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866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志强原本是极其讨厌这个人的,几乎是从来没有过任何的好感。但是现在看着郑明杰的样子,倒真的是伤心到极点了,不由得让他生出几分恻隐之心,伸手去拉郑明杰起来:“这些天都没有醒,不可能你以来就叫醒她。但是她肯定会醒过来的。”
  郑明杰木然地坐起来,把掉在地上的花捡起来,小心地收拾好,难过地说着:“这是潇潇最喜欢的百合,可惜被弄成这个样子。”他放到床头的桌上。
  “行了,你可以走了吧。“方志强说着,他不想跟郑明杰多打交道。
  “等一下。”郑明杰却叫住了他,“我还有话,想对你说。”
  方志强有些意外,他恨郑明杰恨的牙痒痒,郑明杰对他估计也没有好哪去,应该是一刻都没有办法跟他待下去才对。尽管心里头是这么想的,他还是冷冷地说着:“有什么话你直说吧。”
  “方志强,我恨你。”郑明杰果然很直接,一开口就是这句话。不过方志强没有丝毫的意外,郑明杰不恨他才怪,毕竟他在郑明杰眼里头,就是夺走李潇潇,还把他郑明杰活扒了一层皮的人,要是没有他,郑明杰估计到现在还是顺风顺水。
  “彼此彼此,我对你也差不多。”方志强抱着胳膊,冷冷地说道,“就这句话吗?那说完你可以走了。”
  “为什么叔叔阿姨会让你在这里照顾潇潇?”郑明杰当然不可能这就走,他盯着方志强逼问道。
  “现在没有别人可以照顾潇潇,而且潇潇喜欢我,她是因为我自杀的,我也爱她,愿意用一生一世照顾她来赎罪。”
  “我没有必要跟你解释这些,总之以后,我会爱潇潇一生一世,也会对潇潇负责任到底,你可以走了。”方志强直接准备上来拉郑明杰了。
  “方志强,以后潇潇,就交给你了。”听完方志强说的话以后,郑明杰颓然地说道。
  这句话是真的,大大地出乎方志强的意料,他很难想到,郑明杰会对他说出这句话。他比谁都清楚郑明杰对李潇潇的感情,有扭曲的爱情和欲望,以及对于利益的渴望,还有两家的一直以来的愿望,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郑明杰都是非李潇潇不娶的,之前也是这样死缠烂打的,为什么现在忽然间对他说这话,方志强觉得不太相信。
  “真的,我是放弃了。”郑明杰苦笑着说道,“不瞒你说,我确实不甘心,尤其是想到最终是把她让给你,我的心里简直就像被火烧着。输给别的一个跟我差不多的人,我可能还会心服一些,可是输给你,我真的一点都不服!”

  “只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潇潇她会用这么惨烈的手段……不管是去报复,还是说伤心失望之后心灰意冷,真的想要离开人世,还是说想要以此来挽回你的心,我都真的想不到,也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可是我又偏偏不得不面对。潇潇她对你,真的是爱到了可以为你去死的地步。我承认,我改变不了她,感动不了她。即使能够让她感动,但那也仅仅是兄妹情,和她对你的爱情,完全不是一个样。她太爱你,即使我再勉强下去,也是没有半点用处。你可能没有我了解她,她真的是一个任何人都勉强不了、也强迫不了的女孩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就是她的性格。如果我用一些别的手段娶了她跟她在一起,但是想到她天天心里头只有一个你,那我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我相信,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自己的女人心里头,爱着的是别的男人。我相信你也没办法接受。”

  郑明杰说着,故作大度地一笑:“再说了,大丈夫何患无妻,我郑明杰相貌家世,放到哪里不是一堆女孩求着我来喜欢的,也只有潇潇,会不把我放在眼里,会去喜欢你这样一个人。也只有她会觉得你比我好,只把我当哥哥,我何必再花那个时间精力,吊死在一棵树上。以后我会找个比她更好的,好上一千倍的,让她明白她当初和选择,错的有多厉害。”
  这一点方志强倒是不怀疑,他最初认识郑明杰的时候,在不了解郑的人品的情况,不也是自惭形秽,觉得郑明杰什么都好。而且这个社会很现实,图他人也好,图他钱也好,这些郑明杰的确都有,所以要说放下李潇潇另找,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那就祝你早日觅得如花美眷,然后好好过一辈子,别打对潇潇打那些什么歪主意烂点子,不然我到什么时候也不会放过你。”
  对于郑明杰,或者说对于任何对潇潇打主意、有可能伤害到潇潇的人,方志强都不会掉以轻心。他不会因为郑明杰简简单单的一句放弃,就认为郑明杰真的从此对潇潇死心了。
  “我知道你不肯相信我。”郑明杰摇头苦笑:“的确是我那时候说那些话,还有后来的事情,再加上我身边交往的人,当时确实有点过头了。不过方志强,我真的只是当时喝多了,加上那样的场合,脑子抽了才会说出对潇潇不轨的那些话。我发誓我并没有也不会真的那样做。否则的话,以我跟潇潇认识这么多年,那么多的机会,我为什么没有下手?人在那种场合说出的话是不理智的,而我后来找人想办法对付你,也真的是因为被你伤了自尊心,所以才会对你下手。那种东西,并不只是你有,我也有。”郑明杰慢慢地说着。

  方志强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说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谁在一起,多半自己也是什么样的人。再说酒后吐真言,你平时装得人模狗样的,喝多了才现原形吧?你这么多年没对潇潇做什么,也只不过是因为你势在必得,觉得潇潇最后只会是你的,等等也无妨,反正你也有其他女人陪着,不怕寂寞。”
  “还有,说到自尊心谁都有,不是穷人或者富人的专利,被伤了自尊心谁都会反击,但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不能用,非得要这种偷偷摸摸下三滥的手段?你当初支票就差没甩到我脸上让我离开潇潇的时候,我有背地里黑锅你搞过你么?你现在跟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会原谅你?别开玩笑了郑明杰,你专门拣人痛脚下手,而且那么狠辣,要不是我当初那样想办法解决了那个问题,我现在有机会听你在这忏悔?不知道现在是在哪个角落里要饭呢。你当初下手的时候,可没有准备给我留下听你忏悔的机会吧?”

  方志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多么宽容的人,他只是恩怨分明,宽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看什么样程度的伤害,以及什么样程度的忏悔和道歉,显然郑明杰这样轻飘飘的几句话,把所有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这样的态度他是绝对不会接受也不会相信的。
  “所以我不明白,你在这旧事重提有什么意义,是觉得自己当初干的漂亮,怕我给忘记了?”方志强讥讽地问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