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07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须漫步走过来,拉住我的手,“你知不知道宁远有多渣?你以为是我勾搭着他不放?景文你错了。你陪着他白手起家之后,他稍有起色就找了我。他说他买了卡宴,等我回来就送给我。还一次次给我美国的地址买奢侈品。件件都是过万。”
  “那段时间吴达生意不好。我本来就有好几件一直想买却没有买到,看了能不动心?有些东西,恐怕你从来都没有见过。”禾雪说着苦笑起来。
  “我一开始以为他毕竟还在初恋的影子里出不来,后来就真的动心了。我回国就跟他在一起了。他对我更是一直用钱砸着。我们持续了三年的地下恋情,他却死活不肯跟你分手。我那时候特别的害怕,我突然害怕宁远他其实爱的是你,并不是我。”禾雪仍是拉着我赘述。
  我其实不太想听了,觉得有点累。
  毕竟宁远对于我来说是个过过过去时,一点兴趣都没有好么。
  禾雪却说出了叫我更震惊的真相,她说:“你知不知道,宁远最后抛弃我不是因为知道我跟吴达有往来。是他报复我之前抛弃了他。他报复的是七年前的我!所以,他才上了我又不给我未来,仍是跟你牵扯。”
  “我才不得不想出一招在徐培培的婚礼上离间你。宁远当真以为我怀的是他的孩子。”
  我怔了怔。
  这宁远心思如此之重,记仇如此之深么?

  我没说话。
  禾雪笑了起来。
  她长得还是很好看的,这张脸笑起来是可以迷死不少男人我她赴汤蹈火的。
  外面突然走过来个男人。
  其实厕所门前人来人往倒是有点正常。
  不正常在,这个男人带着面具。
  半边脸的面具。
  面具是个小丑,镶嵌满钻石和宝石的小丑面具。而露出来的一半是半张洁白到苍白的脸。
  这样出现,还带着面具,无疑叫人看着就奇怪,而且肯定特别招人耳目。
  还有不正常的是禾雪颤抖的身体。
  她拉着我的手不停的抖。显然她也看到了这个男人,像是极端的恐惧。
  我对禾雪没有好感,但是不代表她在这种情况下,我会置之不理。
  我下意思的拍了拍她,“怎么了?”
  她摇摇头,松开我,立即换了另一幅样子,走了出去。
  面具男人满意的点点头,禾雪则完全一副依赖的样子,跟在他身后。

  我则满脸懵逼。
  禾雪怕他,却跟在他身后?
  我从厕所走出来,忍不住盯着男人身影看了一会。
  谁知道,男人突然回过头来,也看着我。
  明明隔了那么远,并不是那么清晰的可以看到他的眼神,我却觉得,他似乎带着鬼魅般的笑容,对着我笑。
  我甚至感觉到他的唇形,叫着我的名字:景文。
  许久,他消失了,我后背还一阵子发麻。
  手心全都是冷汗。
  这个男人,有点叫人害怕。谢衍生是邪魅,但他是鬼魅。
  怎么区别呢?
  谢衍生再邪魅,三观还是挺正的。但是这个男人好似是鬼那般,完全是歪的。
  主要是,最近,怎么都好像知道我的名字?

  我回去全修杰那边,他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似的。
  就剩下我那一份还有待等着残卷。
  我吃了一口,竟然还是热的。
  “你叫服务生热过了啊?”我忍不住问。
  他点点头,问我,“怎么去了那么久?”
  我说碰到个熟人,随便聊了几句。也没有提起禾雪跟面具男的事情。
  全修杰哦了一声,就没再说话。

  我残卷了剩下的东西,脑子里不停的回想刚刚那个面具男。
  带着面具在大街上晃悠,本身就很奇怪了,更奇怪的是禾雪的样子。
  禾雪怎么会那么怕他呢?
  宁远抛弃她之后,难道将她卖给了这个面具男?
  说来说去,禾雪无非是告诉我一件事。宁远是个输不起的男人,报复心还极强。
  难怪他都不惜指认我跟他苟且骗取谢氏的资产了。
  也难怪,明明是他出轨在先,却还能这么义正言辞的跟我叫嚣报复我。
  因为他输不起。被我两次退婚。
  这样的男人,果然是我之前眼瞎没看出来。
  吃的差不多了,全修杰才说:“景文可以了,剩下盘子就别舔了。”
  我才发现我还在扎盘子里剩下的汤。差点就舔盘子了。
  我笑了起来,跟他出了餐厅。
  也是巧了,越是想谁越是容易看到谁。
  全修杰开车出来,我先是看到了宁远的卡宴。他副驾驶上不知道坐着谁,跟他聊得甚欢,时不时去亲他的脸。
  接着,我看到了旁边跟我们并排开出来的一辆大奔。
  奔驰车因为常见。其实很多人分不太清楚他的价格,经常玩车的人才会知道有些价格很高。
  这辆奔驰看起来倒是也没什么不同,挺普通的。
  可是车窗拉下来,驾驶室上的男人,叫我着实吃惊了一下。
  是那个面具男。
  面具男并不知道为什么拉下车窗,也没有特别盯着我看,只是在很正常的开车。
  可是我偏偏有种,他就是在看我的感觉。

  好似车窗拉下来,也是为了能叫我知道,其实他在看我。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的奔驰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总之就这么不远不近的跟着全修杰的路虎旁边开着,全修杰专心的开车,完全没有注意旁边的奔驰有什么不妥似的。
  旁边人开车,你还不好意思去看他。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你明知道脖子跟前有把刀,你动一下没准就会刺过来,可是你就是不能躲。

  我憋屈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
  我侧脸盯着面具男。
  我这人也是倔。
  他叫我不舒服,我也叫他感受一下。
  我直接侧着头,直勾勾的看着他,我倒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认识我。
  面具男周边的气氛就变了。
  变得很微妙。
  怎么形容呢。
  就好像你本来在看一部言情剧的悲剧,看的伤心着呢,突然放映室放错了片子,冒出来一个喜剧片。你哭笑不得。

  当然,面具男气氛的变化,是叫我觉得我自己变成了个喜剧片,变得哭笑不得。
  这种感觉又将我压制下去。
  他没有说话,只是从气质上告诉我,我就是个傻逼。
  内心彻头彻尾的烦躁。

  我还没有过这种感觉,好似被人摆布似的。
  我终于觉得有些无趣,转过身。将车窗拉了起来。
  全修杰这时候才开口说:“旁边那辆奔驰,估计有三百万。”
  我怔了一下,着实没想到全修杰注意到了。

  更叫我没想到的是,全修杰又说:“这个面具男是个很难对付的人。如果在商战中遇到这种人,我会觉得我很不幸。”
  我怔了下。
  “还好我是学律师的。”全修杰笑了笑。
  全修杰有一双能看透人的眼睛,所以他的话,基本上准确到小数点后面两位。
  我也有这种感觉。这个面具男很难对付。
  不过是个路人,犯不着讨论。
  我问全修杰,“你怎么知道那个奔驰三百万?跟奔驰轿跑看着差不多。”
  “扫视过一眼。男人看车比看女人还准,一辆车到底在一百万以上还是以下。扫一眼就够了。”全修杰算是解释。
  这倒是实话。
  男人爱车往往也快超越女人了。
  回去后,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面具男的气场太强大了,晚上竟然还梦见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