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3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文儒雅的金认为,只要放下武器,就能保住他手下7万多将士的生命,后来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他的投降不仅给美军历史抹上了最黑暗的一页,而且让手无寸铁的盟军士兵受尽了非人的侮辱和折磨,有超过一万人在前往战俘营的途中被日本人像踩蚂蚁一样残忍地杀死或折磨至死。
  日期:2017-08-01 22:03:16
  (正文)
  9日凌晨2时许,金的电话铃响了,是琼斯从第一军打来的。两人还未通话,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金临时指挥所的门被炸塌了,沙石坠了下来。仲夜的天空亮得出奇,四周爆炸声此起彼伏,火光把天空映照得血一般通红。
  “大声点,奈德,出了什么事?”琼斯喊道。
  “弹药库被炸掉了。”金镇静地回答。
  “该死,我在这里都能感到地在动,一定是地震了。”

  “我很不愿意告诉你,霍纳斯,我将在早晨6点钟宣布投降。”金身边的几个参谋已泣不成声,金让琼斯全线打出白旗,把大炮和机枪统统毁掉。
  “我看你也没有别的法子了。”琼斯沮丧地回答道。
  四小时后,马林塔隧道里的值班军官向温赖特报告,金已投降。“告诉他不要那么做!”温赖特喊道,但已经来不及了。“他们不能这样干!不能这样干!”震惊万分的温赖特要求金重新考虑他的决定,然而一切都太迟了。镇定下来的温赖特向麦克阿瑟发出了一份电报:
  “今晨6时,在未通知我也未得到我同意的情况下,金将军向日军司令官打出了白旗。闻此消息时,我本人不同意此举,下指示不得投降。但为时已晚,行动业已采取。”
  9日清晨6时,整个巴丹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美菲军的阵地上到处飘起白色的降旗。上午9时,金穿上他最后一身干净的制服,带着副官艾基尔蒂斯德尔少校和韦德科思伦少校—他后来死于日军的战俘营—前去洽谈投降。
  一辆插着白旗的吉普车载着金少将越过满目疮痍的防线,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颠簸行驶。在一名日军军官带他们去拉茅实验农场的路上,金忽然想起,1865年罗伯特爱德华李将军在阿波马托克斯向格兰特投降也是这一天—4月9日。他想起了李在投降仪式将要举行时所说的一句话:“现在除了去见格兰特将军,已没有什么事可做了。虽然就我本人而论,我宁死千次也不愿投降。”他理解李将军因放下武器而蒙受的奇耻大辱,但李投降的对象是美国人,而他却是向美国人一贯看不起的日本人投降。

  他们很快到了位于实验农场的第二十一师团永野支队司令部。对于美军的投降请求,永野少将称自己没有权限,必须向本间军司令官报告。十几分钟之后,第十四军情报参谋中山源夫大佐坐着一辆闪闪发亮的卡迪拉克黑色轿车来到了现场。中山通过译员问金:
  “请问你是不是温赖特将军?”。
  “不,我是爱德华金少将,美军巴丹部队司令官。”
  中山对此感到不解,他让金去把温赖特找来,他不出面的话日军就不能接受投降。金说自己目前无法与温赖特取得联系,“我手下的部队已经不再是作战单位,我希望能够停止无谓的流血。”
  “投降必须是无条件的,如果不是全军投降的话,则不必谈其他条件。”
  “我们的部队能否得到良好的待遇?”
  “我们不是野蛮人。你是否愿意无条件投降?”
  金点了点头。日本人让金交出佩刀,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极具重要含义的举动。金解释说,自己的军刀遗忘在马尼拉了。作为替代品,他把随身佩戴的“柯尔特”手枪掏出来,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金非常清楚,从放下手枪的那一刻起,他已经被耻辱地写进了美国的历史。他手下有75000之众,这是美军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投降。
  在协商投降过程中,金一再请求日方停止无谓的流血,优待放下武器的将士,按国际法对待战俘。对此中山不无讽刺意味地说:“日本人的文明程度一点不比你们西方人低。”
  天真的金表示,如果日军需要运送战俘的话,美军有足够的汽车、司机和燃油。在决定投降之后,金下令销毁了大部分武器和装备,却有意把200辆汽车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还特意留下了两座油库。他这样做就是打算一旦投降,日本人有足够的车辆去运送战俘。

  日军根本不会听从一个投降美军将领的意见,一名日军参谋鄙夷地告诉金:“请注意你现在的身份,不要对帝国皇军指手画脚。关于如何运送战俘,本间将军自有他喜欢的方式。”后来在通往战俘营的路上,不但普通士兵没有车坐,连金本人也必须徒步走向那里。
  4月9日,温赖特在科雷希多听到,“可怕的寂静”笼罩了整个巴丹。“战场上如果有什么比爆炸带来的震颤和战士的嘶吼更糟糕”,他后来写道,“那就是沉默和死寂”。在随后发给总统的电报中,温赖特试图表现出乐观,“我们的旗帜仍然在科雷希多的堡垒上高高飘扬”。但那肯定不会持久,这一点温赖特清楚,日本人清楚,罗斯福肯定也清楚。只有麦克阿瑟不清楚,不过他是心里清楚嘴上故意装糊涂。

  巴丹失守加重了罗斯福的压力,美国人已经厌倦了撤退和失败。《旧金山纪事报》对此如此评论道,“巴丹半岛的失利是一声号角,告诉我们只有进攻才会赢。”《纽约时报》立即随声附和,“进攻不仅更符合我们的风格,也是伤亡最小的通向胜利与和平的道路。”可惜,温赖特和他的弟兄们已经没有力量去发动进攻了。
  巴丹失守让温赖特压力骤增,但随后总统的一封电报使他稍感宽慰,罗斯福指示温赖特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自主选择最好的结果。“我对你的英勇行为和你在这个最艰难的任务中的表现表示钦佩,”总统说,“鉴于你军无法左右的情况,我修改之前给你的命令,保证你具有完全的行动自由,我对你在危机形势下做出正确决定的智慧充满信心。”
  对巴丹守军的最终投降麦克阿瑟早有预料。但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他还是感到无比沮丧和震惊。在墨尔本,麦克阿瑟取消了当天的所有预约,独自在办公室来回踱了几个小时。最后他表情严肃、热泪盈眶地坐在桌前,为巴丹的守军写下了悼词。第二天,他强打精神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对他的巴丹守军给予了高度评价:
  “巴丹部队湮灭了,一如它必然怀有的意愿,它抱着明灭不定、微乎其微的希望一直战斗到最后。从无一支军队以如此贫乏的条件作出了如此巨大的努力,也没有任何磨难能与最后时刻的煎熬与痛苦相比。对为阵亡者哭泣的母亲,我只能说,拿撒勒人耶稣的牺牲和荣光已经降临于她们的儿子,上帝将收他们于自己的怀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