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2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琳琅担心陆羽,娇呼一声:“快躲开啊。”
  陆羽却是一动不动。
  这时竟然还若无其事的给了她一个笑脸,淡笑着看着阿彪逼近,竟然还是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笑吟吟道:“没事,我身上真有王霸之气,他都不可能靠近我。”
  “啊,小子,我要杀了你!”
  阿彪鼻孔冒着粗气,扑向陆羽,显然因为受到轻视而彻底愤怒。

  然后——
  就有人飞了。
  飞得很高很高,很远很远,很华丽很华丽。
  重重砸在墙面上,整个墙面都有些塌陷了下去,荡起漫天烟尘。

  整个包厢,瞬间就安静了。
  因为——
  飞的人,不是陆羽,而是——阿彪!
  有个人,从阴影里走了出去,拦在了陆羽面前,眼神冷寂,如一头桀骜的孤狼。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阿彪闷哼着,吐出两大口鲜血,挣扎了好一会儿,方才从地上爬起来。
  他表情极为惊恐,看着眼前这个木讷的、瘦削的青年。
  看年纪,大概只有二十岁出头,看身材,也绝不像是能打的那种体格,表情更是呆板木讷的很,就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根木头,一块石头。
  但只有他清楚,眼前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青年到底有多恐怖。
  单论力量,就可以完完全全碾压他了,方才他扑向的是陆羽,结果这个青年突然闪身,出现在他面前,简简单单的一拦手,就破掉了他的攻势,而此人身体里传来的力量,极为强悍,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压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辆重型虎式坦克。
  “小子……你……你到底是谁,什么来路?”阿彪惊恐道。
  郭破虏不屑的看了阿彪一眼,淡声道:“你还没资格知道我的来路。”
  陈风雷能在川渝两地横着走,除了自身实力之外,更大原因就是因为他有个郭破虏这样的好徒弟,年纪轻轻,就横扫川渝一带的年轻武者,举目无敌,许多人原本踌躇满志想挑战陈风雷,最后却发现连当时只有十七八岁的郭破虏都打不过,如此陈风雷的威名就显得更加煊赫。

  郭破虏一身武艺,除了传自陈风雷的崆峒派二十四路小破手外,还博取百家之长,基本上川渝一带的老一辈武者的独门绝技,都学到了手里,陈风雷当年为了磨砺他,从他十四岁开始,就带着他到川渝各大门派,一个一个的拜山门,挑战各大山门年青一代的弟子。屡战屡胜,从无败绩。
  而每胜一场,对方师长就得传授郭破虏一项独门绝技。
  可以说,陈风雷为了培养郭破虏,基本上算是倾尽所有,耗费许多心机。
  所谓养子防老,陈风雷没有儿子,那是一直把郭破虏当亲儿子培养的,只是没想到最终在江海栽了跟头,赔了性命,而郭破虏这个不世出的好苗子,却是便宜陆羽了。
  郭破虏跟了陆羽之后,陆羽更是将自己所会的天机宫武学和陆族武学,只要适合郭破虏的,绝对的毫不保留、倾囊相授。甚至连“小楼一夜听风雨”这样的绝世魔刀都送给了他。
  再加上有他自己和高长恭两人陪郭破虏练手,最后一年,郭破虏的武学造诣,可以称得上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此刻的郭破虏,已经隐隐有破化劲入丹劲的势头,更可怕的是,他今年算虚岁才刚满二十岁。说不得几个月后,这小子就是华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武道亚圣。
  所谓人比人气死人,郭破虏的武学天赋,绝对是人中龙凤中的人中龙凤,天才中的天才,便是陆羽自己就是天赋异禀之人,时常看到这小子都忍不住羡慕嫉妒恨了。
  就好像文人作诗一般,别人再怎么钻研格律,推敲文字,最高成就也就是诗中圣者杜甫杜工部,而郭破虏这小子,那就是天生的诗仙李太白,绣口一吐,就能道尽半个盛唐。

  更难能可贵,是这小子心无旁骛,有一颗最为纯粹的赤子之心,心里面除了武学的道理,其他什么都不顾,一概都不懂,如此下去,他的武道修为的进步速度,又怎么可能慢的下来?
  此刻的郭破虏,别说阿彪打不过了,便是整个杭州城,只怕都找不到能跟他抗衡的武者。
  阿彪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之类的货色,他是马天烈手下的头号干将,是暗劲巅峰的小宗师,毫无悬念败在了郭破虏手里,便是马天烈都有些吓住了。
  “居然是个狠角儿。”马天烈冷冷一笑,“可惜了,小子,你以为老子会跟你玩单挑么,老子多的是人,你就一个保镖,再能打能打几个?”
  他这番话,显然是对藏在阴影里的陆羽所说。
  “我好害怕。”陆羽淡然一笑,“姓马的,我求你了,快叫你的人把我这保镖砍了吧。”
  “好,很好。”马天烈脸上肌肉不由的抽动一下,心中怒极,只觉自己十几年来老大的尊严被人挑衅了。他此时只想不惜一切代价报复回去。
  他冲后面一群人猛的挥手:“还不给我一起上,砍死他们!”
  身后站着的十数个黑衣壮汉互相看了眼,点点头,都各自从背后掏出砍刀、钢管,一齐扑了上来。
  再能打?你能一个打十几个不成?

  王超、周俊等人见到这架势,早就吓得躲到了沙发背后,瑟瑟发抖。只留郭破虏和陆羽两人,面对对方差不多二十号打手。
  陆羽还是坐在沙发做里面,翘着二郎腿,甚至还很悠闲的点了支烟。
  而郭破虏背着手,直面十数个拿刀砍人的大汉。
  面容冷峻,坚如冰,硬如石。
  “杀!”
  郭破虏突然爆喝一声,忽然身形一动,就如同凌空幻影一般冲入人群中。
  他单凭肉身拳脚也有千斤巨力,打在人身上,那真是非死即残。至于砍刀钢管之类,在他非人般速度下,连一片衣角都摸不到。
  几乎不到一分钟,从帝王厅的门口到大厅处,就躺了一地呻吟的人。
  他们抱着手或脚在那里大声惨嚎。
  郭破虏可没有什么留手的概念,几乎每个人的手或脚都被他打折了。
  “他、他竟然打赢了?”
  欧琳琅瞪大眼睛,一副见鬼了的样子。
  倒是孙采苓先前见识过郭破虏徒手拆悍马的威风,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没有欧琳琅震撼,但还是吓得不轻。
  毕竟打人可跟拆车不一样,那可是活生生的人啊,当真是碰着他一下,不是断手就是断脚,实在是太残酷了,太血腥了。
  而郭破虏动完手,却好像动手的不是他一样,又背着双手站住了,还一脸没打够的表情,当真是冷酷到了极点,也犀利到了极处。

  王超和周俊两人也感觉日了狗了,想到自己曾经还想跟那姓陆的动手,顿时打了个冷颤。
  还好没真动手,这要是真动了手,那姓陆的叫他的保镖也给他们俩儿来一下,那断手断脚的,可就是他们了。
  郭破虏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一步步走了过去,施施然走到马天烈面前,冷声道:“喂,你的手下都不行,我看你还勉强,要不你跟我打?”
  日期:2016-12-25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