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6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摆摆手:“无需那么麻烦,把床上用品之类换成新的就可以了。没必要要花那钱,也省的扰民,还耽误你的时间,这样就挺好。”
  “新的床单、被罩、枕巾、拖鞋、洗漱沐浴用品,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住的时候给您换上。”何志平脸上露出笑容,“楚市长这么平易近人,体谅下属,实在令人敬佩,我听您的,不搞装修。只是有些物件还是要换一换,不能让您用旧的。”
  楚天齐一笑:“随你便吧。”
  “谢谢楚市长!就请您再坚持几天,我会抓紧去办的,尽量少耽误您的时间。”说着,何志平话题一转,“陈市长专门要求,要照顾好楚市长的工作和生活,您有什么需要,或是有我没做到的,您尽管吩咐。”
  答了声“好”,楚天齐站起身,向外走去。
  何志平跟在身后。
  走到门口的时候,楚天齐转回身:“对了,帮我弄一个能打铃的小闹钟。”

  何志平回答:“好。我昨天也注意到了,您的房间缺少这个。今早上我刚买回来一个,一会儿就给您送过去。”
  楚天齐道:“我自己拿上就行,你现在去取吧。”
  何志平略微迟疑一下,答了声“好”,快步走去了。
  楚天齐笑着摇摇头,心里话:干什么都不容易,尤其办公室主任这活更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反正自己就不愿意做这个职位。

  返回屋子,关上房门,楚天齐拿出手机拨打起来。手机一通,他便说道:“薛书记,您现在方便吗?我想向您汇报工作。”
  “我在办公室,你现在就来吧。”手机里传出薛涛的声音。
  看到楚天齐进屋,薛涛指了指对面椅子:“楚市长,坐。”
  “谢谢书记。”楚天齐微笑致谢,坐到了对面椅子上。他发现,今天薛涛穿的是黑色职业套裙,昨天是银灰色套装。
  看到楚天齐手里的小纸盒,薛涛笑着说:“这是什么?不会是给我送礼吧?”
  知道对方在调侃,楚天齐忙道:“小闹钟,预防误事。刚才拿上小闹钟后,就直接到您这了。”
  薛涛“哦”了一声:“时间观念就是强,很好。昨天休息的怎么样?”

  楚天齐回答:“很好,睡的很香,谢谢书记关照。”
  “那些事都是老陈让人做的,要谢就谢他吧。”说着,薛涛话题一转,“有什么事吗?”
  “我初来乍到,又没有做常委经验,首先就想到了您这个市委班子的班长。”楚天齐说出了此行目的,“请您多多指教,带带我这个新兵,我还只是个小学生。”
  “太谦虚了,小学生要是真能有你这水平,那不是逆天了吗?没经验没什么,谁也不是天生就什么都会的。”薛涛一笑,“再说了,有部里主要领导随时指点,你什么学不会?定野市委常委的水平,岂是我这个县处级可以望其项背的。”
  什么意思?对方是在挑理,还是在试探什么?楚天齐虽然有疑惑,但还是满脸诚意的说:“薛书记,定野市委领导是对我多有指导,但他也教导我,要我多向班子班长请教,他说从班长那里往往能学到更切实际的经验。在我到成康之前,他还特意强调了这点,他说能遇上一个非常有水平的班长实属不易,尤其女性更是凤毛麟角,要我倍加珍惜。”
  “哦,哈哈哈。”笑过之后,薛涛说,“我做为这个班子的班长,有义务帮助每一个班子成员,只要肯虚心学习,很快就会进入状态。以你的天资和聪明程度,又能积极向组织靠拢,那你的进步一定神速,说不定还会后来居上呢。如何履行好市委常委的职责,也没有定法,需要你认真观察和仔细揣摩。当然了,我也会不时对你指点,不过我有时事多,记性也不好,还需要你时常在边上看着,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时问我。”

  这话就有意思了,楚天齐当然听的懂,他马上道:“谢谢薛书记,只要您肯帮我,我就放心了。”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也要看个人的造化。”薛涛话题一转,“不但你要学习,我也需要学习,也时常需要得到上级领导的点拨。”
  楚天齐不由一怔,但随即道:“薛书记您真是谦虚,我想时机成熟的时候,上级领导肯定也会想到薛书记的。”
  “好,好,我们都要学习,共同进步嘛!”薛涛显得很是高兴。
  “笃笃”,敲门声响起。
  薛涛收住笑容,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一个女孩走进屋子。女孩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白色翻领半袖衬衫,黑色过膝套裙,银灰色皮鞋,五官样貌中等。她径直走到办公桌前,低声道:“时间到了。”
  薛涛说了声:“车上等我”,
  女孩答了句“好的”,把办公桌上的水杯和一个带笔的笔记本,装进公文包,走出了屋子。
  “楚市长,我马上要去定野开会,以后机会多的是,欢迎多来走动。”说着,薛涛伸出了右手。
  “一定,一定,谢谢书记!”楚天齐和对方握手之后,退出了书记办公室。
  来在楼道里,楚天齐停下*身形,长嘘了一口气,然后才继续向楼下走去。
  虽然刚才仅仅十多分钟的会面,但楚天齐感到了压力,这个压力既来自对方,也来自自己。看似薛涛在闲聊,但却句句都有内涵。薛涛既对自己和程爱国的关系有疑惑,也期望通过自己攀上程爱国,同时也要自己时刻向她靠近。看来这个女人,是一个权力欲极强的人。
  自那天被程爱国约见后,楚天齐就在想一个问题,如何与县领导处好关系。虽然到任何单位都涉及这个问题,但却又有区别。
  那些市直属局机关,往往都是局长为主,局长是真正的一把手,集人事、财务等重要权利为一身。局书记往往只是一个辅助,做务虚的工作要多,没有什么实权,至于局里副职就更不能和局长相比了。而且好多局更彻底,干脆局长、书记由同一人担任,形成了绝对的一把手。即使个别地方有主弱副强现象,但从职位设置及行政级别上就分出了大小个。
  而县里就和那些局机关不同,县委管组织人事关系,管意识形态,说白了就是管人、管官帽子、管思想意识。而政府却管财政,领导和指导全县经济工作。人事和财政有效分离,这样可以互相监督,更利于组织和相关工作的良性发展,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造成了两股势力。虽然县委书记是人们通常认为的一把手,而且相关章程也规定“政府工作要在丨党丨委领导下”,但县委和县政府往往却是两股相若的力量。这两股力量一般都能维持相对平衡,推动各项事业向前发展,但争斗却是不可避免的,区别只是可控不可控而已。因此,自然就形成了书记派、县长派,具体到每个地方又会略有区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