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32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就那么些个心思,那么些个想法。
  谢恒升这种渣男更是渣的到处都是。
  叶雨欣一股脑将她跟谢恒升之间的事情斗了出来。
  我安慰了她一会,劝她不要乱来,毕竟父母尚在,她难道真的打算叫父母不省心么。

  然后我逼着她给她爸妈打了个电话。
  她接了电话,一阵子哭,才看起来有了些心情。
  然后我又将她送回家。好歹才放心了。
  临走的时候,我跟她说:“死都不怕,那就好好活着,我们撕了那个渣男。”
  叶雨欣怔了怔,眼神狠了下。跟我说:“好!”
  然后我就放心的走了。

  从叶雨欣家里出来,我倒是不知道去哪了。
  想了半天,打电话给周美团,叫她收留我一个晚上。
  结果,她跟游平一起来接的我。
  周美团见到我就说:“看着都瘦了,最近听说你都住在谢衍生家里的?”
  我点点头,“这不是被撵出来了,没地方去了,等着你收留我呢。”
  她笑,一手搂住我,“走吧,晚上姐带你去浪。”
  我黑了脸,“这该是你说的话?”
  游平瞪了周美团一眼。
  结果去的地方,是个玩牌的地方,或者该说是个赌场。

  我还真没怎么来过。
  我家没人喜欢赌博,我也不喜欢那种面对未知不能控制的神秘。
  游平说找个人,周美团却跃跃欲试,要在里面来一把,说是顺便带带我。
  我叨叨她,“你别给我拉下道了。”
  周美团特别爱玩。这会更是没有深浅的样子。
  里面坐了不少人,西装革履或者休闲服的,都能看出出手的阔绰,并非是普通的赌牌的场所。
  周美团跟我说:“你估摸着想不到这个地方是谁开的。”
  我问他,“谁啊?”
  “张鹏举。”
  我哦了一声,“不就是那个大股东。”
  “对就是他,他其实才是这里的正主,但是供着来玩的,主要是梅俊贤的朋友。剩下就是商界的一些人了。其实我都只是撞过脸,但是根本都不认识我。我也不需要这些人脉。”
  我嗯了一声。
  转个身,就瞧见了秦璐璐。
  这叫我有点惊奇。

  秦璐璐身侧跟着个男人,这个男人略微有些秃顶,秦璐璐很是保持距离的拦着他的手臂,十分殷勤的跟大家打招呼。
  都认识她,所以秦璐璐算是个宠儿。
  我心想这算哪一出,背着谢衍生跟别人在这里勾肩搭背么?
  周美团指着那个秃顶的男人说:“他是新开的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那家公司的实力十分强势,才上市就带着赶超谢氏集团的霸气。这个老总,我们都叫他老黑。”
  我哦了一声,就多关注了几眼。
  这时候门外面又走进来个人,大光头,声音也洪亮,“都在这呢!也不说带我一个。”然后就笑哈哈的进来了。
  我看了一眼,认了出来,这不是那个老铁。
  好久没见了。
  我看到老铁,多少有点稀奇。

  他一进来就满屋子转了一圈,一眼扫到了老黑。
  扫到了之后,他就走到了老黑跟前,“呦,黑哥,难得一见啊!”
  他声音大,我这里听得清楚,然而老黑则相对来说温和不少,说话我根本听不见。
  这老黑虽然面子上跟老铁寒暄,可是瞧得出来,根本不是特别的熟络。
  我看着有些惊奇。
  这老铁如果跟谢衍生关系不错的话。那么老黑未必待见他。
  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老铁将目光停留在秦璐璐的身上,“嫂子?嫂子你怎么在这里,阿生呢?没跟你一起么?”
  虽然我没法过问秦璐璐怎么跟老黑在一起,可是有人替我问了。
  这老黑既然有着赶超谢氏集团的趋势,那么秦璐璐跟老黑在一起,恐怕很多人都得跟着看热闹。
  不管老黑跟秦璐璐是不是正常的关系。
  我想着,就拉着周美团离她们近了一些。
  秦璐璐娇笑,跟老铁说:“阿生这么忙,肯定没有时间出来陪着我。我也是头一回来这种地方,就是看看热闹。凑巧碰到了黑哥。”
  老铁虽然眼里有些不乐意,可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嫂子原来是凑热闹的啊!下次该带着阿生一起。他在这里玩过几年,可是老手,怕是都没输过。”
  秦璐璐则嗯啊的应了,好似真的应承了似的。

  老铁回过身,准备去一桌坐下来,只是仍回头瞥了几眼秦璐璐。
  周美团跟我说:“这秦璐璐不是第一次来了,一看也是老手。”
  我问她,“你怎么知道?”
  周美团笑,“这些个明星经常在这里刷存在感,而且都是陪过这些老板的。某些更是明码标价的可以晚上陪过夜。这秦璐璐肯定经常来,只是没准没怎么碰到过这个老铁。所以才会糊弄过去。”
  “老铁估计也不相信。”我忍不住说。
  我两正在这聊着呢,突然哪里窜出来两个男人,走过来问我们要不要去那桌陪着。
  我没明白什么意思,周美团脸色却不太好看,说:“我们是来玩牌的,不是陪客。”
  其中一个就摇头要走。但是另一个却盯住了我,“既然玩牌的,那就一起,干站着多没意思。”他说着好似跟我很熟似的,一手搂住了我的肩。

  我不知道他会这么‘热情’,没躲开,想躲开的时候,却被他牢牢钳住了。
  周美团一看就皱了皱眉,一手拉住我,一手扒拉他,“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们怎么玩牌是我们的自由,你怎么强迫人呢?”
  周美团这么说,我就多少有些哄骗,推开身侧的男人,“帅哥您好好玩您的,我这里有人陪了。”
  男人不依不饶仍是拽着我,推开周美团,“陪谁啊?陪谁都不行,今天晚上既然叫爷碰到了,就只能在爷这里陪着。”
  这时候多少闻到了他嘴里的酒气,应该是喝多了。
  到这里,我也是明白了,这里出现的女人都没什么地位,多半都是陪。而且很多没准都是卖的。所以这个男人才紧追不舍的,以为我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我这时候用力推开了我身后的男人,“帅哥,你喝多了。”我说着对他身侧那个男人说:“这位帅哥,还请你带你的朋友走。”

  那人拉拉扯扯的要拉着喝醉酒的离开,喝醉酒的却好似突然被刺激了似的。死活不走。
  吵吵闹闹的,一时间寂静了下,都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顾总,你喝多了,就别闹了。”清醒的拉着喝醉酒的。
  估摸着是姓顾。
  顾总却趁着酒精更上头了,一手拉住我。“装什么清纯,你真当爷不知道你做什么的!来这里的,有几个正经的?不就是卖的?说个数,爷有的是钱。”
  日期:2017-08-0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