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15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点怔,闷着头还是问了一句,“我们这是去哪?”
  谢衍生斜了我一眼,“你缠着我做秘书。不就是这个目的。当我傻么!”
  我登时就没说话了。
  他说的对,但是我没当他傻。
  他脸上露出疲惫,一点遮拦都没有,靠在椅背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我没说话。只是揪着手指头。
  心里说不出的着急,因为一会就要见到我的儿子了。
  很快,老秦就开到了地方。
  车库门打开,老秦将车开进去。

  我没来过这,下了车,就不停的张望着里面,往常这个时候小阿生应该睡着了。
  我想着,谢衍生已经大步走了过来,皱着眉头问了我一句,“钥匙呢?”
  我将钥匙拿出来。
  他拎着钥匙。走到大门口,对我说:“这些钥匙是这栋别墅所有的门的。除了顶层的一间阁楼你别碰之外,其他都可以去。”

  我这才明白,他是给了我别墅的钥匙。
  “我没说你不是私人秘书,只不过你只负责晚上。”他说着将钥匙扔给了我。
  虽然这不是邪恶的时候。可是这句话着实叫我邪恶了下。
  负责晚上什么部分?
  我跟在谢衍生身后,特别的安分。因为我知道,我一会一定能见到小阿生。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也一定能。
  这时候跟了一个佣人过来,见了我。先是怔了一下,但是仍对谢衍生说:“少爷回来了,洗澡水夜宵都准备好了。”
  谢衍生嗯了一声,指着佣人跟我说:“这是何嫂。晚上到底要如何伺候我起居,她会告诉你。”
  我嗯了一声。
  何嫂对我点点头。但是眼神闪烁,显然很多话想说。可是她反复看了谢衍生两眼,都没有说出口。
  我知道,她忌惮谢衍生。
  如果没有记错,这个何嫂还是那天张碧春身侧的人。
  谢衍生对何嫂说:“不着急,等我睡了,你慢慢告诉她。她也聪明,一次就足够了。”

  说着,谢衍生就上楼了。
  我跟着他一起走了过去,何嫂则立即跟在了我们身后。
  二楼一排都是房间。他不慌不忙的一直走到最里面一间,停下来。
  并没有说话,好半天,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门。

  门里面开着一盏昏黄的灯,灯下。一张精致的儿童床上,睡着个可人。
  我的心跟着就揪了起来。
  小阿生,我的小阿生。
  已经半个多月不曾见到,总觉得他瘦了很多,睡觉的时候,应该不开心,眼角都是湿润的,还沾着泪珠。
  我看了就心疼,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没有叫自己过去抱着他。
  谢衍生进去后,我抬脚也要进去。
  何嫂跟着就拉着我。语气有些严厉,“你不允许进去的,只有少爷可以进去。”
  我登时就黑了脸。
  谢衍生回头看了何嫂一眼,语气十分嫌恶,“她是我的贴身秘书。不是你的!”
  何嫂还要说话,谢衍生冷笑,“不要仗着我妈帮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明天自己去领了工资滚,我倒是要看看。我妈能不能保得住你!”
  何嫂登时脸色就不好看了,当时跪下就要求饶。
  想必这谢家的工资给的可不低。
  谢衍生指着嘴唇示意她别说话,将我拉进去之后关了门,将何嫂关在了门外。
  谢衍生瞥了我一眼,“不要以为我是因为你,我只是讨厌在谢家有人威胁我的地位!”
  唔——
  我竟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我跟在谢衍生身后,悄声走到小阿生身侧。
  小阿生的小嘴动了动,显然是做了什么美梦了。
  真好,以后晚上回来都可以看到他了。
  我想着忍不住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只是一下就舍不得松开了。跪在床边,眼泪强忍着没有流下来。
  为了他,我可以放弃这整个世界,只要他好,我什么都可以不问。
  谢衍生安稳的给了我一点时间。
  我仿佛看不够似的,完全忽视了身后的谢衍生。
  没一会,谢衍生拉了拉我,“走了。”
  我恋恋不舍的站起来,跟在谢衍生身后悄声走了出去。

  何嫂此时已经不在门外。
  我心想,谢衍生既然刚刚说了。何嫂是仗着张碧春的关系,那不会已经去通风报信了吧?
  谢衍生出来之后,将门带上,脸上冷了冷,继而对我说:“做我的私人秘书,可是没钱拿的,你白天还是老老实实的在文案那边挣你的工资。”
  我一听倒是合了心意。

  毕竟我还是喜欢我的本职工作,并不是真的想做谢衍生的秘书。为了能看到小阿生,我才不得不低声下气的求他。
  我跟在谢衍生身后,他跟我说:“晚上回来,我是要吃宵夜的,宵夜厨房有人煮。如果喝了酒,就得有醒酒汤,如果饿了,得有可口的点心。还有,晚上是要有人伺候我洗澡换衣服的。当然既然你来了,晚上我也许还会加点别的东西。”
  我恩了一声,默默的记下来。
  唔——可是这加点别的东西,是加什么?

  也来不及去问,他又吩咐我:“早上我起来的不早,吃的东西却很多,当然厨房会准备,如果不高兴了,我肯定随时换。你得跟厨房问清楚了,我喜欢吃什么,小阿生喜欢吃什么。问清楚了再准备早饭。”
  我估摸着,我做的事情,跟保姆没啥差别。
  突然谢衍生冷了脸,从二楼瞧着一楼的大厅,“这个何嫂还真是好本事,竟然能这么快请来老佛爷。不是去新加坡了,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我怔了怔,就看到一楼的客厅上,坐着张碧春。

  张碧春有一种特别的气势。
  那是一种,她不需要开口说话,就可以压倒人的气势。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就可以让对手迟钝一下。
  她不似何夫人那般轻浮,有着沉淀和积累。这些绝不是一朝一夕的。
  就如她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成功的抢走了小阿生,而我用了一个半月,都没有猜到,她到底会怎么样抢走我的儿子。

  看到她,我的心跳跟着就漏了半拍,整个人都有些晃悠。
  我承认,我怕她。
  因为我不还不够强大,我现在还没有资本。
  如果是之前,还是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样子。也许我可以从容不迫,不急不缓。

  可是现在,我没有那个资本。
  因为我现在有所求。
  小阿生就是我所求,偏偏小阿生是她的亲孙子。
  人就是这样,如果没有软肋。你可以说你天不怕地不怕,如果你有了软肋,什么都会成为打败你的刺。
  我捏紧了手,想叫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心跳却告诉自己。我真的平静不下来。
  谢衍生回头对我挥挥手,示意我下去,然而看到我的样子,他怔了下。
  也许他感觉到了,我并不是那么镇静。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他拉了我的手一把,手心的温度直直的传到了我的掌心,那里连着心脏的某个地方,就安稳了一下。
  他很快又松开,好似刚刚只是在提醒我。“想什么呢!还不下去。”说着他转过身去,没有再理我。

  我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捏了捏我的掌心。
  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