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3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白道走的想法,贾仁贵不是没想过,如果报警的话,这件事必定会闹出很大的动静来,自己毕竟是普安市里有身份和地位的领导干部,自己的儿子被绑架本身就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对于诸多看客来说,只怕最关心的还是这出戏的演出过程,而自己要的却是一个团圆的结果。
  更何况,公丨安丨的介入意味着自己巨额财产有曝光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能动了报警的心思,既然对方采取黑道的方式对付自己,自己也只能用同样的方式解决问题。
  门外已经是华灯初上,贾仁贵家里冷冷清清的情形,老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紧紧的抱着儿子的那根手指头,精神恍惚的模样,不说话,不吃饭,谁讲话她也不理睬。
  饭菜早已放在桌上,可是没有人有心思去动筷子,老两口现在的心情都跟在冰窖里一样。
  贾仁贵有些坐不住了,总不能真的什么努力都没有,把八千万全都交给那些绑架儿子的混蛋,不行,即便是有一丝希望,也要争取一下,妥协不是贾仁贵的性格。
  贾仁贵联系了黑道上的朋友,打听最近哪里有绑架案件。
  道上的朋友大多数摇头说,没听说手下有人接下这样的勾当,倒是有一个朋友猜测的口气说,酒桌上听说过最近普安市有个团伙的老大绑了人,却不知道消息来源是不是准确。
  贾仁贵立即兴奋起来,没错,如果是普安市上的黑道绑了人,八成就是跟自己的儿子有关,于是贾仁贵立即请朋友帮忙打听一下,到底哪帮人干的,怎么样才能联系上?
  朋友说,当时也就是随便一听,要是贾书记真想打听,自己帮忙问问就是了,不过,绑票这种事情,有道上的规矩,自己即便是打听到了什么,也不能坏了别人的财路。
  贾仁贵赶紧说,放心吧,我也不过是求证一下心里的一些事情,只要知道消息,并不会有所动作。
  朋友这才点头说,那行,我帮你问问。
  贾仁贵现在不得不做好两手准备,绑架儿子的事情很有可能真不是秦书凯派人干的,就冲着秦书凯不可能知道他跟冯香妞之间的交易一事,这提出八千万赎金的人一定不是秦书凯的手下。
  可是,到底是黑道上哪帮家伙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帮人难道不知道自己也算是黑白通的厉害角色吗?

  如果儿子像自己当初断定的那样,是秦书凯派人绑的,至少他可以确定,儿子一定有一条活命回来,他了解秦书凯就像了解在的内心世界一样,官场上混的人,不到迫不得已,不情愿背上人命官司。
  但是,如果儿子现在真是被黑帮给绑了,自己却要担心了,说不定八千万付了,那帮人也不一定把儿子给放出来,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贾仁贵的一颗心,几乎有种冰寒欲碎的感觉。
  即便贾仁贵一夜未眠,第二天还得坚持正常上班,表面平静的生活底下,暗藏着多少波涛汹涌,生活中巨变当事人只能藏在心里,生活的正常程序还是要走下去,这是必须的。
  贾仁贵没想到刘大江竟然会过来拜访他。
  昏昏欲睡的脑袋让他感觉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努力的睁大眼睛后,才确认,站在自己办公室中央点头哈腰的冲着自己笑的那人正是刘大江。

  刘大江算是贾仁贵的老下属了,在贾仁贵的心目中,此人表面上做事相当正统,正因为这个原因,当初在屠德隆和刘大江之间要挑选一个放到开发区书记位置上的时候,贾仁贵的心里天平偏向屠德隆。
  事实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屠德隆到了开发区之后,的确为自己的钱包贡献了不少。其实即便是贾仁贵这样的老官场,在如何评价刘大江的问题上,还是看走了眼。
  刘大江表面上的正统和清廉不过是一块遮羞布而已,在红河县的一帮官员中,就数他活的最明白,他心里清楚,现在基层领导干部说起来算是个极其危险的职业。
  在这样一个高危职业里,想要得到好处之余还能独善其身,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毕竟中国的官场就是人脉场,没有了人脉,很多事情根本就办不成,要想拥有一定的人脉关系,背地里的一些迎来送往是肯定要有的,可是刘大江却独独反其道而行之。
  他一向不跟上下级私底下来往的过于密切,刘大江喜欢一锤子买卖,就像他当初能当上县委副书记一样,直接吩咐老婆捧了三十万现金到了某市委领导手里,事情就成了。
  这种事情,神不知鬼不觉,即便是真有一天某市委领导犯案了,刘大江也可以推脱说,这件事是自己的老婆干的,自己并不知情。

  不管怎么样,如果贾仁贵是官场中的老甲鱼,刘大江的道行应该比他还要深些,此人的表面功夫做了二十多年,蒙骗了多少官场的老朋友,老同事,在大家的心目中,他简直就成了一个清正廉明的领导干部典范,直到这层假面具被撕下的那天,还有不少人在背后为他喊冤叫屈,说这是政治阴谋,刘书记可是个难得的清官啊。
  做人做事做到了这种地步,不可谓心思不细腻,处处为营,挖空心思到头来其实也还是一样的下场。
  贾仁贵对刘大江的突然来访显然有些莫名其妙,即便是在红河县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冷不热,怎么这么长时间没见,刘大江突然找上门来呢?
  刘大江这样的角色自然不会浪费时间做些无聊的事情,他这次是专程来找贾仁贵谈交易的,如果这笔交易能成的话,自己的级别又有更上一层楼的可能,不需要花钱,只是几句话的事情,就能升官,这样的美事,刘大江何乐而不为呢。
  刘大江最近一直在心里惦记着红河县开发区工委书记的位置,自从屠德隆自杀后,这个位置就空缺了下来。
  这些年,屠德隆在开发区工委书记的地盘上赚了多少好处,刘大江是心知肚明的,正因为如此,他心里才更加想要占据这空缺的工委书记位置,在刘大江的心里,这原本就该是自己的位置,当初如果不是贾仁贵偏向屠德隆,在开发区发财的人就该是自己才对。
  现在,屠德隆总算是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把开发区工委书记的位置给让出来了,自己要是再不争取一下,只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毕竟,自己的年纪也不小了,在工委书记的位置上干几年,捞点好处后,再弄个闲职混混,就到了适合退休的年纪了。

  因为之前,秦书凯已经派了个秦岭振在开发区当主任,所以刘大江要想夺得开发区工委书记的位置,只能另辟捷径,这种事情说起来简单,操作起来难度挺大,刘大江一个人冥思苦想了很长时间,才决定走贾仁贵这颗棋子,他自信,自己提出的交换条件是可以打动贾仁贵的,就冲着贾仁贵目前跟红河县的诸多官员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贾仁贵应该会帮自己一把。
  刘大江看出贾仁贵眼里露出的疑惑,摆出一副笑容可掬的表情坐下后,冲着贾仁贵说,老领导,我可是早就有心来看你了,知道你忙,一直拖着,直到屠德隆出了事,我这心里才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抽时间到老领导这里来看看。
  日期:2017-08-0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