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2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对付贾仁贵的事情就要拉开序幕了,这出戏到底怎么演?到底会不会按照原先构想好的方式演下去?这一切现在都还是个迷。只不过,有一点却是肯定的,这出戏的开场还是谢幕之类安排,并不控制在贾仁贵的手中,而是另有其人。
  秦书凯坐在办公室给某人打了个电话,打电话的声音是相当低沉的,低沉的几乎让哪怕是坐在身边的人都无法听清楚他到底说了什么。但是,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是收到了主人的指示,秦书凯只说了一句,可以给贾仁贵送点礼物了。
  电话里的人立即就明白了自己的任务到底是要干些什么,有些时候,话多并不代表你能干,能把事情干成了,才是真本事。
  吩咐完毕后,秦书凯准备去看马琳。

  马琳从省里回来后,本来直接到红河的,因为又要到市区看望父母和她的姐姐马燕,于是就让秦书凯直接到市区,她在市区等着秦书凯,有重要的事情要协商。
  现在能和肖成国处成恋爱关系,让秦书凯对马琳这个小娘们不得不另眼相看,马琳本来一心求财,即便是主动贴近一些领导干部,最终目的也还是为了钱,这几年到省城后,竟然能从无名小辈混到如今的风生水起,勾搭上了肖成国这样的人做靠山,马琳的钱途和前途看起来都是不可限量的,说起来,这女人以后很有可能对自己的仕途有很大影响。
  正因为考虑到这一层,秦书凯才会把马琳说的话当回事,这女人早已不是当年在普水县主动对自己宽衣解带的小女子了,人家很快就要成为省城核心领导圈中的某位贵妇之一了,想要跟她拉上关系的人,现在应该不算少。
  走的时候,秦书凯把刘志宽叫到办公室,吩咐几句,让他跟自己一起到市区,拜访领导人。
  刘志宽准备好后,两人一起下楼上了车,车悄然发动,轻轻的向前滑行,汇入车河,驶向红河的环城路,然后拐弯,加速,很快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向着普安市区方向飞速行驶,以一百码的时速向前飞驶,耳边只听到一阵阵轮胎与路面摩擦的“沙沙”的声响,可是当车进入普安市和红河接壤的地段时,高速公路的路面就变得坑坑洼洼,凹凸不平了,往来的车辆只得减速慢行。

  有的路段正在进行维修施工,只能是单车道通行,等候通行的车辆排成了长队,高速路变成了“慢速路”。在路面施工的工人懒洋洋,不紧不慢的干着活,有的司机不耐烦的按响了喇叭,长短不一的汽笛声此起彼伏。
  秦书凯见此情景不禁皱起眉头,小声嘀咕着,“怎么回事?这里路况怎么这么差?”
  小蒋笑了笑说,“秦县长,您还不知道吧,这段路一直就是这样,好多年了。听说这段路建成通车不到两年时间就出现了路面破损塌陷情况,不停的修修补补,时好时坏,有时候刚修补完没多久就又坏了,然后又重新修补,劳民伤财。”
  司机小蒋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段路好象是红河具体组织施工建设的,高速公路嘛,油水大。。。。。。”刘志宽赶紧扯了扯小蒋的衣襟,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秦书凯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中。

  秦书凯个人有一个原则,他从来不和秘书或司机等身边工作人员讨论工作上的事情,自从到红河做县长,那么红河的事情,包括眼前这段高速公路也属于自已工作范围以内的事情了。
  车降低速度,随着长长的车龙慢慢向前移动,市高速公路收费站已经遥遥在望了,此时车队却停了下来。前面又有一处路面在维修,路面上设置了禁行标志,只有一股单行道可以通车,刚开始还可以缓慢的通行,后来却干脆停了下来,堵车了。
  此时有一辆车身为兰白两色的警车由东向西驶过,向后面开去。
  司机小蒋诧异的说,“咦,这里不是有丨警丨察在吗?怎么不指挥疏通车辆啊?”
  刘志宽说,“不知道,可能是在执行公务吧。”

  没办法,只好耐心等待,
  过了一支烟的功夫,刚才逆行而过的警车又开了回来,后面却跟随着一辆造型时尚,前卫夸张的红色法拉利跑车,警车引导着法拉利在排队等候通行的汽车长龙旁驶过,直接驶向前面的通行路口。
  警车好象成了法拉利跑车的前导车一样。
  当警车引导着法拉利从车龙旁缓缓驶过时,不禁引来一片惊叹声。“啊,好漂亮的跑车啊,就这车少说也得几百万一辆。”那些站在马路边的汽车司车们用艳羡的目光看着从眼前缓缓驶过的法拉利。
  唉,别的车都不准通行,为什么这辆法拉利可以搞特殊,它可以畅通无阻呢!”司机小蒋有些不满的嘀咕着,他从后视镜里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后排座位上的秦书凯,此时秦书凯面无表情,正在闭目假寐。
  小蒋心想,我这还是开着县长的专车呢,凭什么别人能走我不能走,不行,我得评评这个理。一时冲动,不顾刘志宽的阻拦,推开车门下了车,站在公路中间,一伸手拦住了迎面缓缓开过来的警车。
  警车停了下来,一个头戴大盖帽的丨警丨察从车窗里伸出头来,不耐烦的大声嚷嚷着,“喂,你是干什么的?不要妨碍公务,马上让开!”
  小蒋不但不让路,反而迎面走上前去,对丨警丨察说,“这位同志,请问你们在执行什么公务?为什么别的车都不可以通行,而后面这辆法拉利却可以通行无阻,它难道有什么特权吗?还有前面堵车这么久了,你们当丨警丨察的为什么不指挥疏通呢?”

  丨警丨察被小蒋这番煞有介事的问话给问住了,他瞪着眼打量了一番小蒋,怎么看他也不象是什么有来头的大人物。
  丨警丨察气极反笑,“唉,给你好脸了是吧?!你是干什么的,这话是你该问的吗?我有必要向你汇报工作吗?你马上让开,要不然我告你妨碍公务,对你不客气了!”
  司机小蒋冷笑着说,“不客气,不客气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我不过问了你一句,就算是妨碍公务了?你还讲不讲道理?!”
  两个年轻丨警丨察从警车里下来了,其中一个高个子丨警丨察上前就推了一把小蒋,怒气冲冲的说,“你是干什么的?在这里捣什么乱?!”
  “把证件拿出来!”另外一个矮个子丨警丨察在后面厉声喝道。
  “出了什么事情?”这一声问话低沉平静,却透着一股威严。秦书凯和刘志宽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面前。
  两个丨警丨察打量着秦书凯,器宇轩昂,气势不凡,嗓门不觉降低了几度,“请问这位同志是干什么的?我们正在执行公务,请你不要妨碍我们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