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24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怕什么,该遭报应的不是我么,那也该是我害怕,而不是你!”我说着十分不屑,“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不要以为你仗着自己有张脸,睡了几个导演就能为所欲为!”
  说着我拍拍手朝门外走。
  秦璐璐阴狠狠的在我身后说:“这一切,我一定会加倍还给你!”
  我没理她。

  去公司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是不是问问谢衍生,看他怎么说。
  夹在中间真的挺难做。
  明知道秦璐璐跟他要订婚的,不管我跟谢衍生之间是不是有感情,都好似我真的是个小三夹在那似的。
  可是想想我也是委屈。
  你们要结婚随你们的便,怎么还把我的儿子抢走了。
  这么一想,对秦璐璐那点同情全都消失了。
  我有些提不起精神来。
  这谢衍生不会是又被张碧春支走了吧?张碧春之前就玩过这一招。
  我想了想。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怎么就会那么巧,在领证前一天,就知道谢衍生跟我要结婚了呢?
  这个问题也是第一次去想。
  真的是太巧了。总不能说张碧春掐指一算,诶,我们周五要领证。
  还是谢衍生跟他家里人说了?
  按理说这个可能性根本没有。
  正发呆。小王就拉着我问:“快说说,你们豪门恩怨怎么样了?我刚刚可是看新闻在传秦璐璐跟谢衍生的订婚了!”
  我回头瞥了她一眼,“她们订婚不是挺好的,男才女貌的,又搭配。又有的带出门。像我这样寒酸平庸,看起来,哪里像能嫁入豪门的样子?”
  小王推了我一把,“那你这话就不对了。谁还天生带着能嫁入豪门的脸啊?更何况我们劳苦大众,就喜欢看到卑微的贫民嫁入豪门!懂么你!”
  我对她白了一眼。“这种事情,你就别指望了。贫民嫁入豪门,顶着的东西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小王叹了口气,“跟你说哦,就是旁边办公室一个小姑娘,才被公司高管甩了,特别的悲惨,每天以泪洗面。当时还甜蜜呢,哪知道时间不长就被甩了。”
  我哦了一声,立即劝慰小王,“所以这种白日梦以后要少做,不要以为攀附了个权贵,就能怎么样。尤其是这种高管,对小员工,很多时候真的就是玩玩。”

  小王啧啧的瞪我,“景文你丫这到底是该谁劝谁?”
  我笑,“姐妹透漏你个信息,一会我上去找豪门聊事情,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凑凑热闹。”
  小王白了我一眼,“你可得了吧。我才不去,我现在算是明白了,面对谢衍生那种带点流氓的老板还是需要点勇气的。”
  “为什么?”我问她。
  小王说:“好似听说哪个办公室的室花进去勾引他,衣服都脱了,不仅没成功,还被开了。”
  “谢氏集团出人才,还有这么直接的人!”我说着看了一眼我的微信。
  早上给谢衍生发的消息,他根本没有回我。
  这孙子,到底在玩什么呢!
  趁着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去十五楼找谢衍生,总得问问他能不能安抚一下他的未婚妻,不要为难我。我就是想看看我的儿子,别无他求。
  然而十五楼都去吃饭了,谢衍生根本不在办公室。
  我在十五楼徘徊了一会,脑子疼,就去了卫生间,想洗把脸。
  一推门就撞见了程一曼。
  程一曼正对着玻璃镜子补妆,浓厚的红唇涂了好几层,才满意的抿抿嘴收了起来。

  见我进来,立即换了一副样子,“呦,这秘书用的卫生间,什么时候轮到不相干的人来了。”
  本来就头疼,看到她头快疼炸了。
  我进去后蹲在水池边上洗了把脸,程一曼竟然还不走,站在那边看着我。
  我心想你找甩吧?
  然后我将手里的水拼命的甩了起来,甩了她一身。
  她朝后退了两步,刚要发火,却又变成了一副鄙夷的样子,“承认吧,没做成阿生的秘书,心里很难受吧?景文秘书!”

  对我赤裸裸的讽刺。
  她无非是炫耀她能天天在谢衍生身边?
  果然!
  “天天在阿生跟前伺候着,真是叫人羡慕呢!恐怕被人嫉妒了!”她丝毫不避讳她的得意。
  我不慌不忙的擦干了手上脸上的水,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
  程一曼怔了怔。

  我将钥匙晃了晃,“哎,白天实在是没啥时间。晚上都在床上伺候着,我也实属无奈!”
  程一曼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你撒谎!你怎么可能有谢家的钥匙!你不要以为你拿了一串钥匙出来,就可以蒙骗我!”
  我笑了,真好笑啊。
  往往相信了的人。才会说不可能,才会说你撒谎。
  “那不过是你不敢面对事实。到底是不是,你心里比我还清楚。”我冷笑。
  她伸手就要抢我手上的钥匙,我放回我的口袋里,“秦璐璐至少还是有些背景的明星,她有一定的资本,可以进谢家的门。你程一曼不过就是个秘书,你到底凭什么进谢家?”
  程一曼被我说中了要害,脸上呈紫色,“又何必这么说我,你呢?你比我还不如!至少我们程家还算是上流社会。你景文却是个连背景的都没有的贫民!”
  “那不一样。程一曼,有一点很不一样。”我笑了,甚至愉悦的没法再愉悦。

  “是不一样!”程一曼又恢复了刚才的高贵模样,鄙夷的瞧着我,“因为你连资格都没有。”
  “错了,有一样你们都错了。我从头到尾,从没有想进过谢家的门。但是我需要谢衍生而已。”我淡淡的说。
  谢衍生是小阿生的爸爸,所以我需要他。
  程一曼好笑的看着我,“装什么清高,需要谢衍生。不敢承认你想嫁入豪门?你可以再虚伪一点!”

  我也是好笑的看着她,“我不是私生女,我再穷也不是私生女。不好意思。”
  她脸上更难看了。
  我转过身不再去看她。
  她一字一板,“你根本不可能有谢家的钥匙!”

  我摇摇头,“我拿着钥匙自己开心就行了啊。干嘛要你相信!”
  我没有再去搭理她。
  出了洗手间的门,程一曼的电话响了。
  我在门外清楚的听见她接听了,然后娇滴滴的叫了一句,“生哥,是我,程一曼。”
  我顿了顿。
  程一曼已经推着门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有什么需求么,您尽管说。”
  我承认,心里有些酸涩。

  程一曼得意的瞧着我,刚刚哪怕是我再捏住了她的软肋。现在,她都回击了回来。
  “哦哦,我知道,生哥那你等我,我马上就过去,总部是么?”她说着,掐了电话,斜了我一眼,在没看我半眼,从我面前走了。
  我缓缓走到楼梯口。
  在我不在的时候,程一曼跟谢衍生有多暧昧?
  我想不到,或者说我想到了,也不想去相信。
  往往相信的那个人才会说不,因为她在选择逃避。
  我不正是如此。

  晚上下班。
  没人约,没人送。感慨一下我竟然跟单身狗似的。然后乖乖的坐公交车回去的别墅。
  我在门前要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张碧春跟秦璐璐还在家里。
  小阿生盘坐在地上不知道玩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