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3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远处的一条草丛里,一双血红的眼睛正望着潭水中美丽的精灵,吞了吞口水,手轻轻地褪去身上的衣物,慢慢地从一个隐秘的地方下了水,闭着呼吸,紧张地轻轻地游了过去。
  水不深,只不过齐腰而已。
  女孩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不知道在想什么,脸红得厉害,似乎小心肝思了春,不知道在想哪个村哪个坳的男人。
  光滑的双臂紧紧地抱住自己胸前饱满得过分的-胸,呼吸竟然急促起来,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身材羸-弱的男孩,他个子不是太高,相貌也不是太英俊,略微清秀稚嫩,可他让这女孩从小就牵肠挂肚起来,似乎早已经暗暗喜欢上他了。
  只是……
  忽然,一双有力但又羸弱的手臂从水下就搂住了那女孩柔软的腰肢,那女孩突然一惊,就要惊叫出声,却被那身后看不见的男人捂住了嘴,小声地警告道:“别出声,敢叫一下的话,小心我掐死你。”
  那女孩脸刷地白了,小声地说道:“贾仁贵,你怎么回来了?”
  “哼,高中快毕业了,暑假回来路过这里,没想到你这个女人在鬼眼潭洗澡,真是天助我也啊。”愤怒地说道。
  女孩扭回头,苍白的脸突然涌起了血红,因为她感觉到男人**飘在水里摆动的命根子,很大,很长。
  “你想怎么样?”女孩突然很害怕,因为他瞧见那略微清秀稚嫩的男孩眼中一片血红,似乎想吃了他一般。
  “你说呢?”嘴角微微上扬,突然紧紧地抱住了女孩的腰,感受着胸前一抹饱和满,手从水下竟然一下子刺进了女孩的**,只听一声细微刺啦的声音,破了,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女孩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是被这个贾仁贵用手给捅破了,看着从水下翻出来的血花,和**传来一阵阵刺痛,她感觉自己以往梦幻一般的幸福破碎了,是这个自己微微暗恋的男孩弄碎了一颗少女纯洁的心,她水灵的眼睛无神了,宛若死了一般,甚至贾仁贵抱着他上来,长条条的昂首挺胸刺穿了她的**,女孩忍不住尖叫起来。

  女孩吃痛地叫了一下,就感觉到**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为什么这么待我,难道是我哪里对不起他了?那样血红如魔鬼的眼神,似乎想吃了我一般。”
  女孩伤心地想着,本来贾仁贵从学校回到,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可是这个可恶的竟然对自己如此,更加让她吃惊的是,这不大的男人把自己抱上岸边,就在草地上强了自己,难道他不知道她爹就是这里的天吗?
  天塌了的后果,他能够承受得了吗?
  也就是这第一次,女孩就怀孕了,女孩的父亲知道后,当然到了贾仁贵家里,逼着贾仁贵的父母交出贾仁贵,他们要送贾仁贵去坐牢。贾仁贵的母亲那天求着这个男人,那个男人想到自己日过这个女人,他的儿子日了自己的女儿,难道是报应。
  后来,两家约定的条件就是,不把贾仁贵送进去的条件就是要娶这个女孩为老婆。
  贾仁贵想不到这样,不想做牢,只能答应,但是,第一个生的女儿送了别人,因为读书的人当时是不能结婚了。不过,后来的读书和工作老岳父家里帮助了很多,老婆对贾仁贵很多事情根本就不问,结婚几年后,老婆又生了一个儿子,两人之间的关系才算是真正稳定下来。
  贾仁贵对老婆心里有种别扭的感觉,对儿子却是相当疼爱的,儿子从小就很乖,现在出事了,贾仁贵一直很自责。说起来,儿子会被绑架还不都是自己惹的祸,非要绑架秦书凯的小秦人,这才害的儿子被绑架,害的老婆整天精神恍惚。
  跟以前回家的情形差不了多少,听见门口有丝毫动静,老婆赶紧急匆匆的出门来看动静,瞧着贾仁贵下车来,赶紧迎上来问道,老贾,怎么样?今天有孩子的消息吗?
  贾仁贵不能欺骗这个陪伴了自己快三十年的女人,尽管明知道自己的回答会惹来女人的眼泪不停往下落,可他只能实话实说。

  见贾仁贵轻轻的摇头,老婆果然又哭了,这两天,老婆的两只眼睛成了水龙头,稍稍一碰,就会流水半天,有时候没碰也会流出水来,让贾仁贵心里担心老婆的眼睛再这样哭下去,会不会出现问题。
  贾仁贵搀扶着老婆进屋,用眼神示意家里的保姆关上门后,小声劝慰老婆说,没有消息也是一个好消息不是吗?至少说明,儿子现在应该没出事,再等等吧,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贾仁贵似乎在安慰老婆,又好像在安慰自己,这些天,他不停的想办法寻找儿子,也不停的试图通过各种途径跟秦书凯见面,只要秦书凯承认绑了他儿子,并放了他儿子,随便秦书凯提出任何条件,他都会一口答应下来的。
  钱可以再挣,儿子却一定要首先保证安全,这是必须的。
  贾仁贵心里早已打好主意,如果事后证明两个儿子果然是秦书凯给绑架的,他必定以牙还牙,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让秦书凯也尝尝这种每天凄惶度日,担惊受怕的滋味。
  不,甚至还要用更加狠毒的招数来对付秦书凯,最好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让他跪在自己的脚底下求自己,自己却一脚把他踢开,然后冷漠的口气告诉他,得罪了自己,这个下场已经算是轻的了。
  只可惜,依靠想象和意淫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的,现实中,自己的儿子直到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讯息,这让贾仁贵头一回感觉到,自己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培植出来的势力网络也不过如此。
  老婆总算是停住了眼泪,门口听到保姆隔着大门往外喊,谁呀?

  外头有个男人的声音回答,送快递的。
  保姆当即动手开门,贾仁贵的心里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尽管他作为领导人,很少有自己亲自接收快递的机会,但是,他心里也清楚,送快递应该是先电话联系,然后再有送快递的人上门服务,把快递交到收件人的手里。
  自己家里,保姆是乡下人,从来都没见她收寄过什么快递,而自己和老婆则更加不可能了,那么这个快递是哪里来的,又是寄给谁的呢?
  就在贾仁贵心里猜疑的时候,保姆已经打开门,从快递员的手里接下了一个小包裹,冲着快递员说了声谢谢后,保姆把小包裹拿着走进客厅。客厅里,贾仁贵抬头对保姆说,包裹拿来我看看。
  保姆听话的把手里的包裹递到贾仁贵的手里,贾仁贵看了一眼包裹的外包装,实在是太奇怪上,上面既没有快递公司的打印单,也没有任何收件人和寄件人的详细地址,一张白纸上写着贾仁贵收几个字,很明显,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正规的快递公司在投寄快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