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18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抱着小阿生也一直哭。
  小阿生还是妈妈的叫着,生怕我一会又走了似的。
  直到门被打开。
  我抱着小阿生回过头去,看到谢衍生站在门前。
  他表情玩味,迎着阳光,更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半晌冷冷扔了一句,“下来吃饭吧,别哭这么大声。以后你都能见到他。毕竟爷爷给你撑腰。”
  他说着转身就走了。
  我回头看向小阿生,“乖,不哭了,妈妈给你穿衣服。你跟妈妈好好说说,在这里开不开心?”

  我一边给小阿生穿衣服,一边问他话。
  小阿生口吃还算伶俐,说话也很清晰,一点不似同龄儿童那般胡乱。
  他跟我说,秦璐璐每次偷偷摸摸的见到他都叫他滚远一点,看到就闹心,然后当着谢衍生的面就对他百般讨好。
  其实秦璐璐抱都没有抱过他,所以小阿生特别讨厌她。
  可是奶奶张碧春总是一见到他就逼迫他管秦璐璐叫妈,他每次都不肯,奶奶有一次气急了,还打了他一顿。为此他特别讨厌奶奶。
  他说爸爸一直很好,每次回来之后,都不允许别人碰他,还有就是佣人素锦,特别的好,他喜欢素锦阿姨。
  我大概知道,他平时都是跟素锦在一起的,谢衍生回来,他就跟在谢衍生身后,谢衍生必定是亲爹,不可能不护着他。
  小阿生又说:“就是不可以跟爸爸提到妈妈,爸爸会生气,会凶阿生。”
  我瞥了他一眼,“你跟他说什么了?”
  “我跟爸爸要妈妈。爸爸就会生气,说妈妈不会回来了,妈妈是个负心汉。”小阿生嘟着嘴说:“妈妈才不是负心汉,妈妈是最好的人了。”
  我笑起来,对着他的小脸亲了亲。
  小阿生多了不少新衣服,这房间布置的也非常的好看。玩具堆得到处都是,可以看出来,都是哄小阿生开心的。
  我问他,“衣服都是谁买的丫?”
  “奶奶,奶奶买衣服还买玩具给我。但是奶奶会说妈妈不好,阿生不喜欢奶奶。”小阿生想了想又说:“可是奶奶会买好多玩具。”
  我听了想笑,到底是自己的亲孙子,张碧春也没有如何过分对待。
  穿好了衣服,就将小阿生抱下床,下楼去吃饭。
  我没在的期间,他自己爬楼来回跑,倒是特别娴熟。没人管,他就一口气跑到了楼下,到餐桌的时候,对我招手,“妈妈,我们是不是吃过早饭就回家?”
  我走下楼去。看到谢衍生也在餐桌上,周围几个佣人,甚至都没有看到谢尔顿。
  小阿生又扒拉着我的手,“妈妈,是不是吃过饭我们就回家了?”
  谢衍生终于冷着脸哼了一句,“你家在哪呢?”
  小阿生说:“有外公外婆的地方就是家,你不是去过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谢衍生却显然特别不高兴,“之前还吵着要爸爸,有妈妈了,爸爸就不要了?”
  小阿生看着谢衍生,一脸不明白,“那爸爸不跟我们回家吗?”
  谢衍生被问的怔了怔。继而说:“爸爸在的地方不是家吗?你都住了这么久了,只知道要妈妈。”
  小阿生还待反驳,谢尔顿从楼上下来了,看到小阿生脸上都是喜悦,“小阿生啊,你怎么今天起这么早呢。”

  小阿生朝着谢尔顿跑过去。“增爷爷,爸爸凶我。”
  我的小阿生,总是能适时的撒娇。
  谢尔顿下来之后,我毕恭毕敬的叫了声爷爷。
  小阿生眨巴了下眼睛,抱住他增爷爷的脸亲了一口,“增爷爷,你是妈妈的爷爷?”
  谢尔顿点头,“恩,怎么了?”

  “那增爷爷要管教妈妈,不许乱跑,要陪着小阿生,不能把小阿生丢了。”小阿生抱着谢尔顿不停的撒娇。
  谢尔顿笑了起来,揪他的小鼻子,“好,那得看看你爸爸的表现。”
  我在旁边怔了下,怎么能说看谢衍生的表现呢?
  还没来得及问,谢衍生一脚踹向我旁边的凳子。“发什么呆,你现在是私人秘书,还不赶紧去拿早饭。”
  我赶忙急匆匆的朝厨房跑。
  还没去过厨房,真不知道长什么样。
  可是一进去,我就拍着大腿。我怎么这么听话,他叫我过来拿早饭我就拿早饭?
  他那么多佣人是干嘛吃的!

  不过都到厨房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准备早饭出去吧。
  小阿生早上喜欢喝牛奶,但是还打了豆浆了,这货估计一定没怎么喝豆浆。我想着将豆浆也端出去了。
  才放到桌子上。小阿生跟谢衍生同时拍桌子。
  “不要喝豆浆!”

  我登时就笑起来了。
  他们两个还真是一个样子。
  谢衍生见我笑,眉头跟着舒展了开,对着我斜了斜嘴。
  小阿生嘟囔着嘴,“讨厌喝豆浆。”
  我板着脸对小阿生说:“豆浆是好东西,你必须喝一点。如果不听话,妈妈不喜欢你。”
  谢衍生也斜了斜嘴,推了推面前的杯子,“我不喝。”
  我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说:“爱喝不喝。”
  谢衍生的脸就变了颜色。
  他一脚又踹向我旁边的凳子,“景文。这是你一个秘书该说的话?”
  我一听,咧开嘴笑了笑,走到他身侧,将豆浆拿到他嘴边,“亲爱的,那你也喝一点,如果不听话,我会下毒弄死你!”
  谢尔顿突然噗嗤一口喷了出来,他颤悠悠站起来,“小阿生,走,陪增爷爷去散散步。”
  小阿生立即拿着面包走到谢尔顿身边去,一蹦一跳的跑了。
  餐桌旁边就剩下我跟谢衍生两个人。
  这一下子我反而局促起来。
  谢衍生咳了咳,指了指桌子上的面包,“喂我。”
  那面包就在他手边,他竟然叫我喂他?
  我眨眨眼睛,“你确定——”
  “景文,你别叫我今天就将你撵出去。”他立即睁圆了眼睛看我。
  我只好将面包拿了,送到他嘴里。
  他咬了一口,十分不耐烦的说:“你不是这么喂小阿生的。”
  我看着他。简直想拍死他,“谢衍生你当你自己是小孩子吗?”
  谢衍生叹了口气,伸手对我说:“把钥匙还我。”
  我明白,他这个意思是别想再做秘书了。
  我只好又老老实实的喂他,“来。乖,张嘴,恩就这样,这个很好吃的,有营养。可以让你快快长大!越来越老。”
  我说着自己忍不住憋笑。
  谢衍生也不生气,指了指杯子,“只知道喂面包,不渴吗?”

  我将杯子端起来,送到他嘴边,“来,慢点喝,别呛到,要不然会呛死的!”
  他喝了一口,十分不耐烦的说:“女人喝豆浆养颜。男人喝豆浆干什么?”
  “跟韭菜一样壮阳。”我胡诌了一句。
  谢衍生一口喷了出来,“景文!”

  我拿着面包对着他的嘴又塞过去,“来嘛,慢慢吃,乖。张嘴。”
  谢衍生不耐烦的推开我,“滚,我上班去了。”
  我瞪了他一眼,“上班就上班,你不耐烦什么。”
  他回头鄙夷的瞪了我一眼。“景文你就是个白眼狼!”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去二楼换衣服了。
  没一会我听见车库车启动的声音,估计谢衍生已经准备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