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4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句话说完之后,老家伙将吴勉扶了起来,帮他将插进肺里面的肋骨复位。随后趁着吴勉休息的时候,归不归又走到了一动不动的百疆身边。冲着这只大妖叹了口气之后,再次说道:“本来看在我那个傻儿子的份上,老人家我打算放了你这一码。不过我老人家放了你,你八成还是要来找我们的晦气,还是一了百了吧。下去之后再做你划界而治的美梦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抬起了手掌向着百疆的脑袋上抹去。眼看着老家伙手掌落下,这大妖就要转世投胎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一个声音说道:“老家伙,怎么说都是你的种。看在我的份上,给百疆一条活路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便宜儿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现在的百无求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它晃晃悠悠的好像随时都能摔倒一样。看着倒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了的百疆,百无求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百无求和归不归、吴勉不一样。它没有长生不老的体制。只是凭着自己妖族得天独厚的皮糙肉厚才撑到现在,不过这样的伤势,也够它躺在床上修养两三个月了。
  百无求站在归不归的面前,哽咽着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百疆是不对,不过根子在老家伙你这儿。要不是当年你和百疆它妈去浪,现在就没有百疆,也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它妈你不要了,再弄死自己的亲生儿子。老家伙,你也没几年好活了,给自己积点阴德。百疆--你怎么了……”

  说到归不归早年和百疆它妈去浪的时候,这大妖实在忍受不了,竟然一翻白眼晕了过去。百无求吓了一跳,扑到百疆的身上查看伤势。看到大妖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吴勉已经恢复了过来。他看着归不归有些纠结的表情,轻轻的笑了一声。随后在老家伙的耳边说道:“等到你这亲生儿子想起来以前事情的时候,你说说,他会怎么感谢你这几年对它的养育之恩?”
  这句话说完。归不归都跟着苦笑了一下。这个时候德百无求正回头看向吴勉和归不归二人,看着这二人在窃窃私语之后,百无求会错了意。以为这还是他们二人在商量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出手解决掉百疆,当下百无求带着哭腔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刚才我不让百疆弄死你。现在我也不让你弄死他。解决掉它之前,你先解决掉我吧。都是你的儿子,你一起弄死吧。说不定再过几天你和那个女妖生的孩子又要来找你了,老家伙,对那个孩子好点,要不然我们死了都不瞑目……”

  “谁说要它的命了。看在你和它妈的份上,这次你爹爹我就给你们一个面子。”归不归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不过这次咱们说好了,这次这个小王八蛋在敢来找我老人家的晦气。别怪老人家我不念这份情谊。”
  听到了老家伙的这几句话之后,百无求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它之所以能撑到现在都是靠着这口气顶着,现在听到了老家伙的话之后,百无求的这口气泄掉。当场晕倒在了归不归的脚下。
  看着倒在地上的这个便宜儿子,归不归微微的叹了口气。叫过来躲在草庐当中的仇力(刚才就是他看到百疆到来之后。跳进鬼门关叫吴勉上来的。),让他到晕倒的百疆抬到山下。由于草庐这边已经不宜居住,吴勉、归不归等人去了之前流民建造的一处空屋子力。
  本来依着归不归的打算,现在他们这几个人就弃了这里。早点下山早点去找下一幅地图,不过小任叁死活舍不得藏在这里的几十坛果酒。归不归实在拗不过这个小家伙,当下和吴勉商议之后。决定暂时在这里住上几天,然后在山下找个住处。他们去找下一幅地图的时候,让仇力将这里的藏酒全部搬过去。现在归不归这个老家伙已经恢复了术法。就算百疆再找上门来,也不是术法充盈的归不归对手。

  这个时候,归不归再去和吴勉打听下一幅地图的位置在哪里的时候。这个白发男人也终于交代出来实情:“老家伙,你去过草原吗?看来我们要去匈奴人的地盘转转了……”
  根据吴勉说的,下一幅地图的所在地是一个叫做赤丹的地方。不过当初徐福只留下了赤丹的地图,具体那里实在是在什么地方。就要到草原去问问当地人了。只不过现在汉军和匈奴正在交战。而且这几年都是汉军接二连三的报捷大胜,草原上很多的地方已经都改了汉名。如果赤丹也改了汉名的话,再想找到那里真的要费些功夫了。
  不过现在好歹也算是有了一个目标。吴勉、归不归他们下山之后,一边开始找房子住下让百无求在这里养伤,一边开始准备去草原寻找那个叫做赤丹的地方。
  由于这几年朝廷和匈奴大战,极少再有人去草原经商贸易。归不归几次去寿春城打听,都没有找到草原的商人。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从战场上回来的佐长,不过这人也不知道那个赤丹在什么地方。
  虽然一直没有找到那个赤丹的消息,不过百无求的伤势却惊人的复原起来。本来归不归以为他这便宜儿子最少也要在床上躺俩月,不过想不到百无求不到半个月就下了床。一个月之后,这妖物已经能跟着归不归一起进了寿春城,跟着老家伙一起骂街了。
  既然百无求已经能跑能跳的,那么他们便开始准备前往草原的了。当下,还是仇力去买了三辆加重,能跑远路的马车。随后他又在人市上买了两个仆人,当天也是赶巧,其中一个奴隶竟然是叫做尹豪达的匈奴人,仇力就是看是个匈奴人,才买下这人,起码到了当地有个能听懂匈奴话的人也好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尹豪达虽然是匈奴人,可是也没有听说过那个叫做赤丹在什么地方。不过听到吴勉、归不归这个人要去匈奴腹地,当下还是兴奋的两眼放光。
  尹豪达是匈奴左贤王的家奴,几年前左贤王兵败大将军卫青之手的时候,他和三千匈奴士兵被汉军俘获。这三千人战俘被押解到了长安城。在路上尹豪达瞅准了时机从战俘当中逃了出来。不过他人生地不熟的又不听不懂汉语,错信了人糊里糊涂的被卖了奴隶。

  好在像尹豪达这样的匈奴奴隶在当时也是难得,买他的人基本上都是一方的富户。买他就是为了在人前壮壮门面,也没有人真的去难为那个匈奴奴隶。这两年好吃好喝的,比他之前在匈奴时要好上十倍有余。这几年他还学会了汉话,虽然交流已经没有了障碍。不过他还是显得和中原的汉人格格不入,经常在做梦的时候梦到儿时在草原牧羊时候的场景。
  现在听到了新主人要去匈奴之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回到故乡,让尹豪达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问明了情况之后。归不归也是痛快,答应了这个匈奴汉子只要能带着他们找到那个叫做赤丹的地点,就会放还他的自由。还要给足够尹豪达后半辈生活的金钱。当时虽然匈奴还以物易物,没有银钱的概念。不过一些大贵族已经开始使用金玉之器,金子不管是在匈奴。还是汉地都是好东西。
  日期:2016-08-29 07: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