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22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了,我们圈内不知道你的恐怕没几个。”她说着笑了起来,“可都是在猜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将谢衍生玩弄在股掌。”
  我听了有些闹心,“怎么能说我将他玩弄在股掌?”
  “你不知道么?谢衍生是圈内出奇的难追,基本上没见他对哪个女人动心或者直接承认过。谢哥哥我见面的少,但是是见过几次的。性子十分的痞,并不按常理出牌,总是能搞出一些花样来。叫人措手不及。”李韩姿说着,打量了我几眼。
  “你这个样子,真的是太普通了,能叫他动心,难怪很多人都大跌眼镜。”她又感慨的说。
  我有些好笑。我这个样子,原来是这么普通。
  “哎,你们上流社会的圈子,我是真不太懂,看来还得好好学学才行。”我说道。
  李韩姿当时就拍着我的手,“放心,别的方面我不敢说,但是穿衣服打扮,我还是有的经验的!我可是模特!听我的准没错。”

  我听了一阵子想笑,真是个不错的姑娘。这么热心。
  我两个聊得差不多了,也吃完了甜点。
  她拉着我的手说:“我蛮喜欢你的性子的,第一次见面,我送你一件衣服吧!”她说着又拉着我去了商场。
  弄得我一点没法拒绝。

  被她拽着就进了商场,进去之后。她就挑了几个专柜的东西扔给我去试。
  换好了衣服,我在镜子跟前照了照,忍不住有些吃惊。
  李韩姿果然是挺厉害的,她的眼光十分独到,她挑的衣服显然更好的衬托了我的身材,将我的缺点都掩盖了起来。
  我照着镜子,她拍着手说:“恩不错,你底子果然还是不错的,再试试这几件。”
  我又进去试衣间。

  再出来的时候,她似乎在打电话。我就在镜子跟前照了照。
  才转了一圈,突然看到镜子反射出的一个人影。
  那人影似乎也在欣赏我身上的衣服,扶着嘴唇像是在评价。
  只是一眼,我就离不开那个视线了。

  我猛然回过头去找,可是身后根本没有一点其他人。
  再回头。那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皱着眉,我脑海里有些空白。
  这个人,我见过一次。
  那一次,是跟禾雪在厕所门前。
  他带着面具,小丑面具。
  这一次,他带着的仍是面具。
  是夜叉面具。
  李韩姿打完电话回来,看了我一眼,顺着我的方向找过去,“看谁呢?怎么你看见全哥哥了?”
  我摇摇头,“没有,好像看到个人影,很奇怪的影子。”
  李韩姿没当回事,摸着我身上衣服的料子说:“啧啧,就这件了,特别的适合你,能把你文静一点的气质凸显出来。也是怪了,你长得文静。可是说话有时候跟刀子一样。”
  我笑起来,“这就是人不可貌相,我这种人,容易被逼急了跳墙,一跳墙,就乱说话。”
  李韩姿说:“这样挺好的。为什么要掩盖自己呢!再说了,现在这社会,绿茶婊心机婊白莲花那么多,你不说,她就觉得你傻。至少我喜欢你这样的。”
  她说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或者那不过是因为我从来不敢像你这样说话吧。”

  我一手拉住她,“各人各性格,各有各的好,何必太过执着呢!”
  她特别亲密的将手插进我的手臂,“恩,也是!走,付钱去。我一会还得跟全哥哥说,这是我送嫂子的见面礼。”
  我哈哈笑起来。
  再回去酒店,全修杰跟哈超两个人在楼下等着我们。
  见我们过来,他摆摆手。
  “怎么在这里呢?”李韩姿说着就亲密的拉住了哈超的手,没有嫌隙的样子叫人生妒。
  我上去也装模作样的拉住全修杰,说:“对啊,谢恒升呢?回去了?”
  全修杰点点头,伸手抚了抚我的头发。语气宠溺,“去哪了,怎么这么久。”

  我撇了撇眼睛,将手提袋拿给他看,“你的亲妹子非得送我件衣服。我就笑纳了。”
  全修杰微微抿了抿嘴,“叫韩姿破费了。”
  哈超搂着李韩姿。对我们说:“太晚了,大家都回去吧。谢谢大家今天赏脸来我跟韩姿的饭局。下次有时间再聚。”
  我们纷纷点头,说好好。
  李韩姿对我眨眨眼,就跟哈超上了跑车走了。
  我舒了口气,心里惦念着的都是谢恒升。
  再这样下去,真要爱上他了。

  回去的路上,全修杰问我要不要住在他那边。
  我摆摆手,“送我去谢家吧,晚上我去看看儿子。”
  他明白,就调转了车头朝着谢家的别墅去。
  “谢恒升走的时候没有再说什么么?”我问全修杰。
  全修杰摇摇头,伸手抚了抚我的头发,对我说:“他不说话才十分的有问题。如果我没有看错,他已经知道你是谁了。这一仗你躲不掉。”

  我心里跟着一哆嗦。
  这还真是闹心。
  谢恒升跟谢衍生的关系并不好,如果去辱骂一番,谢衍生必定受辱。
  我心里这个小鹿跳了跳。
  到别墅门前,已经快十一点了。
  我才从车上下来,就看到门前站着个一脸黑气的谢衍生。
  那直挺挺的样子,都像是黑水镇的死尸了。
  看出来是他,我也吓了一跳。
  朝后退了两步,他冷哼了句,“见到我跟见到鬼一样?”
  我拍着小胸脯,并没理他,而是对身后的全修杰摆摆手,“这么晚了。你快回家吧。”
  全修杰并没有走,而是从驾驶室望着谢衍生,谢衍生也目不转睛的瞧着他。
  没一会,全修杰才踩了油门走了。

  我心想刚才那是什么样的心灵交汇,可惜没看懂。
  不过这会管不了那么多了,垫着钥匙小心翼翼的朝大门走。
  谢衍生一手拦住我。将我摁在了大铁门上。
  “景文你今天晚上下班到现在,都跟全修杰在一起鬼混?”他质问我。
  我瞥了他一眼,“什么叫鬼混?我两正常的吃饭好么。”
  “你知不知道你是谁的贴身秘书,你就乱出去吃饭。”他立即有些火气冒了出来。
  其实晚上担心过这个事的,就怕他回来质问我,作为他的秘书。怎么乱跑。
  只是全修杰叫我没法拒绝,我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心想没准谢衍生不是这么想的呢。

  结果,他还是这么想的。
  我立即好声好语的跟他说:“没啊,我知道,但是偶尔也得请个假不是。再说了,全修杰今天有事情找我。我不好意思推脱,他可是你的好朋友,万一惹恼了他,不也得罪你了么。”
  谢衍生一手捏住我的下巴,薄唇微抿,“真是好理由!”
  然后狠狠的甩开我,“你明知道小阿生每天哭闹着要你,你还这么晚回来!你知不知道他晚上哭成什么样子!”
  说的我当时就揪心了。
  但是转念我又有些生气,“如果不是你们强取豪夺,他不会一直哭闹着要我,他本来可以很幸福!”

  谢衍生被我说的手臂都僵直了。
  继而他狠狠朝我身后的铁门踢了一脚,转身进了别墅。
  我才喘了口气。
  哎,晚上要不是全修杰这么特殊的情况,真该先回来看看儿子。
  我匆匆忙忙的跑上楼,去找小阿生。
  他正在屋子里睡着,长长的睫毛上面都是泪珠,看起来像是才哭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