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7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面鸦雀无声。金友明低着头,目光停留在他那只金闪闪的手表上,一动不动。梁健眯了眯眼,点了他的名:“金友明,你来说说看!”
  金友明猛地太土,啊了一声,显然没想到梁健会点他名。他直起身子,往前坐了坐,支吾着。半响后,才憋出一句话:“刘副市长的事情,我们目前还在调查。据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的话,是那些旷工不满意煤矿被关闭,所以聚众闹事。不过,我们也是有责任的,是我们没有保证好刘副市长的安危,对此,我代表我们区政府跟梁书记道歉。”说着,还真要站起来,给梁健道歉呢。
  梁健也没拦他,静静地看着他演完这场戏,然后忽然问:“我听说,要关的那两个矿,承包商是你金友明的小舅子?”
  金友明脸色微微一白,旋即就立即故作惊讶地叫到:“有这回事?是我小舅子?梁书记,这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
  “是吗?”梁健淡淡反问:“那我怎么还听说,前天晚上,你和你的小舅子一起请了关明和许卫军他们吃晚饭!你怎么解释?”
  “这个……”金友明的眼珠子飞快地转动着,几秒后,无赖地回答:“刘副市长他们来我们小店区办事,我这作为东道主的请他们吃餐饭,也不过是想尽尽地主之谊。但是刘副市长和您的秘书小沈同志都没来,就只有关副局长和许助理来了。我小舅子是那家饭店的老板,他这人又会说话,会搞气氛,不像我嘴笨,不会说话,这叫上他,有什么不妥吗?”

  还嘴笨?这一连串话说得梁健都找不到反击的点。梁健眯着眼睛看着这金友明,没说什么,几秒后,转头问欧明:“刘副市长被打了这么大的事情,这都一天一夜了,你查出什么了?”
  欧明和这金友明,他们应该早就串好口供,就等梁健问了。欧明回答:“这……刚才金副区长也说了,最有可能原因,应该是因为那些旷工不希望政府关闭煤矿,情绪一激动,就闹了起来。其实,当时那些人也没怎么样,就是有些推搡,倒也没打起来。刘副市长到底是个女人,一时没注意,就受了点伤。不过好在伤势不大,要不然我还真是没脸见梁书记了!”
  梁健盯着他,看了一会,笑了。
  欧明先他笑得莫名其妙,心里没底。低着头,暗地里给金友明打手势。金友明却低着头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给谁发信息。
  梁健招手叫过沈连清,告诉他,让他给刘韬打电话,让她现在就过来。
  刘韬过来之前,梁健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会议桌前,看着眼前这些人。大约一刻钟的时候,忽然在角落里的翟峰忽然站了起来,朝着梁健这边举了举手。
  梁健看向他,问:“怎么了?”
  翟峰道:“你们要是不开会的话,我可不可以先出去一下。我有点事要处理一下。”
  梁健愣了愣,这翟峰,还真是‘与众不同’呢!
  翟峰的‘与众不同’让梁健心里多少有点嘀咕。与众不同,代表了必是不循常理。像这样的会议,以翟峰的身份,一般要么偷偷溜出去一会,要么就什么事都放到会后再说。可偏偏翟峰举起手来,郑重其事地跟梁健汇报,且说话时虽用了可不可以,但却并不没有请求许可的意思。
  这样的一位‘人才’如果放在了秘书的位置上,那他此刻这种态度观念就需要改变。但梁健是否有这个时间给他去改变?
  梁健看着他走出去的一瞬间,脑子里过了很多的念头。但最终还是决定再看一看。毕竟人才嘛,都是会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梁健觉得自己就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

  翟峰的出去,让旁边区政府的领导多少有些意见,但梁健没说些什么,他们也不好说些什么,一个个都瞧着梁健的脸色在揣摩。
  一刻钟后,刘韬到了。翟峰几乎跟她是前后脚进来的。
  沈连清已经在梁健旁边安排了一个位置,刘韬进来后就径直过来坐下了。梁健看了看她,精神看上去还好,脸上手上也没看到什么明显的伤痕。只不过面无表情的脸让人能一眼看出她内心的不愉快。
  “梁书记,我不是说了,这边的事情我可以解决吗?”刘韬一坐下,就对梁健质问。虽然声音压低了,但依然让梁健有些尴尬。对于她这种直接的性格,梁健真是又爱又恨。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跳过她刚才的问题,直接问道:“刘韬同志,能跟我说说昨天的事情吗?”
  刘韬听梁健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立即就端正了态度,将那件事情简单而又清晰地叙述了一遍。
  梁健听后,问她:“刚才欧明同志和金友明同志都说,那些旷工是不小心才把你给弄伤的,对于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刘韬看了一眼欧明和金友明同志,道:“是不是不小心,欧明同志不清楚,金友明,你应该不会不清楚吧?”刘韬盯着金友明。金友明脸上一掠而过些许惊慌,但瞬即又平静下来,看着刘韬,道:“刘副市长,您这句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刘韬哼了一声,道:“你不用在我跟前装傻,你大舅子承包那两个煤矿至今,你拿了多少,要我帮你算一算吗?”
  金友明蹭地就站了起来,身后的凳子砰地一声往后摔倒在地。金友明指着刘韬就喊:“刘副市长,我看你是个女的,你昨天我们这里无理取闹我都没有跟梁书记说,不想计较。但是你把客气当福气,什么叫我拿了多少?我金友明做事,无愧于心,你要再敢这么说,我告你诽谤!”
  “好一个无愧于心!你没拿,就凭你一个副区长的身份,你能买下那么多房产,还有你手上戴的那个劳力士金表,你一个副区长才多少工资,就算把你的那些灰色收入都算在里面,你也没那么大的能耐!”刘韬这些话,针针见血。但,梁健虽然相信她说的基本应该是真的,梁健第一眼看到金友明的时候,也都觉得这金友明多多少少肯定有问题。但是问题是,这些东西都是要讲证据的,没有证据,哪怕是真的,在这种场合,这样摊白了说也不合适。刘韬能做到副市长这样的位置,这样的规矩她不应该不懂。看来,她这两天在这小店区,应该是受了不少气了。

  梁健从心里肯定是偏向刘韬的。他没打算说话,可金友明看向了梁健,企图将梁健拉下场:“梁书记,我请您主持公道。对于刘副市长对我做出的诬告,我希望您能还我一个清白。对,我戴的是劳力士金表。可是,这手表是我四十岁生日的时候,我老丈人送的。您不信,您可以问问在场的人,谁都知道,我老丈人家里有钱,我的那些房产大多也都是老丈人疼他女儿送的。难道,这些我都不能收?政策上,好像没有一条规定,这女婿不能收老丈人的礼物吧?难不成我当了这副区长,就要六亲不认吗?”

  金友明这番话将他所有看似不合理的资产都推到了他的老丈人身上。在来这里之前,禾常青给梁健发过一条信息,大概说了一下金友明这个人。针对金友明的举报,不是没有,而且还不少。但是,金友明的老丈人确实是有钱。据说他那个老丈人在十年以前是做煤矿运输的,做了很多年,又去大西北那边投资了油田开发,赚了不少钱。这些年,又搞了物流运输,在沿海那边也有房地产的投资,所以说,家中资产确实丰厚。这金友明多少肯定是有些问题的,但他有这么一个老丈人做掩护,加之动作小心,想要抓到把柄,确实难。

  日期:2016-09-0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