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04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阿生似乎感觉到我似的。他突然回头看了窗户外面一眼。
  只是看了一眼,他就跳起来,从沙发上径直跑下来,推开门走了出来。
  大门紧锁,他才跑出来,秦璐璐跟谢衍生以及一众佣人都跟着跑了出来,叫他的名字。
  他一手扒拉开谢衍生,一边说:“粑粑,我看到麻麻了。”
  他果然看到我了。
  我连忙躲到树丛比较茂密些的地方,隐藏着不叫自己出声。
  谢衍生抱着小阿生,“乱说什么,你妈妈暂时不可能过来的。”
  小阿生却说:“我没有看错,那一定是麻麻,麻麻都这么久没有看我了,她一定是想我了!麻麻才不会抛弃我!”

  谢衍生没有说话。
  秦璐璐却说:“儿子,那不是你的妈妈,我才是。而且那个人是坏人,她在欺骗你,根本就没有用心对你!”
  小阿生张牙舞爪的推开她,“你才是坏人。你才是!你天天过来骗我!粑粑在就给我好吃的,粑粑不在,你就吓唬我!”
  我一听整颗心都揪起来了,扒着树缝看进去。
  秦璐璐脸上显然不太好看。
  谢衍生淡淡的说:“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这么着急就跟孩子说他亲妈是坏人!秦璐璐你如果没有耐性。就别指望着真能嫁到谢家来。”
  秦璐璐撒娇似的说:“人家说的是实话!小孩子不懂事,当然要教。”
  谢衍生十分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显然还想说话,最后都没有说。
  秦璐璐抚摸小阿生的头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才是你的亲生母亲,有些人真的就是骗子。”
  小阿生却仍是顺着我的方向看,他在找我。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母子连心吧。他竟然真的能感觉到我在周围。

  谢衍生由着小阿生在周围找,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你妈她现在,正在跟全修杰秀恩爱呢,哪有心情管你。”
  小阿生听不懂,我心里却跟着咯噔了一声。
  我站直了身子,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什么。
  内心全都是对儿子的愧疚。
  如果他能在谢衍生手里过得好,也许我就安心了。可是我并不安心,因为秦璐璐这种女人。她既然都能敢冒认儿子,想必也绝对敢做出杀了他的念头来。
  毕竟她得有自己的孩子。
  想到这里,手心都是汗。

  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突然小阿生叫了起来,接着他嚎啕大哭。“你们都不是好人,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他一开口哭,就跟拿着针扎我的心一样,叫我眼泪止不住的跟着流了出来。
  我扒着树缝。才知道张碧春也在,要从谢衍生手里接过小阿生,小阿生却特别反感她,当时就哭了。
  小孩子哭起来不管不顾,声音一出来,就特别用力,只是几声下来,嗓子就哑了。
  我捂着嘴,恨不得推门进去就开始撕逼。可是我不能。我只能嫌弃自己没用,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几个嘴巴。
  谢衍生一手推开张碧春。说:“妈,你能不能别这个时候招惹他,他每天下午这个时候都会想他妈。”
  张碧春冷哼,“他亲妈是谁,你不知道吗?”
  谢衍生哼哼。“亲妈没有养妈亲,你不知道吗?你也是生过孩子做妈的,你难道不知道孩子想妈妈是什么感觉?”
  张碧春耸了耸肩,放弃去抱小阿生,对秦璐璐说:“你争点气。自己的儿子不知道怎么接触!”

  秦璐璐则低着头,虽然双眼看起来都是愤恨。
  谢衍生抱着小阿生不停的安抚,跟他说:“时间久了,你就知道,什么是亲妈了。”
  小阿生还在哭。擦着眼睛到处观看,显然还是在找我。
  他撅着嘴说:“妈妈,你不要我了吗?妈妈,你不要我了吗?”
  我哭得差点跪下来,整颗心全都是疼。

  景生,我的孩子。
  哭了一会,小阿生也累了,趴在谢衍生的身上睡着了。
  佣人走过来,将他接过去。
  他在佣人手里还在抽泣。
  很难想象这么长时间,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小阿生进去后,张碧春也就跟着进去了。
  秦璐璐拉着谢衍生撒娇,“阿生,晚上陪我出去玩嘛,你看,带了一下午孩子。都累坏了。”
  谢衍生并没有理她,反而也在周围开始寻找。
  他相信小阿生的话了?
  我本能的又朝旁边站了站,谢衍生显然没有找到我。

  秦璐璐扒拉他的脸上去就要亲,被谢衍生一手推开,十分嫌恶的擦了擦脸。“你能不能安分点。”
  秦璐璐一脸无辜,双眼水汪汪的,我见犹怜,“阿生,你对我就不能不要这么冷淡?”
  谢衍生嘴角扬了扬。十分的没有耐性,“路是自己走的,选择的时候没有选好,就别怪老天爷给你惩罚。谢氏,我就是老天爷!”他说着一手推开秦璐璐,转身走回屋里去。
  秦璐璐跺了跺脚,脸上的愤恨加深了不少,嘴里阴狠的叫着我的名字,“景文!”
  还真是够恨我的!
  恨我就对了。
  只有我一个人恨,老天爷真的很不公平。
  秦璐璐舒了口气。才又立即变成一幅温柔良淑的样子走进了屋里。

  真是演戏高手啊,难怪能拿奖。
  我在门前又站了一会,已经不知道小阿生被安置到了哪里,只是有些贪婪的想要多呆一会。希望他的梦里能有我的影子。
  许久,怕谢家有人出来。才不得不转身走了。
  我并没有拦车,自己一个人沿着山道朝下面走。
  这一片别墅区的下面有个很大的景观湖,景观湖周围有亭子,有观赏的地方,对面也是开发出来给一些附近的居民游玩。
  我本来就没有心情,顺着山路朝景观湖那边走。
  走了一段路,停下来,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一想到小阿生刚刚的样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坐在路边的休息凳上,直直的望着对面。
  眼泪忍不住顺着眼角流出来,过的真是憋屈。
  张碧春仗着有钱,前面打了我爸一巴掌,将他打进了医院。后面虽然没有直接动手打我,却等于给了我狠狠一个耳光,叫我连儿子都没有了。
  什么时候呢。什么时候,我才能狠狠的还张碧春这一切,才能将我的儿子夺回来?

  我正哭得伤心,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有些自言自语。但又似乎再跟我说话。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求不得。哎,难啊。”
  我怔了怔,偏过头,看到一个头发苍白的长者。
  我擦了擦眼泪,掩饰一下自己的伤心,继而看了看旁边的老者。

  这个长者看起来应该有七八十了,精神矍铄,面带慈祥,有些架势,却又看起来特别平易近人。
  人到了年纪,曾经的经历都会在脸上写出来。
  看明白的,还在打拼的,已经颐养天年的,儿女成群幸福了半辈子的,想不明白还在尔虞我诈的……都会在脸上写的清清楚楚。这老者无疑是打拼了一辈子,却在最后功成身退的人。
  所以,他脸上有架势,却因为想开了。又特别的平易近人。

  这么多休息凳,按理说,他还真不是一定在我跟前坐着。
  可是他偏偏坐在我跟前,跟我说话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