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511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公孙蓝兰所说的呃这种可能性,看上去比我所说的那种可能性更加证据充足,并不是靠她自己的主观臆想的。

  毕竟在事发之前,我们确实遇上过蒋晴晴。
  而我也观察到,之前一直坐在我们前面的那两张桌子的顾客,也是紧跟着我们而来的。
  当时的我还没有注意到他们是杀手,毕竟他们的伪装实在是太厉害了,我又不具备高强度的反侦察意识,所以才会发生刚才那种危急情况。
  现在看来,如果这一切是蒋晴晴在布置的话,好像一切都能够解释得通了,毕竟这种巧合确实是很致命。

  但是……蒋晴晴又有什么理由来杀我呢?
  “不可能!”我直接摆了摆手否定道。
  “为什么不可能?”公孙蓝兰好看的美目看着我,在月光的照映下,公孙蓝兰的眸子就如同两颗珍贵的宝石一般,可惜我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份美景。
  “反正就是不可能,蒋晴晴不会对我动手!”我一脸严肃的说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心里就是有这种自信。
  以前的蒋晴晴虽然欺骗了我那么久,但是算来算去,蒋晴晴好像从来就没有对我痛下杀手过。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按照张家与蒋家的仇恨,蒋晴晴作为蒋家人,应该找到机会就将我给干掉才对,不给张家任何崛起的机会。
  以前在昆南二中的时候,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蒋晴晴的真实身份,如果蒋晴晴想要动手的话,早就将我给干掉了。
  但是蒋晴晴并没有这样做,我只能将此归于蒋晴晴是想从我身上拿到我爸手里面的那件让蒋家致命的东西。
  而且上次我中了蒋老爷子的计划,蒋明川执行的埋伏,差点被勾毛给弄死,如果不是蒋晴晴的话,我在那时候就死掉了。
  蒋晴晴如果想要我死的话,那么多次机会都没有下过手,为何会在现在对我痛下杀手呢?

  我心中不愿意相信这种可能性,所以我才觉得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蒋晴晴也不会对我下杀手。
  听到我的话,公孙蓝兰的眼睛眯了下来。
  “哟?看你这样子,是对人家蒋晴晴有意思啊。”公孙蓝兰打量了我一番,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
  “你啥意思?”我眼神颇为冷淡的瞥了公孙蓝兰一眼,语气之中带着不善。
  公孙蓝兰说话的语气让我感到心里极为不舒服,再加上心中纠结于蒋晴晴是否会对我痛下杀手的原因,所以我现在是不可能笑着一张脸说话的。
  “我什么意思想必明眼人都懂。”公孙蓝兰耸了耸肩,颇为无所谓的说道。
  “我知道,你对蒋晴晴心里有意思,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是蒋晴晴做的。但是你别忘了,这件事情如今看上去嫌疑最大的就是蒋晴晴这个妹子了,你如果心里没有蒋晴晴的话,怎么可能会为她开脱呢?”
  “我这不是帮她开脱!”我立马辩解道。
  “我只是觉得这根本就是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你不是我,不会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我经历过与蒋晴晴一起这么久的日子,无论是我在二中的时候相信蒋晴晴也好,亦或者蒋晴晴的目的暴露了之后也罢,甚至到了现在我跟蒋晴晴也越来越疏远,这么久以来,蒋晴晴确实是没有对我下过杀手。
  那么多痛下杀手的机会蒋晴晴都没有把握住,这个时候对我动手蒋晴晴是完全没有任何理由的。

  当然,这些事情我并没有想过要跟公孙蓝兰一一解释。
  这是属于我心底深处的东西,我不愿意将它拿出来跟任何人分享。
  如果公孙蓝兰一直怀疑这件事情是蒋晴晴所做的,那就让公孙蓝兰就这么怀疑下去吧,反正我是不会相信这件事情的。
  我现在总算彻底明白表姐所说的我在关键时刻容易被心中的感情蒙蔽双眼,从而不能很客观的看待问题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体验了。
  我现在不就是这样?
  其实我在碰上这些问题的时候不是不能客观的去思考问题,而是不愿意很客观的去思考。
  我心里非常明白,在这件事情上面看上去,无论谁都会觉得蒋晴晴是最大的嫌疑人,我自己也能够明白这一点,毕竟公孙蓝兰所说的可能性都是有理有据的,时间上面都非常吻合。
  但是我还是心中没来由的相信蒋晴晴不会这样做,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也就是表姐所说的我不能以客观的眼光去看待事情。
  即使我知道这种情绪能够占领我的大脑,不过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驱逐这种情绪,更不愿意去驱逐它。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病,如果是病的话,那我岂不是已经晚期了?
  “反正呢,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也别说这件事情是我的锅就行了。至于蒋晴晴那边,你自己去问呗。”公孙蓝兰耸了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这件事情要去问问蒋晴晴吗?
  想到这里我发现我竟然有些不敢了,要是蒋晴晴明确的告诉我,这件事确实是她做下的该怎么办?

  我心中也确实不确定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蒋晴晴在布置,如果真的是蒋晴晴所做的,那么我的思维又该处于什么境地呢?
  想必我心中肯定会很失望吧?
  不过这件事情总归是要面对的,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确实应该要找上蒋晴晴谈一谈了。
  万一真的是蒋晴晴所做的话,我总不能一直让自己被自己心中的情绪蒙在鼓里吧?
  这显然是不够明智的!
  在一旁的公孙蓝兰瞥了我一眼,此时公孙蓝兰的表情之中带着一丝异色,正在思考问题的我并没有发现公孙蓝兰这样的表现。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公孙蓝兰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不过,现在看来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好事?”我反应过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公孙蓝兰,没明白这哪里是好事了。

  这尼玛差点就被对方给干掉了,这能叫作好事?
  公孙蓝兰刚才不会脑袋进水了吧?
  之前在湖泊里面演了那么久,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你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事情呗。”公孙蓝兰回答道。
  我再仔细想了想,然后便摇了摇头说道:“我特么从哪个角度看都没看出这哪里是一件好事了。”
  公孙蓝兰白了我一眼,然后便对着我解释道:“现在我们没有死,对吧?”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点了点头
  废话么不是?
  要是死了的话,我和公孙蓝兰还能坐在草地上面聊天分析到底谁是幕后黑手?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去讨要赔偿啊。”公孙蓝兰笑眯眯的说道,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带着一股玩味儿。
  “讨要赔偿?怎么个讨要法?”我询问道,还是没搞懂公孙蓝兰想要表达的意思。
  日期:2016-08-2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