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6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吧,听人劝吃饱饭,那就暂时先这样。”楚天齐接受了对方建议。
  何志平拿出一张纸,平铺在楚天齐面前:“楚市长,请您从里面选一个手机号码,本来早就应该让您选,但这两天一直没有好号,这才拖了两天。”
  在离开许源县公丨安丨局的时候,楚天齐把那部公丨安丨局统一配备的手机连同号码全留下了,只带了自己那个私人号码,用的是欧阳玉娜送的那部手机。他现在也正需要一个当地号码,考虑着市里应该会统一配号,这才没有急于去邮电局办理。
  看着纸上那些尾数三个“8”、三个“6”的数字,他都直接略去了。自己又不做生意,没必要讨那种所谓的吉利,只要好记就行,最后他选了一个后四位是“0123”的号码。
  何志平请示完所有事情,转身出去了。
  可能是心理作用,也可能是这些家具确实够气派,坐在这样的屋子里,楚天齐顿时有了一种市委常委的感觉。坐着高档的老板椅转了几圈,又里外屋走了两个来回,楚天齐觉得心里美滋滋的。他不禁心中揶揄着:自己也太肤浅了吧。
  尽管觉得自己好笑,但楚天齐还是颇有些自我陶醉。

  正自陶醉着,“笃笃”,屋门被敲响。
  会是谁呢?尽管有疑问,但楚天齐还是坐正身体,故作威严的说了声“进来”。同时拿过一张报纸,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屋门被轻轻推开,一个人走进屋子,说道:“楚市长好!”
  听到声音,楚天齐猛的抬起头来:“好小子,你怎么才来?”
  进屋的不是别人,正是几日不见的厉剑。厉剑面带笑容,走到办公桌前:“市长您好,没有提前和您预约,请见谅。”
  虽然对方是和自己调侃,但楚天齐心里也美滋滋的,便也笑着说:“厉剑同志,我可是跟你约定三日办结,你怎么现在才到。你现在是市政府的人,不是在小县城,你的觉悟和素质还有待快速提高。”
  “是。”答了一声,厉剑坐到对面椅子上。
  楚天齐盯着对方:“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晚了两日?”

  “就是,就是那个小厉老是故意难为我,来来回回让我跑了好几趟,这才拖了下来。”厉剑说的有些结结巴巴。
  楚天齐似笑非笑的说:“哦,我明白了。”
  “不,不是您想的那样。”厉剑的脸还红了。然后忽然神秘的说,“局长,不,市长,真没想到啊,您一下子就成了副市长,竟然还是市委常委。”
  楚天齐脸色一沉:“什么意思?听你的语气,我好像还不够格啊。”
  “够格,太够格了。”厉剑嬉笑着,“就是好像缺点什么。是不是应该对门有一个秘书,进门先得经过他那一关呀。”
  “笃笃”,敲门声响起。
  屋内二人立刻神色一整,厉剑还迅速站了起来。

  楚天齐则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何志平走进屋子。他稍微楞了一下,走到办公桌前,说:“楚市长,下午两点半,六楼第三会议室政府班子成员会,研究当前经济形势。”
  “哦,知道了。”楚天齐答了一句,然后一指厉剑,“何主任,这位是厉剑同志,随我从许源县调来,你帮他办一下入职手续。”
  “厉剑同志,你好!”打过招呼后,何志平再次对着楚天齐说,“楚市长,您有什么具体指示?”
  “按规定办。”楚天齐接着补充了一句,“他以前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办公室副主任,也是我的专职司机。”

  “好的,楚市长,那我尽快安排。”说完,何志平退出了屋子。
  楚天齐知道,何志平去请示陈奎了。
  十四日下午两点半,成康市政府班子成员会,在政府六楼第三会议室召开。会议由政府市长陈奎主持,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全部参加。
  虽然楚天齐与众人那天已经见过面,但在会议开始时,陈奎还是再一次正式而隆重的介绍了他。
  会议进入了正式阶段,由常务副市长介绍上半年经济数据,并与去年同期做了对比,还列举了一些客观因素。
  接下来,市长陈奎提问,就一些数据向相关分管领导做质询。
  这几天和陈奎见面,陈奎总是笑容可掬,但今天一板起面孔来,还真是威严了许多。楚天齐不禁暗道:看来也未必是善茬。
  提问一番之后,陈奎拿起几张表格翻了翻,威严的脸上更添严肃,他沉声说道:“年初的时候,我代表市政府向市委常委会做了承诺,一定圆满完成目标。可今年已经过去七个月,却只完成了全年预定任务额的一半,整个形势非常不容乐观。当然,这是一个整体情况,各个分项工作也不尽相同,有的超额完成了按月推进目标,有的基本完成,有的却差了一大截。大家都看看,是哪项工作滞后,是谁拖了后腿?”说到这里,他停下来,目光缓缓从众人脸上扫过。

  楚天齐注意到,现场众人脸色各异,有人表面平静但嘴角带着笑意,有人眉头紧锁、面色沉重,还有人面无表情、事不关己的样子。
  “说说吧,到底能不能完成?完不成怎么办?谁去向市委交待?还需要我直接点名吗?”陈奎盯问着。
  这次众人神情有了变化,目光都投到了现场唯一的女性身上。楚天齐知道,那个女人叫管丽颖,是分管农业副市长。
  管丽颖说了话:“市长,到目前为止,农业数据不太理想。这里面有工作不到位的因素,不过也有一些其它客观因素。”
  陈奎鼻子“哼”了一声,不知是代表“听着呢”,还是在表示不屑。

  见市长没有开口,管丽颖继续说:“市里的几个农业试点项目,具有很强连贯性,不是可以在一年内完成的,少的三年,多的五年。现在那几个项目都处在中间年度,既需要继续加大投资,但又基本见不到收益,因此入不敷出,数据自然要受影响。”
  “管市长,那几个项目去年和前年也没见收益,不过好像目标任务完成了。”陈奎接了话。
  管丽颖忙道:“那主要是因为项目前期争取了上级专项资金,需要县里配套的资金就少的多。另外,今年数据不好,明年肯定能超额完成,平均下来,都能达成目标。”
  陈奎“嗤笑”了一声:“哦,那就是怪上级没给钱了,看来还是我这个市长的责任,没有要来钱呀。按你的意思,是不是可以把明年的数据借到今年来?我可以这样向市委汇报吗?定野市委会不会答应呢?”
  管丽颖急忙解释:“不是,我就是说一下客观因素,还有别的原因……”
  陈奎打断对方:“管市长,我记得年初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为了能分管农业,不惜请定野市委领导过问,你也是拍着胸脯保证的。”
  “噗嗤”,有人笑出了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