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247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科长政治智慧基本上接近零,我跟她讨论也没有一点作用,她现在这么开心,我还是别打击她的积极性了。
  装作喜出望外的样子,我感谢了几句秦科长,看她一边沾沾自喜一边还说着没什么的可爱模样,我不禁微微一笑,抱着她又说了几声谢谢,直到秦科长露出几分羞赧的表情时,我才笑着离开。
  刚出了秦科长的门,我的笑意便收敛了起来。
  我快步走出监院,直直的去了行政楼,来到柳监的办公室门口。
  咚咚咚,我敲响了门。
  柳监的声音从门后传来,她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
  我推开门,便看到了桌后的柳监。
  她的头发有点乱,散落在肩上,此时的柳监,少了几分雍容,多了几分忙乱。
  “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儿了?”看到柳监的样子,我皱了皱眉,好奇的问。
  柳监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正想去找你呢,坐吧。”
  我依言坐下,没等我坐稳,柳监便迫不及待的说:“你已经知道了吧。”
  我微微一怔:“指导员的事情?”

  “嗯。”柳监点了点头,说:“我也正为这事儿犯愁呢,我总感觉这里面有点奇怪,却还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你还不知道吧,当时对你的任命报上来的时候,姚监是持坚决的反对意见的,她还说从来没有这个先例。这讨论还搁置了一天,可是...第二天再讨论的时候,姚监的态度就变了...她不仅不反对对你的任命,而且还举双手赞成,全心全意的支持你!”
  “我开始肯定是支持你的,因为你挂了指导员的职位,到时候升副科级的时候肯定要快一点,可是...姚监的态度这么一变,我忽然有点拿不定主意了!”柳监疑惑的说。
  我的眉头也拧了起来。我实在是没想到,对我的任命,里面还有这么一说...
  姚监可是被我得罪狠了,不光是她,她手下的王主任啊、孙大啊,这些人被我收拾都不是一次两次了,她都恨不得吃我的肉,扒我的皮!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为我说话呢?
  除非...这里面有鬼!
  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我想了好久,实在是想不明白了,所以就想把你叫过来好好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监出言问。

  我苦笑了一声,说:“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也迷糊着呢!”
  “不会吧!”柳监惊讶的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真的。”我脸色郑重的说。
  低头想了想,我又出声说:“要是真有什么变数,那恐怕就是...”
  我将我是怎么得罪了张明的事情跟柳监说了一遍,柳监听完之后,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得罪她了?”
  “嗯。”我老实的点点头。
  “哎...”柳监叹了口气,说:“她的事情...可不简单啊,而且这人特别的小心眼,睚眦必报,你还是小心点吧。”
  “你说这次的事情会不会跟她有关系?”我问。
  “有可能,但是也不能肯定。”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我安慰柳监说。
  “就怕狐狸尾巴露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啊...”柳监惆怅的说。

  我跟柳监聊了好久才从她的办公室里面走出来,我们讨论了半天都没讨论出一个结果。
  但是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任命都下来了,也没办法去改变了。
  现在我们能做的事情,也只有见招拆招。
  我总有种隐隐的感觉,我得罪过的那些人她们现在正联合在一起,在酝酿一个针对我的阴谋。
  可是,我却只能干等着...
  这种感觉实在是难受。
  摇了摇头,我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想了也没用,还徒增烦恼。
  不知不觉的,大半个上午就过去了,时间已经快要到中午。
  说来也挺怪,早上来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呢,此时天色就阴沉了下来。
  浅灰色的云层层叠叠的铺开,将天空压的极低,让人一看便觉得心情压抑沉郁。
  缓缓走到监院的大门口,我却发现这里有一堆人正在翘首等待。
  那些人男女老少都有,她们带着期盼的眼神盯着大门,脸上满是喜悦与期待。
  一看这情况,我心中便生出了一丝疑惑。
  她们这应该是...在等人释放吧...
  可是怎么这么多人?

  我以前也看过在门口等着犯人出监的家属,脸上的表情大同小异,跟这帮人差不多。
  但是...那家属一般就是一两个,最多也不过五六个,眼前这些,得有上百人了吧!
  这到底是谁出监啊,怎么这么大的阵势!
  我带着一丝好奇,抬脚走进了警卫处。
  在这里执勤的依然是刘姐,她将头发扎了起来,本来就清减了很多的脸越发显的瘦削,以往略显圆润的下巴都变成了尖尖的。
  刘姐看到我,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炽热,还有那不加掩饰的爱意。
  我走到她旁边坐下,冲着她笑了笑,问:“外面怎么回事,怎么来了这么多家属,今天什么大人物出监啊?”

  刘姐听了我的话,先是愣了愣,随后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伸出葱白的手指在我额头上点了点,笑着说:“什么大人物啊,这是减刑假释的下来了,要办理集体出监呢!”
  “哦!”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每次申报减刑假释的时候,都有那种只剩下六七个月或者七八个月那种,这种犯人减完刑之后直接就可以释放了,再连带着假释出监的,一次差不多要释放好几十人!
  因为每释放一个犯人都要办理很繁琐的手续,这几十人要是一个个的办理的话,那监狱这一天也不用干别的了,所以每次到了减刑假释结果下来的时候,监狱都会集体办理这些犯人的手续,这样就会简化好多。
  而犯人出监的时间也安排在一起,每次出监的时候都要对犯人进行搜身,以防止犯人将里面的东西带出去,这样集体搜的话比较节省时间。
  我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人物刑满释放呢,原来竟然是集体出监,害的我白激动了。
  坐在门房里跟刘姐聊了几句,又开了点亲近的玩笑,我的心情轻松了些。

  过会儿放犯人的时候,刘姐的事情也比较多,我也就不在这里打扰她了,跟她告了个别,我又回了教学楼。
  刚进了我的办公室,薛凝就迎了上来。
  她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似笑非笑的。
  “怎么了?”我看着她,好奇的问。

  她看了我一眼,轻声说:“白映秋昨天找我了。”
  我的脚步忽然停了一瞬,整个人都怔了一下!
  白映秋...
  这个名字被我埋在心底好久了,久的我几乎都忘记了还有这个人的存在。
  直到薛凝再次跟我提起,我才忽地发现,有些东西,千万不能刻意去遗忘。
  因为,你越是刻意,就只会记的更牢。
  有些东西,在心底埋得久了,是会生根发芽的...
  我缓缓开了口,声音有点干涩。
  “她...怎么了?”
  薛凝的嘴角微不可查的翘了翘,轻声说:“她要出监了。”
  “啊?”我心中顿时生出一丝讶异:“怎么这么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