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47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苦笑道:“于少,你不觉得现在谈具体分成,有些为时过早吗?动动嘴皮子,说干掉韩水很容易,但真到了具体实施上,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至少我现在没找到干掉他的门径。”
  于南瞪眼叫道:“这还用找吗?他作为黑势力老大,只涉黑这一条就是死罪啊,而且他还组织容留卖肉、向青阳领导干部行贿……这条条都是大罪啊,想干死他就和玩一样,你居然说不容易?你到底是不是衙内啊?”
  李睿假作皱眉思虑片刻,语气犹疑的道:“你说的倒是有道理,但我需要证据。”
  于南道:“证据你不用担心,我在和他合作的过程中会注意搜集的,你只需要到时听我的吩咐,咱们就能轻轻松松将他玩死。哼,这个土包子,竟然还想暗算我于某人,他当我是什么人了?我这回要不弄死他,算我对不起他!”
  李睿心烦意乱,也没心情和他多说,道:“好吧,那我就先回去等你消息了。”说完转身要去开门。
  于南叫道:“哎,别急走啊,正事说完了,咱哥儿俩交交心啊。你小子运气是真好,竟然做了省府老大的女婿,跟我说说呗,你当时是怎么泡到他闺女的?”

  李睿耐着性子道:“我和我爱人相识的时候,她父亲还不是省府一号。”
  于南赞叹道:“那你也挺了不起的啊,一下泡到省二代,平步青云,以一个小老百姓的出身,直接跨入了省里衙内的行列,实在叫人佩服,不过我更佩服你的是,你不仅泡到了咱们山南省府老大的千金,你还泡到了山北省府老大的千金,哎呀,真是叫人羡慕嫉妒恨啊,跟我说说呗,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睿心头打了个突儿,知道这才是他今晚叫自己出来的真实目的,利用自己和张子潇的关系,拿捏住自己,胁迫自己为他办事,这不,他唯恐自己不听话,又说起这个话题来敲打自己,真是可恶,道:“于少,我发现你这个人特别喜欢胡思乱想,进而污蔑他人,对你老婆张旖嫙张主任如是,对张子潇亦如是。我告诉你,我和张子潇只是普通朋友,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你以后也少拿这个说事。”

  于南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笑罢说道:“只是普通朋友吗?那刚才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说起你和她的关系,你干吗那么紧张,巴巴的就赶过来了?你敢说那不是我说中了?你敢说那不是做贼心虚?”
  李睿道:“你爱信不信。”
  于南嗤笑道:“我信不信没关系,但你老婆信了就有关系了,哪怕她不是全信,只是稍微怀疑,你就没好果子吃了,哼哼。所以说,你做了省府老大的女婿也没什么可狂妄的,因为你这个女婿随时都可能被人家父女一脚踹开,你要是省府老大的儿子还差不多,永远不担心被踹。当然,我提起这个事儿,没有别的意思,从今天开始,咱哥儿俩进入了合作蜜月期,咱俩齐心协力,做一番大事业,有钱一起赚,有**一起保密,你说是不是?”

  李睿问道:“你和韩水多久能全部整合掉青阳市里的金矿矿山?”
  于南道:“这事不能急,快也要半年,慢了可能要一年,不过咱们不是等到半年或者一年上才有钱赚,在整合收购的过程中,咱们陆续就有钱进账了,这你不用担心,你也不用把这点小钱放在眼里,等过个一年半载,咱们大功告成之后,会发大财的,哈哈。”
  李睿暗暗冷笑,心说你也别做美梦了,别说半年,韩水连半个月的时间都没了,再有一周不到,他就要完蛋了,我看到时你跟谁实施这个大阴谋去,恭维他两句,再度提出告辞。
  于南眼看该跟他说的也都说了,该敲打他的也敲打了,便没再拦阻。
  李睿下车,回到自己车里,调头后向家驶去,驶出几百米,把车停靠在路边,拿出手机给张子潇拨了电话过去。
  张子潇接到他的电话非常意外,惊喜叫道:“老公?你怎么突然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你不在家吗?”
  李睿先致歉道:“亲爱的,我这一忙起来,又是好久不联系你,我真不配做你老公。”

  张子潇笑道:“你干吗这么说?我早说过,保持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对咱俩来说是最好的,距离产生美,能始终保持新鲜感,譬如现在,我接到你电话就很开心。再说我也不是那种黏人的女人,我每天也有事做,你不用因为冷淡我而内疚,我也不觉得被你冷淡了。”
  李睿听得心头一暖,这丫头可真贤惠,自己人生中有她陪伴,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笑道:“是么,那我可要说说你了,以后我给你打电话,在没听到我的声音之前,你别上来就叫老公,不然会害死我的。”
  张子潇吃吃笑起来,道:“知道啦!其实你被我害了也没关系啊,大不了别人不要你了我要你,任何时候我都会收留你这个亲亲好老公的。”
  李睿既欢喜又羞愧,欢喜是因她如此体贴,羞愧是对她不够好,暗叹口气,道:“不说闲话了,跟你说个正事……”将于南拿自己和她关系胁迫自己的事讲了。
  张子潇听后大怒,道:“这个于南,真不是东西,亏我还喊他一声哥。”说完又忿忿地叫道:“我的傻老公呀,你干吗要被他吓住?他又不知道咱俩关系,只是觉得咱俩关系亲密,以此诈你罢了,你只要不理他就行了,他掀不起什么风浪来的。你倒好,直接被他拿住了,可不就等于是变相承认了咱俩的关系?哎呀,你呀你呀,我真想咬你一口。”

  李睿讷讷的道:“我不理他的话,他可能真去找青曼说这事,青曼不用质问咱俩的真实关系,只需质问我怎么会和你走到一起,我就解释不出来啊。”
  张子潇嘿了一声,道:“你干吗要顺着他于南的话走?他说见到你和我在一起,你就承认了?你就不会否认吗?你就说,从来没跟我走在一起过,也根本不认识我,我这边也会说不认识你,那吕青曼就不会怀疑咱俩了,而会怀疑于南的动机。你再向吕青曼证明,于南曾经屡次害你,这次也是污蔑陷害你,那她就更不会怀疑你了。你呀,实在是太老实了,竟然被于南牵着鼻子走,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老实的老公呢?”

  李睿苦笑道:“我的好子潇,亲潇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还是教教我该怎么办吧。”
  张子潇思索一阵,道:“事已至此,必须严防于南向吕青曼或者她父亲告状,现阶段他不是想跟你合作嘛,那你就先虚与委蛇,稳住他,让他误以为已经吃定你了,对你放松警惕,咱们趁机想办法,看怎样最终解决掉这个威胁。实在不行……”说到这停顿下来,没有再说。
  李睿下意识问道:“实在不行就怎么办?”
  张子潇语气冷肃的道:“就让他再也告不了状。”
  李睿吓得打了个冷噤,道:“亲爱的,绝对不能那么做,任何时候都不要为我那么做。我再想想办法,一定有解决办法的。”
  张子潇笑道:“让他不能告状的办法有很多,我又没说要杀了他,你这么害怕干什么?这两天我想想辙吧,你等我电话!”

  日期:2017-07-2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