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530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忠伯却微微摇了摇头,对着夏青说道:“少爷,这件事情是不可能避免的。”
  夏青转过头看了忠伯一眼,开口询问道:“这又是为什么?”
  “少爷,且不说蒋老爷子会不会想到洗白的方法。就算蒋老爷子想不到,公孙蓝兰那边绝对不会放弃将夏家推上风口浪尖的机会的,到时候公孙蓝兰若是这样做的话,那么夏家还是会被大家猜疑。”忠伯解释道。
  夏青微微皱眉,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头疼的问题啊。
  “这个老女人!昨晚上怎么不死在桂林公馆?”夏青狠狠的骂道。
  夏青之前还没有想到,此时的公孙蓝兰对他对夏家竟然还有着这么大的威胁。
  现在一想来,公孙蓝兰这女人绝对会这样做,这完全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所有人都知道,公孙蓝兰这个女人永远都是唯利是图同时也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这样的一个机会,公孙蓝兰这个老女人怎么可能会放过?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夏青再次开口道:“你说……这一切会不会是公孙蓝兰这个女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目的就是为了坑害夏家?”

  听到夏青的话,忠伯低着脑袋想了想,然后便缓缓点头说道:“不排除这个可能性,而且看上去这个可能性好像还挺大。”
  “哼!一定是这个公孙蓝兰想要故意坑我的!”夏青一拳头砸在了茶几上面,脸色铁青的说道。
  “要不……少爷找她去谈谈?”忠伯想了想,然后便对着夏青说道。
  “谈?这有什么好谈的?”夏青冷声说道。
  “我就算找上门,恐怕这女人也不可能在我面前亲口承认昨晚上的事情是她做的吧?这完全是无用功!”
  其实夏青还有一个不敢去见公孙蓝兰的原因,那就是夏青害怕!
  他不敢!
  别人不清楚公孙蓝兰为什么跟发了疯一般的要拉上纳兰家也要跟夏家对抗,夏青可是非常清楚的。
  上次在东北的时候,夏青将夏婉玉给绑了,还差点将夏婉玉给干掉,这件事情显然是被公孙蓝兰知道了,公孙蓝兰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现在的夏青去公孙蓝兰面前,只能是作死的行为。
  没准夏青才找上公孙蓝兰,公孙蓝兰就会让他身边那个和尚将自己给做掉了。
  夏青可是非常明白公孙蓝兰身边那个和尚的战斗力,夏青亲眼见证,孤灯对上子鼠辰龙以一敌二,才用上没几招,子鼠辰龙便败下了阵来,甚至辰龙还直接被打成了独眼龙,那个和尚对付两人的时候一直都是闲庭信步,就跟不费吹灰之力一般。
  要知道这个子鼠辰龙可是当初夏家第一高手重点培养的两人,单独分开放在哪个家族里面估计都能当成王牌来使用,要知道这种顶尖高手可不是随时都能见到的。
  更何况子鼠辰龙两人同时出手?
  然而事实却是子鼠辰龙败了,败得还很惨!

  对于孤灯这种高手,夏青就算是将雨门雷门两大部门的人全都带上都无用,现在的夏家之中恐怕也就追风能够抗衡这个老和尚了吧?
  可惜追风并不会听命于夏青。
  而且公孙蓝兰这女人做事可是从来不会考虑后果的,夏青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贸然前去的话,活着回来的可能性应该不小,但是想要完整的活着回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夏青即使在怀疑这件事情是公孙蓝兰在搞鬼,夏青也不敢出现在公孙蓝兰面前。

  只是让夏青有些搞不明白的是,公孙蓝兰都嚣张到要将夏家的大地集团给拿下来的地步了,为什么夏家就没人出面指责呢?
  夏青知道,夏家除了自己的父亲夏长江以及夏老爷子之外,其他夏家人都对公孙蓝兰的这种行为感到愤怒,夏青从他们的表情就能够看得出来。
  想必这些人都去找过老爷子,让老爷子出面或者让老爷子同意让他们出面指责公孙蓝兰的这种行为吧?
  但是结果自然就不用说了,如果老爷子同意的话,夏家人早就出面声讨了,哪会忍到现在?
  夏青也问过夏长江,是不是公孙蓝兰掌握到夏家什么把柄了,要不然公孙蓝兰怎么会这么嚣张。
  让夏青没想到的是,父亲夏长江非但没有跟自己解释这个问题,反而直接一巴掌摔在了夏青的脸上,并且让夏青以后不要再提这个问题。
  夏青心中怨恨的同时,也更加想要了解公孙蓝兰这女人手上到底掌握着怎样的东西了。
  到底是什么,导致自己只是提出来这个问题而已,就能够让夏长江恼羞成怒然后对夏青拳脚相加?
  虽然夏青早已经习惯了自己父亲的暴怒无常,但是每次夏长江发脾气都是有理由的,可以说是基本上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了夏长江,让夏长江感到非常生气,所以才会发火。
  尽管经过上次东北的事件之后,夏长江的情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夏长江随时随地都会发脾气,要不然夏长江不得被自己给气死?
  很显然,公孙蓝兰手上的某样东西让夏长江很是了解,并且很是忌惮,正是因为这种忌惮产生了愤怒,所以才会在夏青提出这么一个问题之后,被夏长江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甚至到现在,夏青心里都还有着这一巴掌的阴影呢。
  夏家的实力如此强盛,公孙蓝兰能够不怕激怒整个夏家派系也要将大地集团给拿下来,看来公孙蓝兰手里面的这个秘密对于夏家来说恐怕是致命的啊。
  夏青了解,这至少对父亲夏长江来说,是一个非常忌惮的东西,甚至夏青还在夏长江发脾气的时候从夏长江的情绪里面读出了一丝害怕。
  这就让夏青有些想不明白了,自己的父亲夏长江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被张鸿才废掉了双腿,这些年就这么直挺挺的过来了,夏长江的内心肯定是扭曲无比。
  对于这种都快成为疯子的夏长江,到底有什么事情会让这样的夏长江感到如此害怕?
  这个不是夏青能够想明白的。
  甚至夏青都在想,如果可能的话,自己能否从公孙蓝兰手里面拿到这个把柄呢?
  到时候父亲恐怕不会再敢对自己拳脚相加了吧?
  想到这里,夏青眼睛微眯了起来,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少爷?”忠伯见夏青一直沉默不说话,开口打断了夏青的思考。
  夏青这才从思绪中回到了现实,赶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生怕被忠伯看出什么来。
  夏青刚才的想法可谓是大逆不道,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夏青心中竟然想要对付自己的亲生父亲,恐怕都会觉得夏青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吧?
  而这个忠伯虽然是夏青的心腹,但是忠伯当年可是跟了夏长江很久,算是夏家的老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