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12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尔顿酒店毕竟是谢氏集团旗下的。
  到了地方之后,全都是眼熟的感觉。
  之前,毕竟来过几次。那时候谢衍生跟我还不是现在这样。
  我有些伤感,却来不及多想了,拎着裙子就进了电梯。
  房卡是31楼的一个大套间。

  占据了半个楼层。
  我到门前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二点了。
  如果赌错了,我不知道谢衍生会不会还给我机会。毕竟他的秘书这件事情必须他首肯,我根本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找到机会了。
  房卡放到门上试了一下,滴一声,变绿了。
  还好,对了。
  我推开门,屋子里一片漆黑。
  我将房卡放到门上,屋子里原来根本没有人。
  谢衍生并不在房间里。

  我竟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屋子很大,我在床边逗留了一分钟,突然想起来,他不会为难我,说他并没有到吧?
  赶忙拿出手机打他的电话,还好他接了。
  “谢总,你不在房间里?”
  他那边冷笑,“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我怔了怔,“那你什么时候过来?”
  谢衍生掐了电话,没有回复我。
  我就不太敢再打过去了。
  但是门上房卡响了,我知道谢衍生进来了。
  他进来后就将门锁了,将门栓也拴上了。
  才缓步走进来。

  我看着他,脑海里有些空白。
  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单独面对他了。
  明明半个月前我们还是要结婚的,现在,却好像我们彼此都不熟似的。
  我站在他对面,觉得特别的压抑。
  他踩掉了鞋,脱掉自己的西装外套,然后才缓缓看向我,“景文,把我伺候的高兴了,我让你做我的私人秘书。”

  我就知道,他让我来的目的,是要我。
  我看着他,“那你说话算话。我要能回你家的那种私人秘书。”
  他斜着眼看着我,“你觉得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到底是被他捏了把柄,我心里蓦然跟着落空。
  他不会吃干抹净不认账吧?
  我瞧着谢衍生,心里涌出一丝异样。
  这一次,他没有强迫,没有侮辱,只是特别理所当然的要了点代价。
  我不知道这个代价,是不是带着点其他含义。或者我其实该认为有点其他含义。脑子乱七八糟的已经转了一大圈下来。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可是心跳莫名的不一样。
  竟然有种,诶。我们今天要玩新花样吗的感觉。

  也只是想想,难免自嘲。
  谢衍生脱了外套之后就坐在我对面的沙发椅上,晃悠晃悠的看着我。
  他本来就有些痞,此时又在晃着沙发椅……
  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意外的就觉得自己其实是在面对一个心理变态的流氓。
  我跟他没怎么主动过,这会想必得要主动一些吧?
  毕竟是我有求于他,而且我希望能在他身边。
  这么久,不过是因为我突然明白,我希望在他身边。
  我不希望那些误会真的拆散我们。
  这么想着,心跳蓦然又加快了几拍。
  脸上火烧的热,我知道自己不是之前那种小女生的样子了,可是此时内心涌现的,竟然全都是小女生的想法。
  “很晚了。”谢衍生突然说话打断了现在的沉默。
  我明白他什么意思。
  都已经过了十二点了,真的挺晚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选择了谢尔顿酒店,是因为记得他之前带我来过么?
  胡思乱想一通,觉得这样下去太扭捏了,我本来也不是喜欢扭扭捏捏的性子。
  又不是第一次!

  我站起来,将衣服脱了,剩了该剩的,在床边站着。
  谢衍生眯起眼瞧着我。
  我反倒是觉得坦然了些,没什么必要一定跟他扭捏。
  我走过去,坐到他的腿上,贴身靠在他的胸前。

  莫名的觉得我想他了。
  明明就在眼前,却觉得我原来已经许久没有抱过他了。
  原来你感受过一个人的好,是忘不掉的。
  也许只是因为知道他的好,才这样的难以忘怀,想要靠近。
  “景文。”他叫我的名字,一手在我的背部抚摸。
  我仰起脖子,靠在他的唇边,伸手抚了抚他的嘴唇,我从没这么主动过。
  他明显身体有些发热。
  我慢慢贴过去,靠在他的唇边,估计动作有些笨拙。
  因为笨拙,才更显得缓慢。
  气氛一下子就温热起来,我脑子里竟然有些空白。

  谢衍生一手将我抱起来。抗在肩上,然后扔到了床上。
  我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他已经跨到了我的腿上,“景文。你是我的女人!”
  “谢衍生,你之前是字字清楚说你抛弃了我!”
  我跟着就翻了旧账。
  说完了就后悔了。
  果然谢衍生眯起眼睛露出危险的信号,“抛弃?不管什么原因,你都是我的女人!”

  我一听就不服气了。“凭什么你抛弃了我,还叫我对你三从四德!”
  说出来我又后悔了。
  只是不管怎么后悔,我嘴上还是不肯讨饶,“你都已经承认了跟秦璐璐是男女朋友!”
  “你吃醋?”谢衍生说着开始咬我的脖颈,“吃醋你还戴着全修杰的戒指?还跟梅俊贤拉拉扯扯!”
  “你能承认秦璐璐,我为什么不能跟别人拉扯?”
  谢衍生语气终于有些愤怒,“景文,你在什么时候。都丝毫不会给我留面子!”
  我还真是没怎么学会给他留面子。
  “所以你只是告诉我,你不止值一百块钱的是么?”我开始反抗。
  得承认,我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
  尤其是这个时候,我可能会脾气更暴躁的去挑战他的底限。

  我说完了又跟着补充一句。“万一你只值十块钱,岂不是更丢人!”
  谢衍生一手掐住我的脖子,将我的遮挡全去了,眼里的愤怒更是明显到了极致。“是么?那怕你今天付不起了!”
  唔。这是要多少次。
  显然谢衍生没准备给我再去反抗的机会。
  本来就有些生涩,这个时候,更是被强迫的感觉多一些。
  所以根本别说什么**,基本上都是硬来的。
  我还被他压制住钳住了脖子。
  然而。痛苦并快乐着。
  得承认,我的身体一直认可他的胡作非为。
  他丝毫没有停歇,好似白天的宴会根本不会影响他分毫。

  我则时不时的勾住他的脖子,一次次刺激他,“就是借高利贷,今天的钱也会付给你!”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只知道天已经很亮了,我睡得死死的,身体像是被汽车碾过一样。疲惫不堪。
  一觉一直睡到了下午。

  等我爬起来,已经快晚上了。
  谢衍生并不在房间里。
  心里竟然有一丝失落。
  我穿好衣服整理好,拎着包从房间出去。
  退房的时候差点哭,谢衍生没有付房钱。那个总统套还贵的出格。
  我打车回去全修杰家,路上不停地想,谢衍生到底会不会同意我做他的私人秘书。
  半道上想了想,我又干脆折回去了谢衍生的别墅,我想看看小阿生。
  天色已经见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