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2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没好气道:“喂,我们讲道理嘛,什么叫小爷我消遣你,我刚才明明是好好跟你说的,叫你给我个面子的嘛,结果你又不给。大家出来混的,不就是讲一张脸面么。你丫这么不给我面子,那我只好给你点颜色看看了。就是不知道小爷我给你的颜色好看不好看啊?”
  “这……”
  马天烈吞了口唾沫,有些紧张的说道:“阁下,我并不是有意冒犯你,只是……算了,既然有阁下这样的大人物在,我马天烈认栽就是。”
  他倒是豁得出去,见不是郭破虏对手,竟是直接就认怂了。
  “姓马的,你这说得是什么话,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陆羽淡笑着,终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缓步走到了马天烈等人面前。
  张大标看着他,眼瞳突然一缩,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你……你……”
  张大标一阵结巴,那表情,跟耗子见了猫,小白兔见了大灰狼差不多。
  “怎么,张总,不认识小爷我了?”陆羽淡笑着说道。
  “陆……陆爷!”

  张大标声音发颤,都要跪下了,腆着脸道:“哎哟喂,我是说这声音那么熟悉,原来是您啊。这是哪阵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您早说您在这里喝酒,揍我张胖子的是陆爷您的朋友,那我张胖子还说个屁啊,您打了我左边脸,我张胖子就必须得把右边脸凑到您跟前让您打个舒坦啊。话说回来,能被您陆爷打,那都是我张胖子的福分。”
  陆羽被这死胖子这肉麻劲儿说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翻了翻白眼看着他,淡声道:“胖子,少跟小爷来这套,也就是你丫没有作奸犯科,这次你还是受委屈的那一方,要不然,就凭你敢惹到小爷头上,还想让小爷的朋友陪你狗-日-的喝酒,小爷我就想把你丫给阉了。”
  张大标听着,只觉**处阵阵发麻,吓得不轻,腆着脸,都快直接给陆羽跪下来了,讷讷道:“陆爷……您……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那不是不知道您在这里么?”
  “行了,我说了不会真阉你。”陆羽白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已经是目瞪口呆的周俊和王超等人,“不过胖子啊,打你的这小子,可不是我的朋友,人家揍了你。你完全可以揍回去嘛。我又不拉着你。你知道的,你家陆爷我,打从认识你那天开始,就一直很讲道理的对不对。不过谁叫你**上脑,居然想叫小爷的朋友跟你喝酒来着?你是有那么想喝酒哦?这么着吧,咱们按老规矩来,既然你这么想喝酒,就自己个儿把桌上的酒全都给喝了吧。喝完了,这事儿也就算完了。要是喝不完,嘿嘿……”

  陆羽冷笑着看着张大标,吐出三个字,“你懂得。”
  “我懂,我懂。”
  张大标连忙点头,竟是听话的很,看着桌上大概七八瓶洋酒,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打开一瓶咕噜咕噜就开始喝,也不怕全喝下去会把自己个儿给喝死。
  因为道理很简单,喝下去不一定会死,大不了就去医院洗胃嘛,这要是不喝,这姓陆的混世魔王真发怒了,那可是真会把他给阉了的!
  他咕噜咕噜就灌下去一瓶,然后打了个酒嗝儿。就要开第二瓶。
  马天烈也有些弄不清楚情况,战战兢兢地走到张大标面前,说道:“张总,这……这是什么情况,这位爷,你……你认识?到底是何方神圣啊?你好歹给兄弟我透个底。要不今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台。”
  张大标唉声叹气,说道:“马兄弟,你也甭怪老哥我坑你。我也没想到这位爷在这儿啊。你问我他是谁?他可不就是陆羽。”
  “陆羽是谁?”马天烈疑惑道。

  “马兄弟,你怎么那么没有眼力劲儿啊。江海少帅,陆羽陆长青!”张大标说道。
  “啊——”
  听到江海少帅四个字,马天烈直接惊呼出声了。
  他在杭州城是可以呼风唤雨,不过这不是说他马天烈有多厉害,而是杭州偏安江南一隅,这池塘浅吧,就显得他这头王八特别大。
  那江海少帅陆长青是什么人物?
  那不是王八,也不是乌龟,那就是真龙!

  能在江海,甚至于东南一带呼风唤雨的真龙!
  就说最近这东南武林云波诡谲,风起云涌,那件大事儿跟这位陆少帅没有关系?
  最近十年,东南武林,谁的名头,有陆长青这三个字响亮?
  便是当初的东南王李凤年也颇有不如吧。
  这样的人物,他马天烈,如何敢惹?
  说白了,对方拔下一根汗毛,都能比他的大腿粗了。
  马天烈这下子,是彻底吓住了,以为碰到的是个硬茬子,实在不行服个软也就完了,毕竟这里是杭州城,是他马天烈的地头上,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
  结果遇到的一位完全可以碾压他的大人物。

  那这事儿,可就真真小不了的。
  东南一带,但凡稍微清楚这位少帅发家史的人,谁不清楚此人出了名的睚眦必报、小肚鸡肠啊。
  他结巴着,走到陆羽面前,结巴道:“这……少帅,真不知道是您老人家,我马天烈该死,您说吧,这事儿怎么才算完,您划出道道来,我马天烈都给您接着。”
  他说着,低眉顺眼模样,就跟犯了错的小学生遇到班主任一模一样。
  这下子,以王超和周俊等人为首,先前瞧不起陆羽的,以为他是土鳖的富二代们,全都傻眼了。
  有没有搞错啊,杭州城黑-道数一数二的教父级人物烈手哥马天烈这是吃错药了么,怎么在这个姓陆的面前,跟个掉了毛的鹌鹑鸡似得?
  这姓陆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江海少帅,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正如村妇以为皇后娘娘用金子做的擀面杖擀面,皇帝用金扁担挑粪一样,以他们的段位和身份台面,压根儿就没有知道这四个字重量到底有多重的资格。
  只是见马天烈这个样子,他们再看陆羽,先前分明觉得这小子怎么看怎么土鳖,现在却是觉得他举手投足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和味道,有几个白富美甚至开始泛起花痴,心里想着,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高人不露像吧。可悲的人,他们甚至不知道这就是万恶的晕轮效应。
  “甭。”
  陆羽听了马天烈说得话,连忙摆手,“姓马的,你丫什么意思啊。搞得我好像是个万恶的大反派是的。小郭,你过来。”

  郭破虏听了,连忙走到陆羽面前,低着头,像个乖孩子一样,说道:“陆哥,有啥吩咐啊?”
  陆羽说道:“你来帮我告诉这姓马的,我们出来行走江湖,什么最重要啊?”
  郭破虏想了想,正色道:“陆哥,您教的,咱出来混,说话就要算话,说打死谁那就必须得打死谁。”
  马天烈听了,小腿肚子一阵打颤,几乎站立不住,就要给陆羽跪下了。

  他可丝毫不觉得郭破虏这小子是在开玩笑,这小子摆明了是个脑袋缺根弦儿的二愣子问题儿童,一言不合那是真会杀人的,死在这样的问题儿童手底下,憋屈不说,怎么看也是个大写的冤字啊。
  日期:2016-12-28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