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74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像是前年冀省一直未侦破的出租车司机被杀案件,就是尤龙团伙的成员犯下的,而凶手竟然是一位五十二岁的中老年妇女,她是在下车的时候递给了出租车司机一瓶含有剧毒的饮料,从而导致了司机的死亡。
  那件案子之所以一直没能侦破,就是因为无法掌握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动机,当时的侦破方向都集中在了死亡出租车司机的社会关系上,但谁都没能想到,那无辜生命的逝去,仅仅是为了一份“投名状”而已。
  “这些人都该枪毙!”卫铭城愤怒的说了一句,他虽然在部队里任职,平时也会处理一些突发事件,但像这样凶残恶劣的案子却也是从来都没有碰到过的。
  “要是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团伙要被判处死刑的人数,恐怕要占绝大多数的……”
  听到卫铭城的话后,刘家喜点了点头,法不责众这句话,并不能应用到这个案子里,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而且按照国家的法律规定,杀人罪是最为严重的,只要查明了事实,估计这个团伙成员没几个能活得了的。
  “刘哥,大过年的,咱们不说这些了……”
  看到众人的面色都有些沉重,方逸笑着岔开了话题,开口说道:“回头我陪刘哥您到中山陵这些地方转转去,再给嫂子他们买些东西回去。”
  “不用,不用,方逸,你陪柏小姐就行的……”刘家喜连忙摆了摆手,从刚才的谈话里他也能听出来,方逸的女朋友像是从京城过来的,估计这两人平时也是聚少离多的。
  “逸哥,我和胖哥陪我叔去就行!”司元杰自告奋勇的说道,刘家喜的到来,司元杰无疑是最高兴的,这人没了亲人之后,总是会更加珍惜家乡人的这一份情谊。
  “那也行,晚上咱们一起吃饭!”方逸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自己这边的确有事,老师从家里赶来自己要陪着,而且还要帮柏初夏挑选送给外公的礼物,确实是走不开。
  ----------------------
  “小子,行啊,有股子尿性!”
  在送走刘家喜和胖子等人之后,方逸刚回到屋子里,卫铭城就对他翘了下大拇指,卫铭城虽然有那么一点出身世家的傲气,但为人却是直来直去的,方逸在这个案子里的作为,已经赢得了卫铭城的尊重。
  “卫哥,我就是敲敲边鼓,事情还都是丨警丨察做的。”方逸并不居功,笑了笑说道:“给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咱们还是先看看吧……”
  昨儿回到家里,方逸就整理一下郑板桥的字画,这次从彭斌那里得到的这批字画里面,还就是以郑板桥的作品最多,一共是三幅字和两幅画,而且都是郑板桥壮年时期的精品之作。

  说起来也巧,在年前的时候,方逸和老师重点就是在修复这几幅字画,并且在修复完后由孙连达亲自进行了裱糊,所以要是拿出去送礼的话,只需要再购买个礼盒放进去就可以了。
  “初夏,画是两幅,你挑一幅吧……”方逸走到收藏室,将郑板桥的几幅字画都给拿了出来,然后在餐桌上铺上了一层软布,这才将郑板桥的两幅画给摊开了。
  “你小子,可真舍得。”
  看到那两幅画,一旁的余宣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要知道,这两幅画一幅名为《竹石图》,一幅叫做《兰花图》,均是郑板桥最为著名的代表画作,在市场上基本上是一画难求的。

  尤其是那副《竹石图》,上面还题着郑板桥最为著名的那首“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的诗句,而且是郑板桥手书,愈发使得这幅画显得弥足珍贵了。
  “哎,方逸,这是郑板桥画的吗?”
  卫铭城凑到那两幅画旁边,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指着《竹石图》题诗下面的题跋,说道:“郑板桥的名字不是三个子吗?这上面的题款是两个字呀,方逸你可别拿假画来糊弄我们,我爷爷鉴赏字画的水平很高的。”
  卫铭城此话一出,站在桌旁的几人,脸上顿时露出了愕然的神色,尤其是余宣,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那位也精通琴棋书画的老友,居然生出了个对此一窍不通的儿子来。
  “卫铭城,你能把嘴巴给闭上吗?”

  方逸还没说话,柏初夏已经快要被自己表哥给气死了,她原本以为外公喜爱郑板桥的作品,家里人都懂得一二呢,但听到表哥的话,柏初夏才知道自己实在是高估了他。
  “怎么?我说错了吗?”
  看到身边几人脸上的神色,卫铭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当下挠了挠头,说道:“我很小就去部队了,爷爷过寿也不用我准备礼物,所以我对这些真的不是很了解……”
  这事儿其实也不怪卫铭城,他常年在部队里呆着,爷爷过寿的时候也就是回来磕个头,根本就不需要送什么礼物,只是今年心血来潮才琢磨着给爷爷淘弄个把玩的玉石物件。
  柏初夏也拿自己这表哥没什么办法,当下指着《竹石图》上面的字说道:“卫铭城,郑燮就是郑板桥,他姓郑名燮,板桥只是他的号,你不懂别乱说话!”
  “哦,原来这个字读燮啊,这人也真是的,取这么个生僻字,要是螃蟹的蟹我不就认识了吗?”听到表妹的话,卫铭城撇了撇嘴,他刚才瞅了半天也没认出那个字来,下意识的就认为这画是假的了。
  “我懒得和你说了。”柏初夏转过头,对方逸说道:“方逸,就这幅画吧,多少钱?我回头打给你……”
  柏初夏帮父母找了很长时间的郑板桥作品,对郑板桥作品的价格自然也很了解,她知道像这么大并且具有代表性的《竹石图》,对外价格最少是在百万以上的。
  柏初夏自己自然是买不起的,不过家里还有老爸老妈做坚强后盾呢,这画虽然是贵了一点,但对于柏家来说也不是什么负担不起的价格。
  “钱就算了,你不是让我和你一起去给老爷子拜寿吗?这画就算是我的寿礼吧。”

  方逸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幅画算咱们两个送给老爷子的吧,老爷子这一辈子历经风雨打,但却正如这竹石一般傲然挺立,和这幅《竹石图》正是相得益彰,相信你外公会喜欢的……”
  昨儿拿出这两幅画比较的时候,方逸其实就选定了《竹石图》,原因很简单,柏初夏的外公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一辈子所受的磨难不知道有多少,这幅图中那立根破岩中的劲竹,正能寓意老爷子的高贵品格。
  “那……好吧,就算是咱们俩送的。”
  柏初夏不是那种扭捏的女孩,想了一下之后就点头同意了下来,虽然和方逸从小生长的环境不同,但两人有一点却是很相似,那就是对金钱都没什么概念。

  “哎,方逸,你们的寿礼有了,那……那我的呢……”看到表妹选好了东西,卫铭城有些着急了,这是他头一年给爷爷送寿礼,虽然之前也搞到了一块寿山石,但总感觉不是那么如意。
  看到表哥那一脸渴求的样子,柏初夏不由笑了起来,转头对方逸说道:“方逸,你还有雕刻出来的作品吗?给我哥一个吧。”
  日期:2016-12-28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