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2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麦克阿瑟本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物,他恨屋及乌地连杜立特也恨上了。后来当阿诺德向他推荐西南太平洋战区陆军航空兵司令官的人选时,第一个就是杜立特。麦克阿瑟当即严词拒绝而选择了约翰肯尼少将,其实这事与杜立特何干?
  日期:2017-07-27 21:26:57
  (正文)
  纯粹从军事意义出发,是军迷而不懂政治的老酒也赞同尼米兹、斯普鲁恩斯以及麦克阿瑟的观点。因此空袭东京在老酒十大无聊战役排行榜上名列第八。战役无聊不能遮掩个人的光芒,杜立特因此荣膺老酒十大牛人排行榜第六位。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老酒的“牛人”称号一般只授予中低级军官或普通士兵,将军不在“颁奖”之列。虽然杜立特后来官至陆军中将,战争后期也参加过冲绳岛战役,但空袭东京时他还仅仅是陆军中校,他是因为这次成功的袭击行动才得以上榜的。
  回过头来,说空袭东京不具有军事意义同样不妥。空袭过后,大本营从前线抽调四个战斗机大队去加强本土的防御,等于间接减轻了其他战场的压力。说杜立特空袭诱发了随后的中途岛海战并不准确,选择中途岛作为下一个攻击目标也好,调整攻击莫尔兹比港“MO”作战的时间表也好,都是大本营早已作过的决定。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东京突然遭袭时日本陆海军惊慌失措,火速调动各部前往拦截、追击,慌乱之中产生了大量的往来电文,这些电文无疑是针对这一突发事件的。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情报人员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他们在原有研究的基础上,通过对新截获电文的梳理,已经能够基本破译出日本人的军事密码。这给美军未来在珊瑚海、中途岛乃至今后更远的作战带来了决定性的积极影响。

  成功空袭东京使杜立特成为美国人心目中的英雄,他的军旅生涯从此一帆风顺。1942年9月,杜立特奉命指挥驻北非的美军第十二航空队,1943年被任命为驻地中海第十五航空队司令官,1944年任驻伦敦第八航空队司令官并晋升中将。杜立特由此成为盟军中成功指挥轰炸过三大轴心国首都—东京、柏林、罗马的第一人。1946年5月杜立特以中将军衔退役,重回壳牌公司担任副总裁。1985年,美国国会和罗纳德里根总统为表彰他的卓越功绩,特授予他上将军衔。1988年乔治布什总统再次授予他“总统自由勋章”。1991年,杜立特出版了关于空袭东京的回忆录《我绝不可能再那么幸运》一书。

  参加空袭行动的80人中,有61人在战争中幸存下来。未能看到战争胜利的19人中,有3人在迫降时牺牲(包括跳伞时坠落悬崖的三号机机枪手法克特),3人被日军处决,1人病死狱中,另有12人在之后的反法西斯战争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在“大黄蜂”号上,杜立特曾对79位同伴许下过一个诺言,“到了重庆,我要给你们举办一场终生难忘的派对。”由于他受命提前回国,这个诺言一直没法兑现,只好暂时停息挂账。到了战争胜利后的1945年12月15日,这一愿望终于在迈阿密得以实现。从那时开始,每年一次的聚会持续了近70年。
  1959年在图森的第17次聚会中,民间组织向他们捐赠了80只银制高脚酒杯,上边刻着每一位勇士的名字。之后在每次聚会仪式上,健在的成员们将齐声念起每一同伴的名字,举杯缅怀过去一年里辞世的战友。去世战友的酒杯将被倒置过来,显示杯子的主人再也不能用它来喝酒了。健在之时于杯子上方刻名,逝世后则反向在杯子底部刻上名字,这样即使倒置也能一眼看到杯子主人的名字。杜立特贡献了一瓶他出生那年—1896年的轩尼诗白兰的,约定这瓶酒由最后两名存世的飞行员一起开启。

  1993年9月27日,96岁的杜立特病逝于加利福尼亚,下葬于美国阿灵顿国家公墓。葬礼举行时,美国所有尚能飞行的B-25全部升空以示悼念。
  美国人并未忘记那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中国军民。1984年在复旦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时任美国总统里根郑重重提当年中国人民冒死营救美国飞行员一事,并再次表示衷心感谢。1992年4月18日是杜立特空袭东京五十周年,当年曾营救过美军飞行员的陈慎言、朱学山、曾健培、刘芳桥、赵小宝等五位老人应邀前往美国参加庆祝活动。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在白宫接见了他们,并对他们当年的行动给予了高度评价:“在空袭以后,那些善良的中国人不顾自己的安危,为我们的飞行员提供掩护,并为他们疗伤。在这具有特殊意义的时刻,我们也向他们表示崇高的敬意,感谢他们作出的人道主义努力,是他们的帮助才使我们的飞行员能够安全返回。杜立特行动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但这些英雄们一直受到美国人民的敬仰和尊重。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作出的伟大功勋,也永远不会忘记为自由和正义事业作出贡献的中国人。”1994年,美国明尼苏达州雷德温市与浙江衢州结为友好城市。

  到2013年,80人中仅仅只剩下4名队员。他们在美国空军国家博物馆举行了最后一次纪念仪式。历史学家卡罗尔格兰斯高声念出80个人的名字,98岁的迪克科尔老人—杜立特一号机的副驾驶—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先生们,我郑重提议,向那次行动中牺牲和在那之后辞世的战友们敬上一杯酒,”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愿他们安息!”
  就在本节开始的一个月前,公元2017年6月26日,空袭行动最后一个亲历者—102岁的科尔离开人世。
  谨将此节献给尚未走远的科尔中校。
  (本节结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