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166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知道我爸平常人还是挺好的,是方圆有名的木匠,谁家有喜事做家具什么的,一般都会请我爸去给,所以村里和附近的人对我爸都很和气。
  在乡下,有门手艺的人是让人很羡慕和尊敬的。
  而且我爸一天除了抱着木头雕东西是喝酒,日子过地简单地很,怎么会让人给打了?
  我心里疑惑,这一切只好回家再问个清楚,幸好李雪说我爸虽然进了医院,但情况不严重,这才让我稍稍放心。

  虽然我爸经常拿着他那木旮瘩追着我几条街,但他是老子,这是没法的事,算我现在很牛逼了,除了跑也不敢跟他动手,在乡下要是不讲孝道,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可这次却有人打了我爸?
  操!不论是谁,等我回家,非得要他好看!
  “喂,秦哥吗?”
  “哦,王林啊?打电话有什么事啊?”

  “秦哥,家里有点急事,你帮我请个假,仓库的事我已经告诉刘大彪他们几个了,他们会先管着。”
  “行,没问题。”
  挂掉电话,我舒了一口气,出门太急,差点忘了跟厂里请假,虽然现在我是仓库的总管,可职务越大,责任越大,普通员工犯的一点小事到了我身可能成了大事,万一被监察部揪了小辫子,刚给刘德龙留下的好印象被破坏,那可没地方哭了。
  而且我是仓库的总管事,请假也不是随便找个人可以的,秦然是设计部部长,这种事请他帮忙再合适不过,不管在家会耽误几天,秦然算是个我请假的见证,不会因此被人摆一道。

  给秦然打过电话后,我又给刘大彪打了个电话,让他我不在的这几天注意下,出了查漏的话,我回去找他算账!
  大巴这时候已经出了市区,速度慢慢快了起来,但离家还有十多个小时,不知道家里的具体情况,我心里根急,但这时候我急也没用,一切都得到了家才算。
  无奈,我只得闭眼睛休息起来,然后等到家再看看到底是哪个家伙竟然敢打我爸?
  妈的!劳资非得让他们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竟然欺负人欺负到我头?
  劳资弄死你!
  第一百六十章

  十多个小时,说快也快,路犯了困,迷迷糊糊地过去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车也到站了。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而车站离家还有十几里地,幸好,天只是刚刚落黑,还有拉人的三轮车。
  掏出三十块钱,我懒得搞价,直接扔给开三轮车的,让他把我送回家。
  半个小时后,顺利到村口,我火急火燎地往家里跑,还没到家,我忽然想起老爸在医院,而医院在车站旁边,这让我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
  妈的!睡迷糊了,咋把这事给忘了?
  不过既然都到家门口了,没道理再拐回去吧?而且那个开三轮车的应该都走了,回去我也没办法回去。

  想着李雪说老爸伤的不重,我决定明天早再去。
  心里想着,脚下却不停地往家走,没几分钟,我看到了自家那熟悉的房子。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家里的灯亮着。
  招贼了?
  我心里顿时涌出这个想法,早的时候,李雪还在电话里说,小叔和她都在医院,可现在家里怎么会有光?
  或者他们从医院回来了?
  心里有点疑惑,我想也不想地朝院里走去,都到家门口了,想这么干嘛?看一眼不知道了?

  算招贼了,难道打过几十个黑帮的我连个一毛贼还对付不了?
  进了屋,我心里立马安稳了下来,老爸竟然在正当门坐着,手里拿着个酒瓶,正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头还裹着纱布,纱布隐隐有点红,看样子是头被人大了。
  我心里暗怒,决心一定得把敢打我爸的家伙给揍个半死!
  “嗯?你怎么回来了?”见到我回来,我爸一愣,然后一脸怒气地看着我:“不会被厂里开除了吧?”

  说着我爸站起来找东西,这架势吓了我一跳。
  以前只要我犯错,他这模样,找趁手的东西揍我,每次揍地我没脾气。
  “爸爸,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会被开除?这不是听说你被人打了,我赶紧回来了。”
  老子之所以是老子,关键在于他高兴的时候跟你讲道理,然后等他不开心的时候,他不讲道理,没办法,他是老子,他说了算!
  我爸瞪了我一眼,吓地我赶紧点头。
  妈的!看这模样,这伤肯定不重,估计是头皮破了。
  “多大点的屁事,你臭小子回来有个屁用,老子跟你说,少掺和,明天一早你赶紧给我滚蛋!”
  也许是自己被打这种事在儿子面前有点丢人,我爸的脸色难看地哼了一声,然后掂着酒瓶回他那屋了。
  我爸的脾气我也知道,所以也没往心里去,回来问下小叔这到底起怎么回事,然后再想办法该怎么做,反正,这仇是一定要报的!
  这时候也不早了,想着小叔跟李雪应该睡了,我也不好打搅,只得回我自己那屋,铺床睡觉。
  睡到半夜,被尿憋醒了,我急匆匆地出来撒尿,家里的厕所在门口拐角,我赶紧跑过去。
  乡下嘛,其实很随意,家家户户院里都有树,晚一出门在院里随便尿,以前我晚偷懒,也经常这样做。

  但在城里这么久,我也不知不觉染了一些习惯,如爱干净,如出门尿这种事觉得不太适合。
  火急火燎地冲到厕所,我眼没完全睁开掏出家伙尽情地放水,那叫一个爽!
  村里的厕所,各家各户都几乎一个样,挖个大坑,用水泥跟转头把坑里四壁摸一圈,然后在大坑前面挖两个斜坡,在斜坡放几个砖,最后把大坑用木板盖住,然后在周围用砖垒几道墙,一个厕所成了。
  而乡下的厕所一般不分男女,分也顶多在大坑前多砸一个斜坡,两个斜坡间再垒一道墙隔开。

  掏出家伙,尽情地放完水,舒爽地拿着家伙抖了抖,我准备回去接着睡。
  可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注意到厕所里好像有人!
  这把我吓得浑身一个激灵,顿时有点迷糊的大脑瞬间清醒过来。
  我睁大眼睛一看,厕所里真的有一个人!只不过这个人却是李雪!
  李雪蹲着,抬起头,愣愣地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
  这让我有点尴尬,她竟然也在厕所,这个时候我才想起这个是女厕,男厕在墙的另一边,刚才出来急,我也没想冲了过来。
  而李雪,则恰巧在厕所。
  不大的流水声响起,李雪的脸有点红,更多的是尴尬,她正在小便,我却突然冲了过来,她现在起来不是,不起来也不是,真是纠结万分。
  我心里也尴尬地要死,这种事太操蛋了,没想到回到家的第一夜竟然碰到这么尴尬的一幕。
  日期:2017-07-28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