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05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的是释迦摩尼的一句经典的话,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求不得。
  这话里的爱别离。正适合我现在的心境,跟我最爱的人分别。
  不管是谢衍生还是小阿生,都处在分离的时候。
  “爱别离。”我忍不住呢喃一句,像是在重复自己的心境。
  老者指着远处的山说:“是自己的总是自己的,别人抢不走。这大山叫什么名字。他都会在这里屹立,无人能推到。”
  我又是怔了怔,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阿生的确是被人抢走了,他也的确是我的。
  可是老者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忍不住问,“老先生是知道什么吗?”
  老者看了看我。笑了笑,“小姑娘刚刚哭得那么伤心,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世上悲伤的事情大多是相似的,无非八苦。你又这么年轻,生老病死绝对不会在你身上。其他,不过都是在求而已。”
  他说着又看着远方的山说:“是你的,别人抢不走。能抢走的,也不是你的。”
  他说的的确有些道理。
  小阿生是我的,没人抢得走,谢衍生如果不是我的,抢走了,也不会是我的。
  我没说话,只是瞧着那山。
  远山如黛。
  我跟老者都没在说话,只是都在看着远处沉思。

  这一种感觉,似乎找到了知音,在彼此回应,这回应却根本不需要任何方式交流。
  我叹了口气。
  许久,老者颤悠悠站起来,说:“老咯,老咯。管不了那么多事了。”
  我看着他。忍不住站起来扶着他,笑了笑,“老人家看起来可不像是老了。心里明白着呢。”

  “老了才能看明白。只是老了,什么都管不了了。”老人家说着对我点点头,“孩子。你是不是叫景文?”
  这……
  他似乎知道什么。
  我怔了怔,不禁点点头,“老人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老人家是谁,哪里人?”
  他笑。并不回答,反而说:“没什么事多来看看我这个老头,我这个老头现在孤单得很。”
  他说着,就挣开我的手,自己走了。
  我则在他身后一头雾水。
  这人是谁?
  但是看来他并不想再多说什么,我也不好问。
  知道我叫景文,叫我常来?
  就算是以后常来,去哪找他啊?
  我从这片别墅区出来,坐公交车回去的。
  公交车路上颠簸,时间长。我能想很多的事情。
  我一会想小阿生,一会又在想谢衍生的样子,一会又想到那个精神矍铄的老者。

  最后全都在想那个老者到底是谁。在那一片凑巧出现的,又知道我名字的,该不会是我爸的什么亲戚吧?
  回去全修杰的住处。他正好在家,拿着手机打我的电话。
  我正好进门,就挂了,扬着手机对他笑了笑。
  “去哪了?下午信号不好,又有点忙。就没有再打你的电话。”他跟我解释。
  我说没事,“反正我也解决了。”
  他看了我一会,问我,“你哭过了?”
  我揉了揉眼睛,“没。就是进了点沙子,揉红了。”
  全修杰显然知道我哭过,哦了一声,也没有拆穿我。
  我满身疲惫的去厨房收拾准备做饭。
  他走过去,拉住我,“晚上一起出去吃吧,看起来这么累,就不要忙了。”
  我也的确是累了,想了想,点点头,就换了衣服跟他一起出去吃饭了。
  到了地方之后才知道是家挺高档的餐厅。
  我以为也只是便饭,结果他竟然带我来了这么个地方。
  还好穿的衣服并不是太丢人。
  进去后,全修杰就给我拉了位置,十分绅士的等我坐下来。
  我坐下去之后,他才去了对面自己坐下来。
  “全大律师还真是绅士。”我笑了笑。
  他说:“职业病。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我说:“那我可不客气了。好久没开荤了。”
  全修杰笑了起来。“这么说倒是我这个主人亏待你了,叫你一直吃素。”
  “所以今天得好好的宰宰肥羊。”我说着点了几样我想吃的。
  我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心情吃饭,只是应付一下我的胃而已。我不能倒下去,这是我唯一在想的事情。
  全修杰似乎并不喜欢太低档的餐厅,我既然决定了要在上流社会周旋,就不可能拒绝他。

  点过餐之后,全修杰就问我,“你这么长时间都不去见孩子吗?”
  一句话戳到了我的痛处。
  我瞧了瞧他,“不如不见。见了只能揪心,而且还救不出他来。我这个母亲,太过没用了些。”
  全修杰有些抱歉,“看来我不该提这些,那你准备接下来做什么呢?”
  我说:“就这样吧。走一步算一步。反正我的人生总是离不开谢衍生,也不准备离开了。他娶不了我,也别想娶别人。”
  全修杰笑了起来。“这话听着像是赖皮,其实,该是你对阿生的感情深厚的可以。”
  我没说话。
  这时候也上菜了,我跟着就吃了两口,大口大口的塞进嘴里,好歹填饱肚子,才有力气做事。
  我其实体重一直在掉,我知道再下去肯定不行,我到时候撑不起衣服,也等不到见我的儿子了。

  全修杰放下刀叉。一手摁住我,“景文,你不要这样。不要用吃来发泄,长时间下去,是会影响你的心里的。”
  我抬头看着他。
  “影响什么呢?我想得开着呢!我得吃饱了。才有力气对付谢家人。”我说着,心里全都是委屈。
  他本来要说话,可是看了看我手上的戒指,皱了皱眉,笑起来,“你还真戴着了?我倒是觉得挺适合你。”
  我也笑了笑,“当时,不就是我试的。”我说了又有些后悔了。

  好像当时就买给我似的,太叫人想入非非了。
  “这戒指,当时看着你戴着很好看,才买的。”全修杰又补了一句。
  我差点噎着。
  之前虽然有意无意的,想试图勾引一下全修杰,但是当时意图比较不单纯,一是想气谢衍生,二是想气谢曼。
  失去儿子叫我疯狂了一阵子,满脑子都是邪念。最后才觉得都没有用,只有真的叫自己强大,才能让张碧春没有本事伤害到我。
  全修杰这话,这是什么意思?

  我本来想打个岔岔开话题的,结果有人帮我们岔开话题了。
  我桌子上的盘子被身侧的黑影一手掀翻。全洒在我的脸上。
  怒气冲冲的声音,“景文,你竟然真的这么不要脸,勾引全哥哥!”
  是谢曼。

  而谢曼身后,则插着口袋站着谢衍生。
  这兄妹两个,来的还真是时候。
  日期:2017-07-28 06: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