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868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们也并没有违反当初所签下的合同,我爸跟叔叔也已经谈过了,该赔偿该补的,我们都会补上。而且最现实的是,工程已经停工一段时间了,再这么耗下去,我们诚楷也耗不起。本来生意场上,谁也不敢说明天是晴是雨,有利润就会有风险。大家都是商人,趋利避害,谁也不会拿着钱去打水漂玩。”郑明杰声音低沉地说着,“而且主要是,本来两家这样合作,更多的方面也是因为交情。但是现在,潇潇一而再再而三的任性,两家的关系很难再修复……所以我们也没有必要……这一举动对于我们诚楷来说,也是壮士断腕,但是如果不早做决断的话,只看你会被亚美拖垮,到时候两家一起倒台,在上海掀起的就是更多的风波。”

  “而且说实话,现在诚楷的决定权不在我手上……如果没有这些事,也许我还可以跟潇潇有任何的机会,我都会不顾一切地为她去争取……只是现在,我什么也做不了,做什么也没有用。”
  到这时候,方志强总算明白,他前面噼里啪啦说了那么一大堆话,又是跟潇潇说,又是跟自己说,说他对潇潇的感情和不舍,到底是什么用意,就是为了最后这几句:他放弃潇潇的同时,郑家也放弃了李家,所以这一次,谁也怪不得他们,是潇潇的选择,造就了这一切的局面。
  方志强只觉得一股子血涌上心头:“你们可以放弃对亚美的投资,可以终止任何的合作,但是不要把这一切跟你和潇潇的关系扯进来,那不是你拿来谈条件的筹码。说了是生意人,就要有生意人的样子,感情跟生意是两码事。要撤就撤吧,反正没有你们的投资,亚美也不会倒!”
  郑明杰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无奈而又带着讥诮;“亚美不是你的,所以你可以为了意气说出这种话,叔叔他们未必会这么觉得……总之这件事情,我真的帮不上什么忙。你尽力吧,照顾好潇潇。”说着,大步跨出了病房。
  从病房里走出来,郑明杰快步走出去好远,才甩掉脸上那股子抑郁哀伤的表情,那股子残忍的笑,又回到他的脸上。

  “方志强,看样子,修理你还是修理得不够,还是得再给你点教训啊。你等着吧。”郑明杰嘴角噙着得意的冷笑。他现在实在很开心,看到李潇潇的样子,虽然心里头觉得而可怜,但是很快又被自己否定: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如果不是因为她选择了方志强那个混蛋,何至于此。
  诚楷的确已经正式决定了对亚美的撤资,而且是全线,所有正在合作的项目,诚楷会撤走一切的资金,而且后续不会有任何的追加,以后也不会再有任何生意上的合作或者投入,等于是釜底抽薪,而且是彻底断绝了跟亚美的合作往来,甚至于是李郑两家多年来的交情。
  只不过,做出这个决定的并不是郑明杰的父亲郑成文,甚至于在知道亚美陷入危机的时候,作为占股比例远高于其他股东的持股方,郑成文的第一反应是跟李永贵联系,采取什么样的危机公关措施,避免自己的利益受损。
  “老李这下子,倒得可真是时候。这不是坑了我么?咱们俩在亚美的股份加在一起,占了亚美的差不多百分之十四,亚美现在的股票跌成这个样子,我算了下,就光是咱们手头这部分,就缩水了差不多两千万,而且这个势头看来,还得再继续跌下去。至于说项目上的损失,就更加不用提了。现在这个情况,我都担心老李回去亚美也难重振旗鼓。我得赶紧找老李,让他抓紧时间想想办法。再这样下去,咱们还不知道得被他坑成什么样子。”郑明杰的父亲,郑成文忧心忡忡地说着,随即拿出电话准备打给李永贵。

  但是这时候,郑明杰却按住了他拿起电话的手:“爸,到这地步,你还指望李叔出来,有用吗?”
  “咱们占的股份那还只是个零头,但是对于李叔,亚美就是他的全部了。这局面,他只会比我们更着急,能出来他早就出来了。你以为他还躺得住?再说了,现在这情况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墙倒众人推,亚美从前是棵大树,可是这棵树,现在已经老了,架不住现在那么多人狂抛股票一跌再跌,即使他出来重掌亚美,你觉得能挽回狂澜?”郑明杰太有信心说这话了,因为眼前以及以后的局面,根本就是他为亚美精心布下的一个局,可以说亚美现在就被他捏在手里。他最清楚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亚美最终只能是无可挽回地衰落下去。

  本来他是准备蚂蚁吃大象的,一点点的吞掉,先是给亚美制造麻烦,暗地里收买项目的施工负责人,在项目上制造事端最终停工等,但是那样时间可能要拖很久,本来他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毕竟亚美这么大的蛋糕,不可能一口吃下去。没想到李潇潇这时候自杀,要不是明确地知道李潇潇是因为方志强而自杀,他简直要以为李潇潇是爱上他所以才这么下血本帮他忙。
  郑成文惊疑不定地看着儿子,听着他继续说下去。
  “到时候少不得还是要来求我们继续投资,但是爸,亚美是个无底洞,何况还是别人家的无底洞,为什么要拿我们的钱去填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满的坑?爸,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亚美没得救了。你真的还要让李叔做打算,还要继续追加下去?”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郑成文很警惕地问着儿子,亚美最近的动静,要说没有人在幕后使黑手促成这一切,那他是绝对不会信的。而此刻郑明杰如此笃定地劝他放弃亚美,这让他不由得疑虑重重。

  郑明杰笑一笑:“爸,我知道形势。亚美的情况,咱们都心知肚明。诚楷一直以来的投资,赚钱都在其次,跟亚美合作的那些项目,以我们诚楷的资历,只会拿到更好的,自己单干赚的更多,历来我们图的不过是个人情。可是爸,这已经不是个讲人情的时代了,不然亚美也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再说爸,我们给亚美那么重的人情,到头来他们给我们的是什么?钱么?我们做什么投资也一样会有回报而且不会比亚美少;其他的,还用我说么?订婚礼的时候潇潇逃走,现在又为了个野男人自杀,爸,这分明是在打我的脸啊,难道不是打你的脸,打诚楷的脸?人人都知道我是诚楷的接班人,以后诚楷还有什么面子在生意场上混?”

  郑明杰当然了解他爸,知道他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生意人本来都是如此,所以才把后面几句话说的这么重。果然,郑成文的脸当时就扭曲了,他和李永贵一向交好,两家像是一家,但是李潇潇接连的事情,他脸上确实挂不住,郑明杰这话,更是直接跟捅了他一刀差不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