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48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房门突然被撞开,一名年轻女孩神情慌张地冲了进来,飞快地关上门。李牧悄悄的后退把自己藏在了黑暗角落那边的柜子后面。
  定睛一看,却是一名欧美面孔的女人,身上穿着马甲,是记者常用的工作马甲。
  是西方记者?
  “哐!”一声巨响,房门被粗暴地踹开。
  那名欧美女记者不知道往哪里藏的时候,几名政府军士兵举着枪冲了进来,顿时就把欧美女记者给围了起来。
  欧美女记者用英语不断地求饶,表明身份,原来是法国法新社的战地记者,自称叫做劳拉。但没有任何效果,那几名政府军士兵带着别有用意的笑声步步逼近,呵斥着让她把衣服脱掉。
  劳拉几乎崩溃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母语出来了,用法语哭着说了好多,但依然没有办法改变现状。
  李牧微微咬了咬牙齿,暗暗盘算着。三名政府军士兵,他有把握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干掉他们,但是枪声肯定会引来注意,得不偿失。毫无疑问,残酷的战斗中,这三名政府军士兵根本没有理智可言,他们不会去管劳拉的身份,只想发泄人类原始的欲望。
  房间里,杜晓帆也看到了这一幕,他的位置和李牧斜对着,成了交叉火力的态势。任何时候,只要有条件,他们的位置就永远会处于可以相互掩护同时又可以给目标最猛烈打击的位置。

  海岚清听到了声音,悄悄地来到杜晓帆身边,看到了劳拉被三名政府军士兵欺近的画面。身为女人的她,马上就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了,顿时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三名政府军士兵放肆地大笑起来,已经有一名士兵把手里的自动步枪放到一边,开始上前抱住了劳拉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心里暗暗呼出一口气,李牧慢慢的把洛洛克17插进了快枪套里……
  李牧不是彻底放弃救人的想法,恰恰相反,他觉得已经救下那名叫做劳拉的法国记者,因此才把手枪收起来腾出手来。

  要保持无声就不能用枪,那么只能使用战术军刀。
  好在,李牧和杜晓帆身上都没有缺少这种必备的东西。
  看见李牧的手语,杜晓帆暗暗点了点头,也把手枪收起来取出了战术军刀。
  眼神之间的交流就足以建立起来良好的协同战术,海岚清看见杜晓帆的动作,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无辜的女人即将被糟蹋甚至杀害,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李牧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保护海岚清的安全,但是他认为,救下这名法国女记者的意义重大。并且,换个角度来看,如果不干掉这三名政府军士兵,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综合下来,李牧不难做出决定。
  在政府军士兵即将要动手的时候,李牧动手了。他踩着小碎步从他们身后接近,看准最近的那名士兵,李牧猛然出手扣住了他的脖子同时死死捂住了他的嘴巴,右手的战术军刀就深深地从他的肋下斜着向上刺了进去,直接刺破了他的心脏。

  声响显然是避免不了的。
  另一名还端着枪的士兵猛地扭头看过来,此时,杜晓帆发动了。他从侧面窜出来,一把扣住了这名士兵的脑袋,手里的战术军刀干脆利落地划破了他的颈脖气管。
  此时,准备对法国女记者下手的那名看上去像班长的士兵愕然回头。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李牧已经推开了手里还在抽搐着的尸体人已经扑了过去!
  手里滴着血的战术军刀深深地扎入了最后一名士兵的胸口里,李牧松开手,腾出双手,抓住他的脑袋猛地一扭,生生地把他的颈脖扭断了。
  整个战斗过程不超过三秒钟,从李牧扣住第一名士兵的下巴开始。
  惊魂未定的法国女记者张大了嘴巴吃惊地看着李牧和杜晓帆,还有已经成为了尸体的方才还凶神恶煞的政府军士兵。
  海岚清适时出来,扶起法国女记者,帮着她穿好还没被撕烂的衣服,低声说道,“我们是中国救援人员,你没事吧?”
  此时,劳拉才回过神来,抱着海岚清哭起来。劫后余生见到同性,精神就彻底崩溃了。
  李牧和杜晓帆飞快地把尸体拖到里面去藏好,收拾了一下现场。看见杜晓帆想要捡一支AK-47步枪,李牧摇头示意他不要这么做,但是从尸体身上取下了手榴弹撞在裤兜里。
  “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李牧低声说。
  杜晓帆看向劳拉,那意思很明显——她怎么办?
  海岚清用请求的目光看向李牧,她知道,决定权在李牧手里。
  “政府军的人不能指望了,我们得靠自己到中建公司驻地,然后自己联系胡塞武装进行沟通。”李牧沉声说道。
  眼前的情况很明显,按照计划,政府军的人会把他们交到胡塞武装手里,然后对放开一条安全通道给中国人使用。但眼前的情况,短暂停火之后又开始激烈交火的双方,显然都没有精力顾忌这个事情。关键是,李牧感觉到,政府军很不靠谱。
  “或者我们先撤回去向老刘报告。”杜晓帆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没等海岚清说话,李牧就很坚决地摇头,“但凡有点办法,老刘不会让我们上的。时间是关键,越早把人接出来就能保证越多的人的安全。沙特的轰炸一定会扩大打击范围,就算刻意避开了中建公司的驻地,也难免会有误伤。”
  “对,我们必须马上和中建公司的人联系上。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尽快把人接出去。”海岚清说道。
  忽然,劳拉说道,“我知道一条安全的路线,但不知道现在那里有没有成为交货区域。”
  她说的说的生硬的中文。

  “你能听懂中文?”海岚清吃惊问道。
  “勉勉强强,我在中国待过三年。”劳拉说,“谢谢你们救了我,我愿意给你们当向导。放心,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半年的时间,一直在跟踪报道这里的局势。只是我没有料到他们会对记者下手,我的助手和摄像师生死不明……”
  李牧飞快地考虑了一下,他不关心劳拉的同事的死活,但关心劳拉提到的安全路线。
  他拿出地图展开放在劳拉面前,说道,“是哪条路线?我们要去中建公司驻地。”
  “中建公司驻地我知道。”劳拉飞快地看了看,随即手指在上面滑动起来,“这里,都是小巷子,从城东走,我就是从这条路逃出胡塞武装的区域的,没想到却遭到政府军的追击……”
  李牧打量了劳拉一眼,典型的法国美女,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不遭到追击那才怪了。战争可以让任何一名男性都迸发出心底最原始的野性,更何况,政府军那些士兵也不是什么原则性很强的部队,不见色心起那才怪了。
  “可以通行车辆吗?”李牧问道,他想到了外面的帕杰罗。
  “可以,但如果堵上了就过不去了,只能通行一辆车。”劳拉说道。
  李牧收起地图,对杜晓帆说道,“老杜,长枪可以派上用场了,都带上车,我们开车冲过去!”
  日期:2016-08-3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