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09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总要试试。
  我捏紧了手。朝着谢衍生身侧凑过去。
  我跟在她们身后,走的也并不是很近,应该不足以引起她们的注意。
  秦璐璐一路上都在挽着谢衍生的手臂,那表情看起来好似非常的幸福,时不时在他耳边说些什么,谢衍生眉目传来一丝笑意,好似恩爱有加。

  我看不明白。
  不知道这一对情侣到底是扮演什么样的较量。
  尤其是那天在别墅外围听见谢衍生跟秦璐璐的对话,更是觉得现在的场景说不出的诡异。
  程一曼时不时的提醒谢衍生。将谢衍生的神色从秦璐璐周围拉回来。
  我更是清晰的感觉到秦璐璐脸上对程一曼的不满意。

  啧啧。
  冤家路窄嘛!
  谢衍生正对面似乎是某个大导演,多少有点眼熟,一直夸赞秦璐璐的演技,说一定会大力培养之类的话。
  谢衍生点头。秦璐璐则娇羞着小鸟依人。
  程一曼在两人身后显得非常的不屑,像是提醒似的低声说:“瓜田李下。”
  我跟的很紧,所以这声音听得也很清楚,而程一曼也的确聪明。这话只有他们四个人能听见,其他人显然根本没注意。
  谢衍生皱皱眉,秦璐璐眼角透露出痛恨,却还是保持着微笑。没有一点脸色变化。
  我本来没明白程一曼在说什么,没一会想到了,瓜田李下,不过是提醒众人,避避嫌,别叫人看了笑话,说了短处。

  为什么要避嫌?这秦璐璐跟这个导演怕是有过绯闻。
  秦璐璐既然是明星,跟导演原本就会有说不清的关系。大家本来也都是知道的,导演不都是潜规则女演员。
  程一曼这话狠到了极致,对秦璐璐是很间接的侮辱。
  一边提醒她演员的身份,一边提醒谢衍生,秦璐璐不知道检点。
  导演听到了自然心里不乐意,但是知道程一曼现在是谢衍生的秘书,不好说什么,只好端着酒杯走了。
  这一场战争。还真是无形中就给了我一场玩笑看。
  秦璐璐回头狠狠的瞪了程一曼一眼,嘴上却还是带着笑,“程秘书这话可真是有意思,把人家导演都吓跑了。不需要避嫌,才更敢直接面对,你说是吧阿生。”
  谢衍生不置可否,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璐璐挽着谢衍生的手臂,走到下一个人面前,很是殷勤的说:“呦,程老板!”
  我看到程一曼的脸色有些许变化。
  程老板?

  不会是程一曼的爸爸吧?
  谢衍生显然并不是很看得起程老板的样子,只是微微颔首。
  程老板立即殷勤的凑过来,“谢总,真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程一曼还算乖巧吧?没想到谢总赏识,第一次这么大的宴会,就将一曼带了过来。”
  谢衍生并没有说话,秦璐璐却说了。“程老板是个客气人,知书达理懂礼数,啧啧,可惜私生女就是私生女。怎么都上不了台面,程老板回去要多教教才是。”
  一句话,踩了两个人的脸。
  一边打脸程一曼是个私生女,一边打脸程老板根本教女无方。
  程老板脸上都是错愕,继而看向程一曼的眼神就多了几分凌厉。
  程一曼眼角全都是羞愧,却根本不敢说半个字。
  私生女?

  我相信程一曼在家里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跟何况,秦璐璐跟谢衍生已经公布了关系,程一曼如果还想入谢家的门,很可能就会成为小三或者情妇。这意味着,她的孩子又要成为私生子。
  程老板赶忙跟谢衍生赔罪,“谢总多多提携才是,一曼如果做错了事情,您尽管惩罚,不要客气。她一直也是个知错就改的孩子。”
  谢衍生斜了斜嘴,脸上一丝玩世不恭。
  这谢衍生,从来都不是按照常理出牌的人。
  “惩罚?太麻烦了,不好,当然应该辞退。”

  程老板脸上彻底挂不住了。
  我倒是喜欢这个霸气的说法,辞退了,叫我有个机会。
  程老板几乎用讨好的语气对谢衍生说:“谢总,既然给了机会了,就叫一曼好好干不是,别计较她小来小去的过错。”
  谢衍生歪着嘴,“我阿生从来小气。”
  秦璐璐捂着嘴笑的乐不可支。

  程一曼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对秦璐璐咬牙切齿。
  我倒是觉得,程一曼应该留下来,好歹叫秦璐璐不舒服。
  我正想的出神,不知道谁在我身后推了我一把。
  本来就没怎么站稳,一个趔趄超前,就栽了过去。
  手里还端着酒杯,一杯葡萄汁狠狠洒到了程一曼的身上。

  程一曼穿的又是低胸的小礼服,葡萄汁沿着她的中间朝里面滴落,十分的难堪。原本刚刚就在出丑,现在又被我泼了一下子,更是难堪到了极致。
  程一曼恶狠狠的看向我,眼神里全都是愤恨和耻辱。
  我皱了皱眉,没找到到底是谁推得我,但是我知道,程一曼怕是彻底的得罪了。
  秦璐璐正得意的笑。
  而谢衍生也终于瞧见了我。
  我好容易站正了,从包里拿出纸巾,走到程一曼身侧递给她,“不好意思,我刚刚被人推了一下。”
  错在我,我还是想诚心道个歉,虽然我心里清楚,程一曼多半不会给我好脸色。
  果然。
  她一手推开我,将我的纸巾扔在了地上,“景文。你就是故意的!在我最难堪的时候,还洒了我一身的酒!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我叹了口气,心想真是冤枉,刚刚实在不知道是谁干的。
  “程一曼,我道歉。希望你不要误解。”我还是耐着性子又说了一句。
  程一曼却不依不饶起来,对我几乎是吼叫,“你不过就是仗着谢总之前跟你有些旧情,就敢这么对我!景文,你太过分了!”
  这宴会的记者很多。
  而且这种宴会,记者是可以进来拍摄的。所以很多时候说话都会非常的小心。
  秦璐璐脸色登时就变了。
  这么一会,立即围了几个过来询问情况,对着我们就拍了起来。
  程一曼看似无心,故意发火对我叫,其实不过是把秦璐璐跟我全都拉出来。
  我跟她这算是第二次见面。无疑就见识了她的手段。
  她一点都不比秦璐璐差。
  更何况之前在何夫人的家宴上,被谢衍生侮辱也跟我有着半分关系。
  躲不过的。
  秦璐璐一手拉住程一曼,“行了,人家已经道歉了。”
  程一曼也不辩解,只是捂着脸呜呜的哭。
  程老板脸上难堪。拉住程一曼到一旁,将我秦璐璐跟谢衍生留在了中间。
  显然程老板也知道程一曼的意图。
  我没有被记者围过,这是第一次。
  “景小姐是吗?之前就有传闻你跟谢总有着非同一般的交情,请问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景小姐之前真的将谢总抛弃两次,然后又回头寻找吗?”
  “景小姐跟谢总现在是什么关系?是谢总包养的情人吗?”
  “谢总谈谈你跟秦璐璐的感情能维持多久,会不会因为第三者的介入而受到阻止。”
  “谢总,景小姐是否才是你的梦中情人?”
  记者,总是有无尽的问题,也总是能挑中事情最关键的那一点对着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