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3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归不归的脚下钻出来一个小脑袋。人参娃娃任叁仰头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让你出来是给我哥们儿指条明路的。不是让你拿他出气的。有什么法子救他就说,没有就回去洗酒坛去。人家已经大兵压境了,你还好意思说教他吗?”
  “法子老人家我是有一个,不过你的这位淮南王朋友未必会做。”冲着小任叁笑了一下之后,归不归又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刘喜的身上。
  这个时候的刘喜见到一根救命稻草就要抓住,当下急忙对着归不归叩头说道:“归先生救我,不管什么法子,只要能退了朝廷的大军。我以后会善待封国百姓,废徭役……”
  没等刘喜说完,归不归已经叹了口气,看了已经有了一线希望的淮南王一眼,随后开口说道:“退兵老人家我没有那么大的道行,不过还是有本事救你的。”

  看着没有听懂的刘喜,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他说道:“只要你舍弃了这淮南国的王爵,跟着老人家我一起做一个闲云野鹤的小修士。到时候就算是千军万马在面前,老人家我--们也能保你的周全。”
  说这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睛紧盯着淮南王刘喜。这位殿下没有想到归不归会给他出这个主意,愣了一下之后,将目光转移不在和老家伙再有任何接触。
  这个结果也在老家伙的意料之中,他嘿嘿的一笑之后。回头冲着草庐里面的吴勉摇了摇头,随后不在说话,转身向着草庐里面走过去。这时候。小任叁在他后面喊道:“老不死的!别走啊,你走了他怎么办?”
  “爱莫能助了”归不归没有回头的打算,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救命的稻草给他了,不抓住就只有沉下去了。名利真是个好东西啊,舍了名都舍不了这个……”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归不归正好回到了草庐当中。他也不回头再看身后的淮南王,伸手从背后将草庐的大门关上。就在这扇门关上的一刹那,小任叁红着眼睛看了看还痴痴跪在地上的刘喜,跺了跺脚之后,身子钻进了地下。只留下了一个淮南王刘喜痴痴的跪在原地。
  半晌之后,刘喜身后内饰总管睁开了眼睛。缓了片刻之后,猛的想起来自己晕倒之前的场景,当下强挣扎起身。看到了淮南王好端端躺在地上之后,这才长出了口气,老泪横流的对着自己的竹子说道:“殿下,不要在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刘喜已经失神的站了起来。他的目光呆滞看也不看内侍总管,直挺挺的向着山下走去。淮南王的举动吓了总管一跳,当下他急忙搀扶住了自己的主人,主仆二人失魂一样的下了这座望天山。
  草庐当中,吴勉和归不归、任叁三人相对而视。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都透着一股伤感的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被归不归支出去的百无求在草庐外面大声吼叫了起来:“小爷叔,你们出来看看,这个人认识吗?看着可是和你有点像啊……”
  小任叁把门打开,就见百无求手里提着一个白头发的年轻男人,看到门开之后,继续说道:“这个人鬼鬼祟祟的,可不像什么好人……”
  寿春城的淮南王王府之中,淮南王刘喜被众人搀扶着在议事厅中坐下。喝了两碗蜜水之后,才算都是缓了过来。同坐的谋士看到淮南王的神态,已经猜到此次山上之行颇为不顺。当下,一位谋士向刘喜进言道:“殿下,现在两军胶着,胜负未分并未分明。燕劫先生还在军前效力,是不是请他回来。他是吴、归两位先生的长辈,看在燕劫先生的面子上。此事或许还有转机。”

  “转机……”刘喜有些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在内侍的服侍之下吃了两口肉羹,这才多少有了一些精神。随后对着众谋士摆了摆手。说道:“事情并非大家所想的那么严重,现在两位先生出外访友未归。几日之后本王再上望天山,看在往日的师徒和供奉情分之上,淮南国必定能得两位先生得庇佑。大家跟着本王受累了,国相留下给本王讲解这两天的军前战报,其余的人都可以退下了。”
  看着众人都退下之后,国相这才对着淮南王说道:“殿下,这两日汉军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不过我军已无后备之军补充。继续胶着下去的话,战事早晚对我军不利。臣有一计,趁着汉军的主力都在我淮南国。倒不如联合匈奴的伊稚斜单于和南越国……”
  说到这里的时候,国相收住了嘴巴。眼睛看着淮南王刘喜的反应,根据他的反应看看是不是说出来后面的话。刘喜听到国相说了一半便住了口,当下抬头看了国相一眼,说道:“欲言又止,国相大人,想让本王去猜你后面的话吗?”
  看到淮南王并没有发作的意思,国相当下对着刘喜行了个半礼,随后低头继续说道:“殿下,现在朝廷京城空虚。趁着这个时候和匈奴、南越合兵,只要须以河套、越前等地割让。到时……”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一阵宝剑出鞘的声音。就在国相抬头的时候,就见淮南王已经手握宝剑对着他劈了下来。一道寒光闪过之后,宝剑正中国相的脑袋。不过这个时候的刘喜已经没有余力将他的脑袋砍落下来。宝剑卡在国相的脑袋里,跟着死尸一起栽倒在地。
  国相被杀的同时,议事厅外正好走进来一个十来岁的半大小子。来人正是刘喜的王太子刘迁,这个十来岁的孩子颇有其父少年之风。见国相被杀之后马上关了议事厅的大门,随后扶着自己的父亲坐好。又让亲身内侍趁着夜色悄悄将国相的尸体埋在了王府的花园里,叮嘱今晚的事情不要和人说,两军交战之间杀了国相怕会影响军中主将。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刘迁才回来向自己的父王回禀。听了自己王太子的话之后,刘喜冲着国相倒地的地方冷笑了一下,最后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一剑斩杀了国相?”
  “父王诛杀国相,必有父王的理由。”刘迁将一件大氅披在刘喜的身上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最近几日,国相的府中经常有一些匈奴、南越的人频繁出入,相比国相的死和他的言行脱不了干系。”
  刘喜指着国相倒地的位置说道:“此贼想要借匈奴、南越之兵,我与刘彻只是刘氏汉家的内争。引来外族之兵就是颠覆天下的大乱。与虎谋皮、火中取栗这样的话竟然能从我淮南国国相的嘴里说出来,当初我也是瞎了眼,重用了这样的奸贼!”
  “儿臣明白了,国相之死乃是咎由自取。”刘迁端起盛满肉羹的饭碗,侍候自己的父亲吃了两口之后,又继续说道:“而且现在两军胜负尚未分明。他这话也算是扰乱军心……”
  “胜负尚未分明?”没等自己的王太子说完,刘喜苦笑了一声,让刘迁坐在自己的面前,随后继续对着他说道:“我淮南国集结全国的兵马,也不过就是朝廷的十分之一。我军胜只有趁其不备之时突然出击,在诸王友军的配合之下直捣京城才有胜算。”

  说到这里,刘喜动了痰气连连咳嗽了几声,接过来刘迁递过来的蜜水喝了几口之后才算压住了痰意。随后继续说道:“这些年淮南国大兴徭役并非我的本意,是想用我淮南国吸引朝廷的注意,让其他诸王友军暗自发展他们的势力。自打吴王刘濞等人谋反未遂之后,朝廷已经压得诸王透不过气来。没有一个诸侯王吸引朝廷的注意,其他诸王根本不敢发展本国的实力。
  日期:2016-08-2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