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1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香妞说,我现在是想走出红河,可是老冯怎么办呢?被绑架了,我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女人瞧了冯香妞一眼,说道,算你还有点良心,我问你,老冯帮你跟屠德隆联系的事情,还有谁知道?
  冯香妞低头想了一会说,本来都是单线联系,应该只有屠德隆知道,可是屠德隆已经死了,死人怎么会泄露消息呢?
  女人说,香妞,你这什么脑子呀,你以为自己跟屠德隆之间的合作就天衣无缝,没被人发觉,如果真是你想象的那样,只怕你们的计划早就成了,还能有现在的局面,我跟你说清楚了,底下的官员分很多种类别,的确有那种整天吹牛拍马对上面的指示都奉若圣旨的,可你们红河县的那个小县长,压根就不是这类人,人家很会混事,你又不是没吃过这种亏,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冯香妞不服气的说,我什么时候吃过亏了?那混蛋秦县长是个例外,除了他,我还没受过别的小官吏这么大的气,他是他妈的软硬不吃,真的是流年不利,否则,一定让这个人吃点苦头。
  女人提醒说,冯香妞,你忘了?当初在红河县计划开老鱼馆的时候,当时有个姓贾的县长提出要在你的酒店里入股,你不同意,人家把原先无偿给你的土地立马就收回了,如果不是你叔叔出面打招呼,那一关你能过得了?所以说,你和地方上政府官员打交道,根本就不懂规矩。

  冯香妞嘴巴瘪了瘪说,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还说那些有什么用呢?我这次过来就是想要跟叔叔讨个主意,到底老冯的事情,是要走黑道解决,还是要走白道解决?
  女人听冯香妞提到要走白道解决,呵斥了一句说,胡闹!这种事情要是报警的话,老冯还有命吗?
  冯香妞着急的口气说,那可怎么办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难道就对老冯不闻不问了吗?
  女人冷脸说,冯香妞,我说过不管老冯的死活吗?我问你,知道老冯有可能是被谁下手的吗?
  冯香妞想了很久,咬牙切齿的说,还能有谁?八成就是那个秦书凯,因为这有他能够找到老冯的事情。
  女人说,冯香妞,没有证据之前,不要信口胡说,如果人真的是秦书凯派人绑的,说明老冯绝对没有性命之忧,做官的不会杀人灭口,他这是再提醒你做事出尔反尔的后果很严重,让你赶紧兑现诺言。
  冯香妞两眼直直的看着女人,期待着女人能帮自己出出主意。
  却没想到,女人提出的建议说,冯香妞,记住了,只要有人联系你,立即答应人家所有的条件,现在能让老冯平安回来是第一位的,至于其他的什么事情,都可以稍后再说,明白吗?
  冯香妞没想到女人竟然是让自己选择退步,心里有些不乐意的说,难不成这口恶气就这么咽下了?就算是为了老冯那根手指头,我也绝对不能轻饶了绑架老冯的人。
  女人见冯香妞不听自己的劝阻,气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指着冯香妞的额头说,冯香妞,你可真有本事!你要是有本事,怎么被人弄进看守所里呆了那么长时间?你要是有本事,老冯怎么会出事?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心里尽想着自己斗气的事情,你瞧你自己这点出息。就你这智商还想跟那小县长斗,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如果不是看在你叔叔的面子上,你以为自己还能有现在这自由自在的好日子,就冲着上次你酒店藏有犯罪嫌疑人和丨毒丨品那一件,你已经进班房了,也许在里面呆一辈子。
  冯香妞一时无语,她不得不承认,女人说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自己跟秦书凯之间的实力悬殊实在是太大了,自己跟屠德隆联合起来都没能给他一个打击,何况是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呢?现在秦书凯抓了老冯,主要目的估计也就是为了警示自己,逼迫自己兑现承诺离开红河县。
  听了女人一席话,冯香妞很是失望,这次的省城之行并没有达到自己需要的效果,看来自己这次在这个事情上真的做的过分了?想到刚才提到的贾仁贵,冯香妞心里有了主意,这个酒店贾仁贵一直很想参与,只要自己价格低些转给贾仁贵,说不定能成。

  本来,风尘仆仆的驾车来到省城,目的是为了寻求帮助,却没想到被女人劈头盖脸的指责了一通,反而让她选择退一步,这让冯香妞的心里不是滋味,自己在红河县那样的小地方,竟然混到这种地步,可悲啊。
  瞧着冯香妞拿起放在沙发上的车钥匙要离开,女人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冯香妞的肩膀说,孩子,你听好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别总跟自己过不去,凡事非要争个上风,心里才满意,你这么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哪能这么任性呢?
  你放心好了,回去之后,赶紧兑现承诺,等到老冯一回来,你就远远的避开红河县,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咱们说话算话不假,可要是谁想要趁机在咱们头上踩一下,欺负人,那也是万万不能的。
  带着说不出的落寞心情,冯香妞离开了省城,路上车子拐了个弯,去了贾仁贵所在的县城。刚才女人的话提醒了自己,之前贾仁贵可是一心想要参股自己的酒店经营,当初就提出注资三千万,现在自己把酒店成本价转让给他,说不定他会感兴趣。

  贾仁贵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自从两个儿子被绑架后,贾仁贵一下子憔悴了很多,以往喜欢的一些爱好全都抛之脑后,这两天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寻找儿子的事情上,一根接一根的在办公室抽烟,盯着电话等消息,成了他这两天唯一干的事情。
  在官场行走这么些年,贾仁贵也算是黑白两道都有自己的人脉,这次的事情却真是见鬼了一般,两个儿子全都莫名其妙,神秘失踪。
  贾仁贵的心里怀疑整件事都是秦书凯在背后搞出来的名堂,正因为自己绑架了冯雯雯,所以秦书凯才会睚眦必报。
  他现在真是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起了绑架秦书凯的小秦人念头,这男人有百儿八十个小秦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少了一个又能怎么样?可是自己已经年过半百,只有两个儿子,少了任何一个,那就是要了自己的命啊。
  这两天,老婆也是吃不下睡不着,逮着贾仁贵就问儿子有没有消息,瞧着老婆那张憔悴不堪的老脸,贾仁贵不忍心欺骗她,却又不能说实话,只能安慰老婆说,应该快了,正在想办法解决。
  老婆得不出结论,这几天也在到处的寻找儿子,作为官太太平素接触的客人多,但能够深入进去的圈子并不多。官太太们的交往注定了只能在同一层面,那才有共同语言,把从当家的话语中揣摩出来的信息传达出去,蜻蜒点水,颇有韵味,显示出她们也是核心的一层。有心者却并不健谈,有意无意地打开人家的话匣子,捎带点情报,好在老公面前也显示点能耐。
  日期:2017-07-28 06: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