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6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鬼苦笑,说话不是这么讲,像这种事情,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真正闹到公堂上去,谁也扯不清;现如今的局势,是很多人用性命争取来的,如果我这般一意孤行下去,很有可能会引来许多的风波,也会给徐淡定他们带来麻烦……
  他说得很痛苦,而我则能够感受得到他身上强大的压力。
  但我也能够感受到徐淡定那边承受的压力。
  这件事情,很让人为难。
  按理说,像这一次的事情,怎么说都属于江湖矛盾,一般来说,都会让当事人自己去处理,只要你弄得漂亮,上面都不会去管这些事情,但孙老这个时候站出来,表面上要谈,暗地里会不会拉偏架,谁也不知道。

  我看着老鬼纠结的表情,伸出手去,按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当老鬼抬起头来的时候,我认真地说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不管怎么说,牛娟死了,这仇就是血仇,不死不休,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老鬼叹了一口气,说你跟徐淡定说,可以,时间地点,让他们来定。
  我深深地瞧了他一眼,而老鬼则无力地挥了挥手。
  我知道他想要自己一个人思索一会儿,没有打扰他,而是瞧了地上昏迷的信少爷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再一次跟徐淡定通话,他表示知道,没过多久,便传来了那边的消息。
  孙老那边的要求只有两个,第一,先别对洪家信,也就是这位“信少爷”做些什么,别为难他;第二,希望能够尽快见面,最好越快越好,今天晚上能够赏脸吃个饭,那是最好。
  经过一番撮合,我们约定了时间地点。
  下午六点半,我们抵达了京都后海的羊房胡同,这儿有一家叫做“历家菜馆”的私房菜十分出名,据说接待过名人无数,什么美国前财政部长鲁宾、英国前首相梅杰啊,还有金庸、梅葆玖、成龙等国内名人,都是这儿的座上宾。
  人这馆子桌子不多,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没门道的,提前半年,都不一定有位置。
  为什么这么牛?

  不但因为它是清朝同治、光绪年间内务府大臣厉子嘉后裔的私房菜,而且因为这儿的主人相当有脾气。
  来的路上,我和老鬼与徐淡定汇合之后,他跟我们讲起了这里面的典故来。
  这一次来的,只有我和老鬼,其余的人,包括屈胖三、小龙女和吴格非,都没有来,魅族一门的那帮俘虏,更是如此——屈胖三虽然好吃,但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场面,而小龙女虽然想跟着我来见世面,但她却是认识孙老的,怕在这儿见面尴尬……
  他们都留在了通州的临时驻地,也免得再有意外发生。
  到了地方,门口有警卫员,而屋子里,则有人在那儿等待着,我瞧见了先前与我有过交手的洪天秀,还瞧见一个两鬓斑白的国字脸男人,另外旁边还站着一模样俊秀、脸色颇冷的年轻男子。
  我们进来的时候,顿时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太一样。
  那位年轻男子就如同出鞘的剑一般,锋芒毕露,有着一种谁与争锋的犀利,而那位国字脸,则很是低调,宛如温润的玉,风轻云淡,十分内敛。
  不过这两人怎么看,都与我想象中的孙老不太一样。
  我和闻铭看向了徐淡定,而徐淡定则是苦笑。
  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显然,孙老并没有来,今天跟我们谈的,就是面前这几位。
  准确地说,应该是坐在椅子上的两位。
  我们进了屋子里来,国字脸站起了身来,朝着徐淡定拱手,又朝着我们拱手,说多谢几位赏脸,家父偶感风寒,身有微恙,过来不了,特地委托我来,给诸位牵线搭桥,看看有什么法子,能够解决争端,让误会消弭……
  徐淡定作为引荐人,给我们介绍起了双方来。
  他认识洪天秀,也认识国字脸。
  这位国字脸是孙老的大儿子,名字叫做孙亮,人称亮伯,现如今在民顾委工作,算得上是里面的少壮派。
  随后徐淡定又给他们介绍了老鬼与我。
  老鬼自然用不着说,至于我,则没有说真名,随便说了一个名字,姓王,跟班小弟的角色。
  双方坐下,孙亮张罗着上菜,没多时,一大桌的厉家菜弄上来,满满一桌子,琳琅满目,酒也开了,是国酒茅台,窖藏三十年,瓶子一开,味道浓郁,他笑盈盈地聊着这一大桌菜的来历和妙处,然后开始劝酒。
  然而他端起杯子来,我们这边却没有理会。
  同样,洪天秀也一直黑着脸。

  孙亮有些尴尬,放下了杯子,然后说道:“怎么着,诸位,不给我面子?”
  闻铭平静地说道:“我这个人,心里有事儿,就吃不下饭,喝不了酒,要不然咱们先谈谈事儿?”
  孙亮点头,笑着说道:“敞亮。”
  他看向了洪天秀,而洪天秀却黑着脸,说你讲就好。
  孙亮没办法,对闻铭说道:“那好,明人不说暗话,我就直接说了——这样,都是朋友,你们这边,黄小饼留着,我们不追究了,把我那大侄子家信放了,他的手下也都放了,之前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至于你们跟清辉同盟的事情,我们也不去管了,你们看如何?”
  闻铭抬头,说哦?这样啊,那慈元阁怎么办?

  听到这话儿,孙亮有些尴尬,他下意识地去摸了摸下巴的胡须,然后说道:“慈元阁的事情,是他们咎由自取,与昨天的事无关,也由不得你我来谈,你说呢?”
  老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平视对方,说呃,你说完了?
  孙亮瞧见老鬼客客气气的样子,脸上露出了几分满意的笑容来,说对,大概的意思是这样,当然,也要看你们具体的想法,这些都是可以谈的……
  他说着话,老鬼却起身来。
  他站起来,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各位吃好,我先走了。”

  啊?
  老鬼的话语让对面为之惊讶,我也是第一时间地站了起来,跟着他准备出去,而徐淡定却并没有起身过来拦。
  作为中间人,他也觉得这事儿的确是有点太搞笑了。
  我们是给那位孙老的面子,所以才会委屈求全地赶到了这个地方来,本来以为对方说得客气,应该会拿出一部分诚意来和解,倘若是大家都勉强可以接受,那再退一步,也是无妨的。
  然而现实却给我们甩了一个大耳刮子,对方的确是想要和解了,但他们提出来的条件,还真的是让人蛋疼。
  简单的讲,他们就是想让我们放人,而他们则不追究我们私藏逃犯的行为。

  至于昨天的血案,对不起,那是清辉同盟的事儿,你们自个儿狗咬狗一嘴毛,跟他们这些地头蛇是没有关系的,随你大小便。
  至于慈元阁,吃进去的肉和骨头,怎么可能再吐出来?
  这就是对方给出来的和解条件。
  日期:2016-12-28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