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06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曼是个根本不会管那么多的人,小姐脾气,直性子,见全修杰捏着我的手,还戴着戒指。
  全修杰又说了,这戒指,当时看着你戴着很好看,才买的。
  啧啧,这误会,怕是没法解释了。
  只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想过,身后还有谢衍生。

  全修杰不慌不忙松了我的手,站起来,拿着手帕给我擦拭,好像这一切跟他没多大关系似的。
  谢曼整个人都飚起来了,“全修杰,你竟然捡我哥的破鞋!”
  全修杰看着谢曼,脸上露出不屑,“就算是捡破鞋,也轮不到你。更何况,你凭什么说景文是破鞋?”
  我心里默默地流露出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虽然我爸良好的教育曾告诉我,别幸灾乐祸,容易乐极生悲。
  可是谢曼此时气的要爆炸的样子叫我特别快活。
  对,就是这样,气的根本无话可说的样子。
  我瞧着谢曼,嘴角都是冷笑。

  谢曼被说的哑口无言,当时就委屈的不行,“全哥哥,你为了她,这么说我?你就是想说我连破鞋都不如是不是?”
  全修杰没回答,表情等于默认。
  谢曼指着我嚷嚷上了。“就凭她,也配跟我相提并论?全哥哥,你知不知道她都做过些什么?连别人的孩子她都敢抢!这种女人你却说她不是破鞋?她是个为了钱不择手段的人!你不要被她蒙骗了!”
  全修杰瞥了谢衍生一眼,无限鄙夷,“有钱人爱钱如命。就是常理,没钱的,为了钱拼命就是势力。这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谢曼说不过全修杰,憋着嘴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回头求助谢衍生。
  “哥。你难道就不说话!这毕竟是你之前的女人,你难道就这样看着你的好哥们被蒙骗?”谢曼拉着谢衍生求援。
  我这才冷冷的瞧了谢衍生一眼。
  之前不是没有较量过,相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给他好脸子,一定会甩回去。
  谢衍生慢慢走过来。瞥了一眼全修杰,“我说她破鞋,算不算?”
  全修杰直了直身子,冷笑,“你们姐妹说的。你们姐妹算,我这里,她是我的公主。”
  唔——

  公主这个词叫我一时心惊胆战的。
  虽说全修杰不会是有其他意思,可是公主这个词着实叫我邪恶了。这KTV里面被叫陪的也是叫公主。
  这全修杰说话有没有用脑子。
  谢衍生的双眸眯起来,嘴角斜了斜,那邪恶堆了满脸,比愤怒还要多。
  “全修杰,你不要蹚这趟浑水。”半晌,谢衍生才冒出这几个字。
  全修杰擦了擦手,护在我面前,“谢衍生,你们全家都把我拉进来了,现在跟我说别蹚浑水?”
  谢衍生笑了笑,笑的特别反转,叫我倒是有些惊奇。
  最后,他拍了拍全修杰的肩,“全修杰,你在跟我玩假戏真做!”
  全修杰没说话。
  我则怔了神,瞧着两个人。
  假戏真做?
  全修杰差不多时候,也拍了拍谢衍生的肩。“可以就去吃饭了,消停吃个饭。”
  谢衍生笑了笑,转身就真的要走了。
  我没说话,到这里,有点不太明白谢衍生跟全修杰之间的关系了。
  这男人的情谊。还真是看不懂,更不好说什么。
  以为谢衍生肯定要走的,结果他又转过来,瞥了我一眼,特别不屑的说:“一次都不去看你儿子。你可还真是心黑!就想证明DNA报告是真的是吧!”
  我被他说的一怔。
  谢曼登时就跟着煽风点火,“本来就是真的,妈都说了她不是好人不能相信她!说我就是太好骗!”
  我本来下午就憋屈的在外面看了半天,被他一刺激,恨不得一刀子捅过去。
  “说的好像你会给我看似的!你们谢家能安什么好心!”我冷冷的喷他。

  谢曼指着我说:“好意思乱说话,我妈几次要把小阿生带走,我哥都不肯。我都看出来了,就是等着你这个亲妈去看看,你好意思说我们谢家不给你看!你好歹养了小阿生快三年,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谢曼还要说话。被谢衍生拉住了,“行了,吃个饭都不消停。”
  “哥,哥你带我去哪!我不去,我不要看着这个贱人跟全哥哥吃饭!我要撕了她!哥。你放开我!”谢曼的声音特别穿透力。
  好歹两个人都走了。
  我则不停的回忆刚刚谢曼说的话。
  脑子里突然就乱了。

  早知道谢衍生多少给我留点念想,我肯定每天都去看。特么的,闹得我自己憋了足足半个月才去看我的儿子!
  一想到这里,心里更愤恨了。
  谢家怎么都是奇葩!
  全修杰这时候坐下来,对我笑了笑。“这样对付谢曼,心里很开心吧?”
  我被他说的怔了怔。
  全修杰这话等于提醒我,他不过就是帮我出了个气,我别多想。
  我这会没心情想谢曼跟全修杰那些事,只是瞧着谢衍生跟谢曼的背影发呆。两个人没一会就进了里面一处包间。看不到影子了。
  “要不要去洗手间清理一下衣服?”全修杰打断我。
  我点点头,拿着包去洗手间了。
  照着镜子看了好一会,觉得身上的确没什么残留物了,我才洗了一把脸。
  刚刚是什么意思呢?
  想不明白。
  谢衍生似乎默认了什么,但是话里又不太清楚。

  我怔在那边半天,总觉得我好像忽略了什么东西。
  可是前段时间谢衍生表现出来的,明明不太相信我。
  我似乎忘了,谢衍生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
  他如果真的都听他妈摆布,那就奇怪了。
  一份DNA检测报告,他未必信吧?
  脑子一乱,就有些纠结。
  谢衍生那天如果不信,怎么会拍我脸上呢?
  我又看了看镜子,看了又看。
  我特么的在看什么!
  我从洗手间朝外面走,迎面撞见个女人十分面熟。
  我瞥了一眼,脑子动了动。突然想起来了,这不是禾雪么。
  禾雪喝的似乎有点多,趴到水池子边上就开始呕吐,吐得那就一个悲惨。
  其实挺讨厌禾雪的,但是看到这个样子,本能的还是同情了一下。
  不过一想到没准又勾搭哪个男人呢,我又跟着鄙夷了一遭,叫自己别同情没有用的人。尤其是别同情狼。

  我推门才要走,禾雪却叫住了我,“景文。”
  我没想到她认出我了。
  我怔了怔,还是站住了。
  她擦了擦嘴,慢悠悠站起来看着我,“真没想到,还能遇见你。”
  “这有什么想不到的,都在一个城市。”我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禾雪笑了起来。“我现在倒是挺羡慕你的,活的这么自在。说放得开就放的开,说忘了就忘了,说不爱就不爱了。”
  我没说话。
  她像是自嘲似的,“至少原来七年之后,你是真的不爱宁远了。我却扒着他三年,等着他越来越有钱,将我狠狠的抛弃了。他其实就是报复我,我也是自食其果。”
  她说话,多少有点想开的意思。所以我更没话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