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30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冷笑,“秦小姐,你房间在那边,跑到这边的洗手池做什么?我偷袭你?到底谁偷袭谁?”
  秦璐璐愤恨的跺脚,“我来看看我儿子怎么了?只是从洗手池边路过,你就趁机拽我的头发。刚刚那一巴掌大家都看到了,你还想抵赖吗?”
  “那一巴掌,是还我刚刚被你偷袭撞墙的一下!秦璐璐你少在这里恶人先告状!”我冷冷的瞧着她。
  秦璐璐呜咽着开始撒娇演戏,“景文你真狠,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我就知道,你不会叫我跟阿生好过的。”
  我立即承认,“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不会叫你跟谢衍生好过!”
  秦璐璐一脸茫然,立即拉着谢衍生,“阿生,你听听,你快听听。她都说的什么。”
  谢衍生不耐烦的松开秦璐璐,又望向我,“行了,都回去吧。我不希望家里再装个摄像头。”
  张碧春这时候横眉瞪了我一眼,“行了,今天到这里了。明天你就要滚了,希望别再惹出什么幺蛾子来!”
  我没说话,重新拆了牙刷刷牙,完全不理会身后这一群狼。
  大家也都跟着散了,我刷完牙洗个脸,心里这个憋屈。
  总觉得给秦璐璐那一巴掌太轻了点。
  一想着怪生气的,就将牙刷扔了,回头就撞上了一个胸膛。
  抬头,谢衍生直直的站在我身后,望着我,表情有些复杂。
  “还不睡么?”我朝后退了几步,问他。
  他捏了捏下巴,然后贴近了瞧着我,“景文,你晚上穿个睡衣在这里晃悠。想勾搭谁?”
  我瞪了他一眼,不打算理他。
  他却钳住我,将我扛到了肩上。
  我一失重就忍不住抱紧了他,他却已经大步朝着他的卧室走了过去。
  这货今天想怎么样!
  才进了卧室,他就将门锁了。将我扔到了床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跨到了我的身上,将我强行摁了下去。
  “谢衍生,你别强迫我!”我立即恼怒的要发火。
  他却已经一口咬了下来,“总是玩强迫多没意思,一会老子叫你求饶!”
  然后——
  我开始还在抵抗,然而他吻功了得,只是一会,就叫我失去了意识,脑子空白就被他控制了似的,被他摆布。
  最后,他得逞了。
  他跟我说:“收你点利息,叫你每次跟我耀武扬威。”

  我也是累了,跟着就窝在他床上睡着了。
  夜里,做了个梦。
  这个梦特别奇怪,我梦见了那个面具男。
  他跟我说:“景文你别想跟谢衍生结婚,你这辈子都别想跟他结婚。”
  然后阴森恐怖的对我笑,脸上从刚开始的小丑面具变成了夜叉,又变成了无脸男……最后露出一张长满了毒瘤的脸,恐怖异常。活生生将我吓醒了。
  我睁开眼,脑子有些大,怎么会梦见那个面具男呢。

  估计他这个人太神秘了,我才一直好奇吧。
  正想着呢,突然发现睡着的谢衍生浑身都在冒冷汗。身体略微颤抖,眉头紧皱,嘴角喃喃要说话的样子,似乎在做噩梦。
  我一看估计梦魇了,就赶忙推了推他。他跟着就醒了,脸上迷茫了一阵子,才清醒了过来。
  “你做噩梦了。”我跟他说。
  他擦了擦额头,全都是汗,“恩。很奇怪的梦。”
  我一听来了兴致,问他,“梦见什么了?总不会你也梦见个戴面具的男人吧?”
  他仍是心有余悸的样子,继而斜了斜嘴,“什么戴面具的男人,你是发春了!”
  “别乱岔话题,说说,梦见什么了,能叫你害怕成这个样子。”我准备嘲笑他。
  他说:“梦见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明明长得一样,我看到他竟然有些害怕。”
  我一听笑了,“你是知道自己太痞了,才会看到自己都害怕吧!”
  他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做了噩梦还轮到你嘲笑,你本事大了啊?”
  我说我本事就大了,怎么着。
  然后,他将我压下去了。
  我就知道,有些时候女人在男人面前,都是被压的!
  周一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十分疲惫。
  总有人晚上拉着你不给你睡觉,实在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我很早就爬起来,将小阿生收拾好的东西都放到了车上,谢衍生才晃悠悠爬起来。
  喂过小阿生吃早饭,之后我要跟谢衍生同时将小阿生送到幼儿园。
  到了幼儿园,还是不少小朋友的。
  小阿生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十分的不开心,可是几个小朋友拉着一起玩,他就慢慢适应了,跟她们很自然的玩开了。
  我一颗心才跟着落下来。
  从幼儿园出来,我就急急忙忙的要去公司。
  谢衍生一手拉住我,“你去哪?”
  “上班。已经迟到了好几次了。”我说着甩手要走。
  他横着眼瞧我。“我的车就在那边。”
  我嗯一声,还是要自己坐车走。
  他似乎拦不住我,松了我的手臂。
  我着急忙慌的朝公交车站台走过去,没几步,又被谢衍生拉住了,“景文你又跟我玩过河拆桥?”

  我倒是真没这么想。
  只是跟张碧春说过,小阿生上了幼儿园,不再在谢家出现。
  我厌烦我现在没脸没皮的在谢家的别墅呆着,明明没有本事,不够资格,还是强撑着叫自己在谢家别墅里面出没。
  回头看着他,脱口而出,“没人跟你过河拆桥,我只是把我应得的要回来而已。我们最好这段时间不要见面。”
  他嘴角斜了斜,拉住我在我耳边说:“老子在你身上的印记多着呢,你以为你说能甩就甩了的?”
  说完了他就松开了我。
  这话我心里明白,无非就是昨晚上的事情,脸上跟着就红了,身体十分的热。
  他满意的松开我,“景文我就是娶了其他人做老婆,你这辈子也休想离开我。”
  我气的骂他,“蛇精病。”然后还是自己上了公交车。
  到了公司之后,我脑子还是有些晕。突然想起来我爸妈在临省不知道怎么样了。
  休息的时候,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好半天才接通,我心跳跟着都漏了半拍。
  “文文啊,小阿生还好吗?我们在这边挺好的。”我爸接了电话之后就赶忙跟我说。
  我跟着也算是好歹放心了下,就对他说:“小阿生去上幼儿园了,我这里也挺好的。”
  我爸说了一些他的近况,在那边做了点小本生意,生活费不用我操心。而且也都有剩余。我妈退休了,可以拿退休工资了,完全不用我操心。
  我们已经开始还房贷了,我的工资加上爸妈的工资,完全还是够用的。

  我听着还不错,说了几句也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小王凑巧也在休息室,她问我给谁打的电话,我说我爸。
  她哦了一句,问我,“你爸说话怎么跟老师似的呢,说话调理这么清楚,头头是道的,就怕你操心似的。”
  她一说我觉得也是,今天我爸接电话好像说话特别灵巧。跟背台词背好了似的,基本上我想知道的全都告诉我了。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有些着急,是不是该去临省看看她们了。
  张碧春不会又做了什么事情吧?
  脑子想着就特别的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