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29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衍生还要说话,突然停了下。松开手,抬头望了一眼上面的摄像头。
  他的动作叫我倒是跟着怔了怔,他望摄像头做什么。
  他看到摄像头之后,就彻底松开我,跟我保持了一点距离,之后又好似打我似的,在我脸上点了一下,才瞪了我一眼。
  这一系列动作都叫我有些闹心,他在做什么?
  谢衍生冷了冷脸,继而说:“走吧,吃饭去了,别在这里耗着。”

  他说着转身朝着三楼的楼梯口去了,三楼一排都是吃的。
  我跟在他身后,不自觉的想起他在我们之前同丨居丨的那个小区里面。
  当时他对我各种侮辱,而我总是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当时他跟我要蓝宝石项链,嘴里还在叨叨,但是我摁了墙上的求助摁扭之后,他立即放了我,出了电梯。
  跟现在的场景相似到了极致。

  我心里疑惑,嘴上却没有问。
  我告诉自己算了景文。你别想那么多。也许谢衍生就是讨厌你,故意的!毕竟在他眼里,你还是个抛弃过他的女人,现在不仅仅抛弃了,还跟宁远勾结欺骗!
  到了一家中档位的西餐厅。谢衍生略微显出一丝嫌弃,却还是都收敛了起来。
  我坐下来,看他的样子总觉得甚是好笑。
  因为看得出来,他连这种档次的西餐厅都没有来过。

  我大大咧咧的坐下来,非常自如的点了几个菜。他也只是看着,越过桌子上略微油腻的地方,小心的坐着。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啊,这种在我们平时都是来了朋友,才会奢侈一下的地方。在谢衍生看来却满是嫌弃。
  点好了菜,我才懒懒的瞧着谢衍生,拆穿他,“高档餐厅下面没有儿童游乐场,要不然你肯定不来这里。”
  谢衍生瞥了我一眼,丝毫没把我的拆穿当回事。
  好半天上了菜,我有些饿了,也没怎么客气,大快朵颐,丝毫没有顾及面子。
  吃了几口,险些被自己呛到。
  谢衍生没说话,只是看着。

  吃的差不多了,我才抬眼瞧了瞧他,“谢衍生,明天小阿生上幼儿园之后,我就可以彻底从你家里脱离了。不会再成为你的拖油瓶。”
  谢衍生眼神一滞,明显又有些怒气。
  我跟没看到一样,自顾自的说:“耽误了你跟秦璐璐亲亲我我,我十分过意不去。”
  谢衍生一手就拍到了桌子上,啪一声,整个餐厅都看了过来。
  “景文,你跟我上演过河拆桥呢?”
  我斜着嘴笑了,“就过河拆桥又怎么了?我斗不过你们谢家,斗不过你谢衍生转脸就将我抛入地狱。我就玩个过河拆桥,你还不给我权力了?”
  谢衍生斜了斜嘴,眯起眼睛瞧着我,没说话。
  “你一边说着要娶秦璐璐,一边又对我献殷勤算怎么回事?”我说着脸色十分的难看,怒气也十分的明显,“你不妨跟秦璐璐你侬我侬。我一定不会叫你们好好地结婚。我结不成婚,你也休想。”
  我说着擦了擦嘴,叫来服务生,然后指着谢衍生说他埋单。
  谢衍生本来也没打算不付钱,可是被我这么一指,估计心里多少有点憋屈。
  从餐厅出来,我就去楼下接小阿生了。
  小阿生玩的开心都不太想回家的样子,抱着我说面具好玩,他也要买个面具。
  我一听本能的想起之前见过两次的面具男。
  忍不住问小阿生,“什么面具?你看到谁戴面具了?”
  小阿生指着里面一个小朋友说:“麻麻,你看那个无脸男的面具,是不是很有意思。”
  那个小朋友脸上是戴着个无脸男,此时到没有遮住他的脸,被小朋友抬起来放到了头发上。
  我跟着舒了口气,心想戴面具的小朋友肯定也多,我这是多心了。

  谢衍生才悠悠然从我身后走过来,将小阿生抱了过去。
  回去的路上,我跟小阿生一直坐在后面,我给他讲了不少故事,他听得津津有味。
  为了小阿生,我倒是快要博览群书了,他记性不错,基本上我讲过的故事,他都记得,所以我得不停的找新的。
  说了一会他也累了,就睡着了。

  谢衍生一直在前面开车,没有说话。
  路上我也跟着困得打哈哈犯冲。
  一个点头,就醒了,却发现车停了,停在一处黝黑的人工湖面前。
  谢衍生站在人工湖前面。嘴里叼着烟。

  他不会抽烟,那烟灰朝他脸上吹,叫他一阵子有些呛得慌。
  那个背影看着有些孤独。
  我将小阿生放平,准备下去的时候,他狠狠的掐了手里的烟头,手机响了,他接电话。
  电话那边也不知道说的什么,谢衍生明显十分的愤怒,“这件事情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不要出任何差错,如果你搞砸了,就去美国逃命去吧!”
  掐了电话,他眉头都还有愤怒。
  很快他就走回车里来,见我醒了,也没说话。
  就这么特别沉默的开车回去了。
  到家之后。我将小阿生抱上楼,安置妥当,然后就准备刷牙洗脸,在沙发上委着。
  去洗手池边上才挤了牙膏,镜子里就反射出来秦璐璐的人影,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她一手抓住我的头发朝着旁边的墙狠狠的撞过去。
  我强撑着,才叫自己没有太过被动,可是也失了先机,她抓住我的头发不放,又要将我朝墙边撞,被我狠狠的踢开,回头用牙刷怼在她的脸上,她吃痛,却还是不肯松开我的头发。
  我另一只手赶忙也抬起来抓住她的头发。
  我比她用力得多。她当时就叫了起来。
  只是叫了一句,却并没有咒骂,估计她并不想叫醒其他人。
  然而这一声还是将屋子里的人都吵醒了,出来看个究竟。
  首先过来的是谢衍生。

  我跟秦璐璐还互相拽着对方的头发没松开,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谢衍生一眼看过来,是两个披头散发的疯子。
  接着张碧春跟一众佣人的声音全都传了出来。
  谢衍生对着我头发上不肯松开的手就拍了一下,“够了!”
  秦璐璐吃痛松开,我也跟着松开了。
  我本来就比她多挨了一下撞,头疼的不行。心里憋气,反手就一掌打在秦璐璐的脸上。
  众人看得清楚,我那一巴掌,一点都不轻。
  秦璐璐当时就疯了,扬手还要跟我撕吧,被我一脚踹了过去,谢衍生生怕我们再打起来,赶忙走到中间将我们两个人隔开。
  张碧春走过来,显然十分的厌恶我,但是瞧了谢衍生一眼,没有碰我,而是走到秦璐璐身边,将她安抚下来。
  “怎么样,是不是很疼?”她问秦璐璐,一脸关心。
  秦璐璐扶了扶头发,抬头愤恨的瞧着我,“大半夜的,你为什么偷袭我!”
  日期:2017-08-01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