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神秘世界,我在另一个空间也占着五号停车位》
第56节

作者: hardyth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30 09:27:04
  卡车虽然宽大,但是一路上非常颠簸。文浩铭上车不久就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他也不知过了多久,感到司机在拍他的肩膀:“小伙子醒醒!我们已经到五通城了!你在哪里下?”
  “哦?”文浩铭睡眼朦胧地看了看夜色笼罩的窗外:“我们走了多长时间?”
  “两个多小时接近三个小时了!”司机说着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晚上十点四十。”
  “那麻烦你把我送到城里最大最好的旅店吧!”文浩铭扭了扭酸痛的腰说:“我要好好休息休息!”

  “好嘞!”司机说完松开刹车,一脚油门朝市中心开去…
  五通城,是中立界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同时也是政治中心。里面聚集着各种商人、执政机构和大型工厂。文浩铭透过卡车窗户仔细观察起这个城市,感觉跟他小时候所居住的县城一样,没有什么高楼大厦,但是房屋密集。虽然已经到了晚上,但是三三两两的人群也很多。有一些道路的水泥地面早已被重型货车碾压得坑坑洼洼,卡车行驶在上面摇摇晃晃,减震嘎吱嘎吱响得厉害。
  日期:2017-07-30 09:28:23
  卡车最终在一个叫做“五通汇客”的旅店门口停下。司机说:“小伙子,这是我们中立界最好的旅社!一看就知道你是有钱人,我们可无福消受,哈哈!”
  “那谢谢你了!”文浩铭说完打开车门跳下卡车。
  “不客气,你给我钱了,我是应该的!”司机笑眯眯地说:“我们后会有期!”说完,卡车一溜烟地开走,排出了浓密的一股黑烟尾气。
  文浩铭走进五通汇客,里面的装修风格非常简约。大厅内水磨石的地板反射着天花板上的灯光,墙壁贴着米黄色暗纹的墙纸显得非常温馨。文浩铭来到前台登记入住两个晚上,使用的是钟钢给他准备好的假身份证。

  他先来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接着倒床便睡。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文浩铭在旅社的饭厅里吃罢午饭,向前台问清楚了五行之塔的去处,他准备先到这个暗世界所谓的大城市里逛逛。
  现在正是五通城最热闹的时候,主干道两边的辅道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不过汽车对于城里人来说还是属于奢侈品,比较少见,偶尔一辆小型的越野车呼啸而过,排气管喷出的青烟让人拂面掩鼻。不过摩托车、自行车和满载的货车却随处可见,货车时不时的一声尖锐的喇叭响把人吓得一跳,看得出这座城市充满着活力与繁华。
  日期:2017-07-30 09:36:04
  文浩铭在一个书店买了一份地图后沿着主街道溜达,当他来到一处告示牌前,看到一群人围拢在那里,对着一张照片指手画脚议论纷纷。文浩铭本打算今天晚上好好休息后明天一早前往五行之塔,现在百般无聊,于是挤进人群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有一人正在从告示牌上撕下一张通缉犯的黑白照片,照片下的文字部分已经被撕掉,从纸张的发黄程度可以判断出张贴了很久。
  照片上的人年岁约三十五岁到四十岁,长相算得上丑陋。板寸头宽脑门高颧骨尖下巴,单眼皮小鼻子大扁嘴,还留着一对淡淡的八字胡,但是搭配得还算协调。照片下面还有几个大大的字粘贴在告示板上,正是此通缉犯的名字“瞿灼”。
  “这人是怎么回事?”文浩铭问旁边正在议论的一位中年大叔,指着告示板上的那张照片。
  “哦?”此人不解地问:“这么轰动的新闻你不知道?瞿灼被抓了!”
  “哦,我确实不知道此人的情况,”文浩铭笑着说:“我是从大黑湾过来的,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来城市里见世面!”

  “哦,难怪!”那人看了看文浩铭两眼又看了看那个正在撕掉通缉照片的人两眼,压低声音说:“无上界那帮家伙只会逮好人。瞿灼是我们中立界的好人啊,杀富济贫,是条汉子。”
  “是啊,”旁边一老者听到也凑过来低声说:“据说他是五行社的一个小头目,好像还是火神雷军灿的一个远房亲戚。”
  文浩铭听到“雷军灿”这三个字,心里升起一股暖意,总算听别人嘴里说出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那位老者接着说:“据说瞿灼是去无上界王宫偷盗五行神兽石,刚回到中立界就被抓了!哎,这下估计难活命了。”
  “唉!”中年大叔也叹了口气,摇摇头说:“他肯定是死,就看怎么个死法。无上界没几个好东西,但愿瞿灼能死得痛快点。”
  日期:2017-07-30 09:40:40
  文浩铭听到这里,心想瞿灼既然是五行社的人,而且去盗取五行神兽石,看来他知道五行神兽石的情况,那就是自己人了,不能见死不救。如果他被带到无上界,那我就无能为力了,如果他还留在中立界,那我倒要想办法救下他。不管这些人说的是否真实,但是无风不起浪。想到这里,文浩铭问:“那瞿灼现在关押在哪里呢?被带回无上界了吗?”
  “嘿,你还真问对人了!”那位老者说:“我儿子就是五行社的人,今早刚回来探亲,他跟我说瞿灼为了不连累五行社的人,一口咬定是自己干的,与别人无关。最后无上界的人就把他关在五通城的监狱,由他们临时看管,今晚就要被送到无上界审讯。”
  文浩铭左右瞄了两眼压低了声音:“那五行社的人怎么不去救他?”
  “唉,”老者叹了一声说:“小伙子,你是独在深山中,不闻窗外事啊!现在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我们都惶惶不可终日。据说无上界的那帮家伙发现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资源比我们丰富许多,而且不依靠五行的生克来运转。因此无上界和地狱界都想着呢。这样一来,对于他们来说,我们这个残破的世界就无所谓了,五行社他们也敢动了!既然他们都想铲除五行社,如果五行社前去救瞿灼,无上界就有借口除掉五行社了!”

  日期:2017-07-30 09:42:41
  文浩铭听罢心想:这个老头怎么知道这么多信息,看来他的儿子确实是五行社的人。想到这里,他决定跟踪这个老者,然后再找机会跟他儿子谈谈。
  “哦,原来如此!”文浩铭点点头,抬头看到那人已经撕掉照片重新张贴了一份通知,大标题写着:“招募五行社成员”,下面是具体的要求:“现在由于五行社的壮大,特降低要求招募成员。男女均可,要求年龄在18—35岁,身体健康即可。有意者请到五通医院体检,拿体检报告到五通城五行社审核通过后即可入社。”
  此告示一贴,立刻围上来许多人,马上告示牌前变得热闹非凡。
  有一个年轻人对那个张贴告示的人说:“现在不需要综合素质考核了吗?只需要是个十八到三十五岁身体健康的活人就行?”
  张贴告示的人不耐烦地点点头,挤出人群骑上一辆摩托车走了。
  “奇怪!”文浩铭身旁那位老者说话了:“五行社招募成员一向非常严格,怎么突然这么低的要求了?我儿子申请了好几次才被收纳。这样的话,三教九流都可以去。那些恶棍、流氓和奸盗之辈也可以趁虚而入!唉!看来中立界要跟地狱界一个德行啰!”老者说完满脸惆怅,摇摇头拨开人群走了。
  文浩铭赶紧尾随其后,拐过两个街口,经过一座桥后,来到了一个巷子里。老者来到一间屋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文浩铭瞧准门牌,在外面晃荡半小时后返回这里敲响了门。
  几秒钟后门开了,是那位老者。他一看是文浩铭吃了一惊,文浩铭也装作吃惊的样子说:“啊,老人家,是您哪!嘿嘿!我们还真有缘分!”
  老人的警觉心一下子提了上来:“怎么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家?是不是偷着跟踪我了?”
  文浩铭连忙摆手:“老人家,您误会啦!我也是五行社的人!我同事前阵子说要回家探亲,跟我说了地址,没想到是您家!”

  老者有点不相信文浩铭,紧张地问:“你既然是五行社的人,怎么会不知道瞿灼的事?把你的五行社徽章给我瞧瞧!”
  日期:2017-07-30 09:43:22
  文浩铭听老者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下,这还是头一次听说五行社徽章,应该是五行社成员铭牌之类代表身份的东西。
  “哦,我被外派在黑风峡谷办事很长时间,一些事情我都不知道。而且我一时走得匆忙,忘记带徽章了。您叫您儿子出来就知道了!”文浩铭边说边想:等这个老者的儿子出来了再说。

  就在此时,老者的儿子从后面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往门外瞄:“哦?老爹!是谁啊?五行社的人?”
  文浩铭透过门缝一看,浑身不禁一抖。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额头上一个十字型的浅色疤痕记忆犹新。这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几天前在牛人会山门前,那人正举着火把与教主周骏交谈,火光照耀在他的脸上,额头上这个十字型的疤痕格外刺眼。正是周骏让此人回五行社以免暴漏身份,也正是此人跟周骏说五行社内很多成员不久将会投奔牛人会。
  此人名叫黄林贵,他此刻也看到了文浩铭,满脸疑惑地打量着对方说:“你是五行社的人?你跟我很熟悉?我怎么没有见到过你?”
  文浩铭也装着打量了一下那人说:“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认错了,不好意思打扰了!”说完,文浩铭面带歉意地朝那个老者点点头转身出了巷子。
  老者探出头见文浩铭走出巷子,赶紧关上门对黄林贵说:“林贵啊,这个小子有问题!半小时前跟我一起看告示,打探瞿灼的下落,然后说什么五行社的人怎么不救瞿灼之类的,后来我走后不到一小时他就敲我家门了!”
  黄林贵听老父这么一说,心想大事不好,既然他打听瞿灼,想必今晚会劫狱。我必须告知无上界的人,然后除掉这小子。想到这里,他赶紧对父亲说:“不好!此人不是善类,没准就是地狱界的探子!我要告知五行社!”说完,他一把拉开门跑了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