剑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意识到,这条传言甚至所有传言,都有管丽颖的影子。
  从这些情形来看,管丽颖非常恨陈奎,恨不得陈奎早死,陈奎之死让她欣喜万分,不惜明目张胆表达喜恶。楚天齐很不耻这个女人的做法,但他也注意到,陈奎对这个女人也是极度排斥,针对性特强。那天在政府班子会上,陈奎对管丽颖冷嘲热讽,苛责有加,甚至鸡蛋里挑骨头。由此可以看出,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大的过节,否则不至于这么针尖对麦芒,欲除之而后快,两人之间的关系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一个巴掌拍不响。

  至于陈奎是怎么样的人,是不是如传言所说,死因到底有没有其它说法,楚天齐不知情,也并没有非要了解的yuwang。但厉剑讲述的最后那条传言,分明是有人在影射自己,也正是基于这条无中生有的东西,楚天齐也才笃定的认为,管丽颖与传言绝对脱不了干系。这个女人为什么非要和自己过不去,难道就因为所谓的被抢了分管工作?按说不至于吧?或者自己是受陈奎影响,管丽颖把对陈奎的恨也转到了自己身上?

  真他妈费解,也不知这个女人抽什么风?不过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个女人忽然这么对自己,一定有什么说法。是疖子总有出脓的时候,假以时日,肯定会发现蛛丝马迹的。先不去想了。
  陈奎死了,新市长不知何时到任,自己分工又不知要拖到何时了?想到这里,楚天齐不由得叹了口气,心中暗道:但愿是好事多磨吧。
  接下来的两天,传言该传还传,版本也不时产生变异。
  在这两天中,何志平再没来楚天齐办公室,连单位也没到,一直在忙陈奎治丧的事。在楚天齐随众常委到陈奎家吊唁的时候,看到了何志平一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