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10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被问的脸上通红,原本一直是直话直说的个性,现在却好似根本抢不过这几个记者的问话。憋在那边别提多难受了。

  记者还在不停的追问。
  我压抑着下意识的看向谢衍生。
  我承认那一刻,我特别希望他能帮帮我,虽然我知道,必定会是徒劳的。
  谢衍生张着嘴似乎要说什么,但是最后都没有说出口。
  我也是个后反劲的主,越是这么不安稳,我倒是越是叫自己冷静下来了。
  我直接回答了记者的话,“我跟谢总的确有些关系,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记者们立即就开始了新一番的询问,“景小姐请你说的清楚一些,是什么样的关系?”
  “听说你还抢了谢总的儿子,有没有这件事?”
  这么一说,我脑子就有点炸,儿子是我的软肋。
  提到他,我就可以炸毁整个地球。

  “不要道听途说。”
  “那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记者接着追问。
  我才感觉到了记者的难缠。“我们是合作伙伴。我将会成为谢总的秘书。”
  我说出这话的时候,挺没有底气的。但这是我今天的目的,我间接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谢衍生,等于告诉他,我要做他的秘书。

  谢衍生始终没有说话。
  记者立即围着他问。“谢总,景小姐说的是真的吗?”
  “您跟秦小姐不会真的因为景小姐分手吧?”
  谢衍生这时候才一手拉住秦璐璐,亲昵的搂在怀里。
  秦璐璐则娇笑着扑倒在谢衍生身上,对大家说:“分手,你们信么?你们看到什么样。那就是什么样。”
  记者一听立即围着秦璐璐追了过去,“请问秦小姐是不是就要跟谢总订婚了?”
  “有没有考虑什么时候结婚?”
  虽然没有了围追堵截,可是此时此景,却无疑刺激了我的最底层。
  谢衍生无非是在护着秦璐璐。
  我捏紧了手,心底全都是打击。
  程一曼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我身侧,“痛吗?痛就对了。因为你被打一巴掌的时候,我也是这么疼的!你景文什么都不是,家境别说豪门,连上流社会都不是,却敢在阿生周围存在!甚至阿生会为了你这种货色打我!”
  她说的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全都是对我的讽刺。
  “现在看到人家这样秀恩爱,是不是很羡慕。”程一曼的嘴角都是阴狠。
  记者我的确没有应付过,可是程一曼这种小人,我还真是遇见的多了。

  我朝她倾了倾身子。“我这种小人物怎么了?不爬上阿生的床了么!你费尽心思,又是上流社会又如何,阿生连看都懒得看你!”
  我无疑一句话钉住了程一曼的软肋。
  她气的当时声音提了两分,“你——”
  我回头狠狠的瞪着她,“我什么我!你这种小人。秦璐璐这么对付你就是最好的办法。没事,我就喜欢看你们狗咬狗。”
  那边记者还在围着秦璐璐转,我却丝毫没有兴趣现在去接近谢衍生了。
  既然他丝毫不在众人面前给我留着面子,我又何必一定再去自取其辱。
  我从谢衍生身侧围着的记者周围走出来,也找到了周美团。
  周美团也不知道去哪了。这一回来,梨花带雨的,显然哭过,就算是补过妆,也掩饰不住她眼角的湿润。

  我拉着她,她还没怎么认出我来。
  “怎么了这是?”
  周美团嗅了嗅鼻子,十分的憋屈,“没怎么。”
  我皱了皱眉,“这不会是跟油瓶吵架了吧?你们家油瓶今天还联系不上是不是?”
  周美团没说话,瞅着跟默认似的。
  我心想这段时间是不是水逆了。怎么都处在这种时期。
  我拉着周美团到了角落,安慰了一番。她现在情绪不稳定,也问不出所以然来,我只好替游平说几句好话,省的回头见面还得掰掰。
  周美团虽然没有再哭,看到我情绪多少好点,围着自助餐的桌子吃糕点。

  我跟她站了一会,问她,“这场子里面你认识多少人?”
  周美团说:“也不认识谁,就是梅俊贤。诺,在那边你也看到了。”
  “梅俊贤到底是什么背景,一看也不像是带着几万块好表的人,但是不少人对他还是挺恭敬的。”
  周美团笑了笑,“那你就不懂了,给你说个笑话。”
  我嗯了一声。
  “梅俊贤特别穷,没房没车。”周美团咽下一口蛋糕,继而又说:“但是他有一冰箱,一面墙一张床。”
  我没听明白,这是什么最新术语么?
  “什么意思?”
  周美团哈哈笑起来,“最近最火的那部剧,你没看吗?人民的名义!赵德汉!”

  “瞥了几眼,但是看的不全。”我说道。
  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人名的名义是讲反腐的一部剧,剧情刚开始就抓了个贪官赵德汉,赵德汉被抓的时候,一冰箱的钱,一面墙全是钱,还有一张床上也都是。
  我拉着周美团问。“不是吧,梅俊贤是官二代?”
  周美团笑了,“可不是。但其实一冰箱一面墙一张床这个说法我们都是逗他的。经常调侃他什么时候给我们冰箱个抽屉就行。”

  我哦了一声,还真是小瞧了这个梅俊贤。
  我想着,就跟周美团说:“走。到梅俊贤那边晃悠一圈去。”
  周美团嗯了一声,又吃了几口蛋糕,忍不住问我,“景文你穿这么多干什么?都说是宴会了,你还套着个外套?”
  “我今天坐车来的时候空调大太足,有点感冒了。进来的时候又谁都不认识,就穿了外套一直忘了脱。”我一边解释,一边将我的外套脱了下来。
  我穿的是一件大红色的抹胸礼服。
  礼服拖尾不算短,着地,但并不是特别长。
  我瘦了不少之后,锁骨都出来了,再加上皮肤不是太黑,红色的礼服特别衬得我白。
  周美团登时眼睛就亮了,“我去,景文你这一身惊艳了啊!刚刚外套套着,都没看出你的美来。”
  我笑了笑。
  这时候就有人过来问我要电话号码了,虽然我也不认识,就随手给他了。
  然后,问的人还挺多。
  这一来,我不得不停在半路,给几个帅哥写号码,然后都不认识。
  刚写了几个,梅俊贤不知道怎么被吸引过来了,也跟着说:“哇哦,美女给个号码,咱们聊聊。”
  我被他逗得笑起来,这梅俊贤绝对不会认不出我来的。
  我跟着扬扬手推脱掉手边的人,走到他身侧,“你这样就不对了,咱们有事情还要打电话聊吗?现在就解决了!”

  梅俊贤笑了起来,“整个晚上都没见到你,没想到你在这个时候惊艳了一下。”
  我说哪里话,“这个晚上都是你们有钱人的世界,跟我没啥关系。这不是我给自己找存在感呢!”
  才插科打诨似的聊了几句,突然身侧就有人走了过来。
  我侧脸,看到了谢衍生。
  即便他嘴角都是玩味,眼角却还是叫我看到了一丝愠怒。
  “梅先生,真是好久不见。”谢衍生走过来,却还是直接跟梅俊贤打招呼,忽略了我。
  被谢衍生忽略还真不是一次两次了。
  之前,他从来都不这样。
  我心想,我们现在怎么可以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却说话好像完全两个陌生人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