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31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回去办公室准备看看火车票,到时候去临省瞧瞧。

  正打算着呢,主管朝我桌子上扔了一堆文件,“这些你这几天处理了。”
  我跟主管接触少,点名要我做,我自然没法推脱,就将文件收了下来。
  主管走了之后,我将手头的几个简单的事情处理了,然后将主管给我的文件整理了一下,分类别叫自己整理清楚。
  下班之后,我又加了会班,办公室已经走了一大片。我又想起来。我似乎没地方住了,难道说还去全修杰那边?
  去就去吧,我暂时也不想花钱租房子。
  我打算好了,就去洗手间准备上个厕所一会下班走了。

  我才进去,就听见其中一个里面有人。在哭。
  “你这样做会遭报应的!”
  我怔了下。
  “你明知道我肚子里现在怀着你的孩子,还跟别人勾搭在一起!你当初骗我的时候怎么不说你不会负责!”
  “谢恒升我诅咒你!你这辈子都不会有好事的!”
  听见挂电话滴一声,之后那边嚎啕大哭。
  我突然想起小王之前说哪个办公室的小姑娘被一个高管骗了,想必就是隔壁这个姑娘吧?
  都搞大了肚子了,现在估计想甩了包袱了。
  还是谢恒升?
  这么一说。倒是给了我一个把柄。
  这谢恒升原本就知道我的存在,恐怕也在跃跃欲试呢。
  我决定了,留下来会会这个小姑娘,看看能不能知道点什么。
  然而我在门前等了半天,小姑娘也没出来,只是在里面一个劲的哭,从开始的嚎啕变成了抽泣,没一会又嚎啕大哭。
  其实想想挺闹心的一件事。
  遇到个渣男,被骗了身体,怀了孕不说,还骗了感情。
  很多感情走到最后,最难过的那一关,是感情。
  就好比宁远。他甚至都没骗到我的身体没骗到我怀孕,可是一想到这么久,背叛的是爱情,是我七年付出的真情,就会觉得遍体鳞伤。
  那一种痛会比打胎流产刮宫还要疼。
  打胎还能康复,可是心理上的伤,很多时候治愈不了。
  你需要时间,一年两年,一天天的熬,想明白了才能痊愈。
  小姑娘抽泣的声音还是不停的传出来。等我都要放弃了。
  毕竟这个时候进去拍门叫她出来还问一些具体的事,是不太道德的。
  同情归同情,可是她未必能领情。
  更何况,这个情况下,同情会像刀子一样,更是凌迟。
  想着下次吧,问问小王具体小姑娘的名字,再单独聊聊。
  没准那会她会好一点。
  我想着就洗洗手准备走了。
  我才洗好手,就听见小姑娘踢门出来了。
  她拎着包看了一眼镜子,满脸泪痕。化的淡妆全都糊掉了,明明我站在那边,她都没有看到我。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对着镜子的样子,怎么说呢,太过空洞。太过绝望。
  绝望的生无可恋。
  她一手拎着包,就冲了出去。
  我也是被她的样子吓到了,想都没想就跟了过去。
  果不其然,她一头朝楼上跑,有电梯都不跑,她还爬的楼。
  我跟在她身后气喘吁吁的,心想这个傻叉,这时候不是折磨我呢么!
  为了个男人寻死觅活,你跟傻叉有什么区别?
  越是这样越觉得她肯定要做傻事,好歹一条命,我这个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是拼命的跟着,却没她跑得快。
  她估计也是伤心到了极致,完全没注意到身后还有人,甚至一边跑还一边抽泣。
  她很快就到了顶层十五层,推个门就到了楼顶。
  我叉着腰累的半死,怕她想都不想就一头跳下去,赶忙叫起来,“傻逼你特么的给我停下!”
  可是前面那个小姑娘死活没听见,推门就朝外面跑。
  我赶忙多跑了几步。跟过去还没碰到她的袖子。
  推了门我喘着气一头扑过去,好歹将她摁在了地上。
  她脸上全都是迷茫,满眼空白,直勾勾的望着天。
  我还在梳理我的气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好半天。我才有了力气。
  她也才认出我这个陌生人,“你是谁?你怎么跟我过来的?”
  我真的是又气又好笑,总有一种女人,学不会清醒。
  我一巴掌对着她的脸扇了过去。
  “被人抛弃了就想死是不是?被人抛弃了你就管不着其他任何事了,你爹妈就活该给你送终了是不是?”我一股脑骂起来。“你特么的以为你死了谢恒升能伤心?你以为你死了,谢恒升就会愧疚?”
  “做你的白日梦!我前几天才看到谢恒升,带着新女友,完全就希望没累赘!你以为你还能给他什么打击?你以为你死了,他会回头在乎一下。还是会一辈子记住你?你做梦!”
  凡是能更打击她的话,我全都说了,而且说的变本加厉。

  她起初还是怔怔的听着,最后捂着脸又是嚎啕大哭。
  那一种绝望,我也有过。
  当时以为面对宁远就够绝望了,可是小阿生被抢走的时候,我竟然更绝望。
  我从她身上爬起来,看着她,好歹命是保住了。
  她哭了半天,才从地上坐起来,抱着自己的膝盖,擦了擦眼泪问我,“你怎么知道我被他抛弃了?”
  “拜托,你厕所里那么大声说话,我听得见,耳朵不聋。”我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来,“行了,先擦擦脸,跟我下去,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
  她接过我手里的纸巾,又哭了一会,才乖巧的跟在我身后,说好的。
  我领着她到了最近的一处咖啡厅。
  这会都回去吃饭了,只有排队打包的。人还算少,还挺安静。
  她坐下来,悲伤还在脸上写着。
  我看着有些心疼她,或者更多的是心疼我自己。
  那个时候,被宁远一次次逼问的时候,我蹲在地上哭得更多的是我自己。
  多么卑微,却还是留不住一段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爱情。
  “你叫什么名字?”我开口问她。
  “叶雨欣。”她老老实实的回答。
  其实她长得挺好看。保养的不错,人也看着特别清纯,眉眼间有几分明星的气质。也难怪谢恒升勾搭她。
  我哦了一声,“你跟谢恒升在一起多久了?”
  她垂着眉,半天说:“三年了。进公司他就一直追我,到现在。”
  这会咖啡好了,我去把咖啡拿过来,她放在掌心里捂着,好半天。眼泪又滴落下来。

  “刚刚也是情非得已,并不是有意要打你。”我跟她道歉,“如果不那样,你可能一时半会清醒不过来。”
  她没说话,显然根本没心情。
  我又叹了口气。“谢恒升是真的有新女友了,我见到过,好像叫什么小云。”
  “我知道他换了女伴了。”叶雨欣点头,“为了这个事我闹了很久,他更不理我了。”

  “所以你要为了他去死?你不觉得不值得?”我问她。
  她又没说话,好半天抬头看着我,“你说我能怎么办?我在这个城市人生地不熟,只认识他,我将全部身心都放到他身上,甚至第一次都给了他,他却最后说只是玩玩而已,说我太蠢,不够聪明!”
  “我对他付出了那么多,他却这么对我!”她说的时候特别的激动。
  这背叛的戏码都差不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