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6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一点也让楚天齐羡慕,当地的大部分农作物都可以一年两茬,或是两年三茬。而玉赤县却仅一年一茬,还要担心作物能不能按时成熟,会不会被冻死。
  虽然这些资料水平一般,档案也不够详细。但从提供的这些资料,尤其相关文件看,陈奎对农业工作很重视,也对自己寄予了厚望,看来绝对是让自己分管农业,农业是跑不掉了。
  眼看着就要下班,屋门却被敲响,何志平走了进来。
  “楚市长,您看一下这份单子。”说着,何志平把一张纸递了过去。

  楚天齐接过看了看,略一沉吟,说道:“何主任,把秘书科所有名单给我一份。”
  “所有名单?”何志平面露不解。
  “不可以吗?”楚天齐反问。
  “可以,可以,我马上去办。”说完,何志平走出了屋子。
  八月十七日八点多,楚天齐从办公室出来,带上屋门,向楼下走去。
  刚走出办公楼楼门,就看到办公楼台阶下,停放着一辆崭新的“桑塔纳2000”轿车。轿车旁站着秘书李子藤,这个秘书是楚天齐昨天刚刚选定的。

  在前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何志平一共给楚天齐提供了两份备选秘书名单。第一份是何志平主动提供的,名单上面的几人都是秘书科副科长。第二份名单是秘书科的所有人员,是楚天齐要求何志平提供的。
  昨天上午,楚天齐让何志平喊来李子藤,李子藤的名字是在第二份名单中。面试过后,楚天齐当即决定,让这个工作仅四个月的小伙子做秘书。
  当时何志平曾诧异的提示,说李子藤工作时间短,没有相关工作经验,恐耽误楚市长的工作。
  楚天齐的回复是,李子藤毕业于河西大学,是文学系的高材生,文字功底扎实,这已经具备了一个秘书最基础的条件。至于工作经验,可以慢慢积累,自己的经验就是这么来的。
  何志平接着提出,李子藤的行政级别不够,现在提拔又不符合程序。楚天齐直接以“级别暂不变,以后可视情况操作”进行了回复。然后楚天齐又补充,想找比自己年纪小的秘书,这就直接把那些副科长全部否掉了。
  虽然何志平有着不情愿,但昨天下午的时候,还是把李子藤调给了楚天齐。
  其实之所以选择李子藤,有楚天齐讲说的因素,但真正的原因却是,他相中了李子藤没有背景的身份。如果李子藤真有关系的话,以小伙子的文凭与学识,肯定不至于在秘书科做一个有编制的抹桌子杂工。
  现在机会是给了李子藤,能不能抓住,就要看他自己的水平了。离着汽车越来越近,楚天齐切断自己的思绪,准备上车了。
  看到楚天齐走来,李子藤急忙左手拉开右后侧车门,右手放车顶下沿处,静候其上车。
  看到秘书如此做派,楚天齐有些不适应,但却什么也没说,低头弯腰坐了上去。
  待楚天齐上车后,李子藤马上关闭后车门,然后迅速打开副驾驶位车门,坐了上去。

  厉剑脚下给油,“桑塔纳2000”汽车缓缓启动了。
  汽车里有股塑料的味道,表明了它全新的身份。
  楚天齐注意到,厉剑没有询问去向,看来李子藤已经把路线告诉了厉剑,秘书和司机开始配合着为自己服务了。
  在今天早上刚上班的时候,李子藤专门到办公室请求过今天的工作任务,楚天齐讲了近期的下乡计划,也专门提到了今天的几个目的地。
  汽车出了市区,向乡下驶去。
  由于新车需要磨合,厉剑开的很慢。这样也好,正好便于楚天齐察看路边情形。
  到底是新车,发动机声音很小,行驶非常平稳。不经意间,二十多公里已经出来了。
  正自享受新车的舒适,忽然车身稍微一震,接着便时常有震动感。放眼望去,前方的路出现了坑洼。
  虽然汽车开的很慢,但由于路况不好,路上经常有油面破损,汽车也不时颠簸一下。每次轻轻颠簸的时候,楚天齐都不禁心中一紧,这并不是他害怕有什么危险情况出现,而是心疼新车。尤其在经过一处路面翻浆段的时候,他更是感觉揪心,所好实际感受比想象情况还要好一些。

  人们往往对新东西更在意,生怕有损坏,这种心理人人几乎都有过。楚天齐在以前骑自行车的时候,就有过反差巨大的心理感受。
  他骑的第一辆自行车,是从别人手里买的二手货,可能不仅仅是二手。那辆自行车到手的时候,已经很破旧,车身上斑斑驳驳,油漆更是掉了好多。自行车很破,但却有一个好处,骑的随意。不管到什么地方,只要是自行车能走的路段,就一直骑着,绝不从上面下来,哪管它坑坑洼洼,还是泥泞不堪。就是行进在满是小石块的干河湾里,也是能骑就骑,绝不向路面妥协。哪怕听着车链“咔吧、咔吧”直响,也绝不心疼。平时骑的时候,即使自行车摔倒,根本也不看是不是磕了坑或是掉了漆,只要还能走,就行。到目的地的时候,更是连自行车车梯都不支,而是直接把车子往倒一放,也不去锁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几年之后,楚天齐拥有了自己的第一辆新自行车。从那时起,不但强行骑车的做派没了,更是给车座安上了座套,自行车大梁上也套了一圈大绒布。别说是自行车摔个大坑或是上面掉了大*片的漆,就是有一粒小石子溅到上面,也心疼不已。再后来又陆续换过新自行车,虽然仍比较呵护,但显然已经没有对待第一辆新自行车那么用心了。
  楚天齐现在的心情,就跟刚骑第一辆新自行车时的心情一样,生怕新车有了磕碰、损坏,尤其在遇到稍大的坑洼时,更是禁不住揪心。
  早知今日,当初在买车的时候,就该提出要求。
  其实在楚天齐到成康市的第二天,何志平就曾向楚天齐汇报,说是市里准备给楚市长接新车,还说平时副处常委们都是配“桑塔纳2000”。何志平问楚市长有什么特殊要求,如果有的话,可以向陈市长提出来。自己初来乍到,楚天齐自然是不能提了,便回了“没特殊要求”。要是当时知道自己可能会分管农业,会经常行驶在这样的路上,肯定得要求配一辆越野车。
  昨天汽车到了成康市,厉剑和何志平把车提了回来。看到新车的一刹那,楚天齐脑中就曾一闪念,不知使用这样的车型经常下乡合不合适。但车已经接回来,再不能说其它了,便任由何志平和厉剑去做了车上的装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