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3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法理上,刘喜没有拒绝的理由,无奈之下只能派出重兵看守国境。防着朝廷的兵马趁着借路突袭都城寿春。没有想到的是,朝廷趁着淮南国内部空虚的时候,竟然派出三千人的虎贲军从他路突袭。十天之内,这三千人的兵马竟然连取淮南国五座城池,击溃淮南军五千余人。
  这个时候,淮南王用了自己的底牌。他曾仿效这支虎贲军建造了一支千余人由修士构建的军队,和虎贲军一样,他也是在自己的军中挑选有慧根的军士,然后请招贤馆中的修士来训练这支队伍。不过淮南王做的最绝的是,他将招贤馆中的下等修士都编入到了这支队伍当中。论起实力来讲,就算是久经沙场的虎贲君也不是淮南国这支新军的对手。只不过防着新军的消息走漏,刘喜甚至都没有给这支队伍起名。一直新军新军的叫着,直到这个时候才露出了真容。

  不同于以往的军队厮杀到天昏地暗,两支队伍相遇之后,只用了小半个时辰便分出了胜负。这时候,混编在新军里面的正牌修士发挥了作用。虎贲军的军士虽然都不惧生死,不过在对方强过自己几辈的术法下。还是很快的露出了败像。最后在三千骑兵的增援之下,现场还是留下了一千多具尸体之后,才勉强的从战场中撤离了出去。
  不过就是这样,在新军当中修士的术法之下。增援的三千骑兵没有一个人生还,都交待在了新军的术法之下。
  这样一来,淮南国就算是和朝廷彻底的翻脸了。本来借路赶往南越的大军改变了行军方向,向着淮南都城寿春压了过来。和淮南国监视他们的军队打了起来,正在两支军队胶着的时候。从国境的其他几处又陆续有朝廷大军越境向着寿春城扑了过来。当下刘喜将自己的全部家底这几年征来的新军都顶了上去,淮南国还是有几个能人的,短短几年的时间,将这些强征来的民夫都炼成了能和朝廷强军一角高下的军队。冲突起来三四个月之内,淮南国竟然和朝廷打成了一个平手。

  虽然看着打成了平手,不过淮南王刘喜自己心里明白,这样一来自己撑不了多少时间。万般无奈之下,他又打起了望天山上吴勉、归不归那几位的主意。
  战时起来之后。淮南王无暇顾及吴勉他们。本来时时送去的礼品这个时候也断了档,好在山上的流民已经有了收获,少了淮南王的礼物,对大局也没有什么影响。
  当下,淮南王将自己的家底掏了掏,凑齐了百色礼物之后,带着众人亲自上了望天山。到了山脚下,淮南王换上之下自己自称吴勉、归不归座下弟子是的衣服,以弟子迎师之礼上了望天山。
  淮南王也是下足了本钱,等到抬送礼物的内侍下山之后,刘喜遣散了自己一个人几乎一步一叩首的登上了望天山,走到草庐的侍候,他的膝盖和额头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到了目的地的侍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去,刘喜也不说话,只是对着草庐正门的方向跪着。而草庐里面好像没有人一样,任凭刘喜在这里跪到天昏地暗,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刘喜在草庐前跪了整整一夜。一直到天光大亮也没有见到有人回应。躲在后面的内侍总管实在看不下去了,跑过来搀扶淮南王:“殿下,吴、归二位先生不在草庐之内。咱们先行回去,日后再做打算吧。”
  不过无论这位内侍总管怎么搀扶,淮南王都好像没有起身的打算。他几次被搀扶起来,又几次的推开了总管,随后又痴痴呆呆的跪在了草庐之前。最后内侍总管无计可施,索性跪在了刘喜的身后。
  这一主一仆又在草庐前跪了整整一天,直到天色再次黑下去。差不多两天一夜没有进食水的刘喜终于忍不住了,他的身子开始慢慢的晃悠起来,随着身体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随后终于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后面跪着的内侍总管吓得大叫了一声,条件反射的站起来想要过去搀扶刘喜。不过就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也是差不多两天没有进食的总管一阵眩晕,当下也跟着自己的主人倒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喜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倒在身后的内侍总管。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整理了自己的衣衫,随后继续摇摇晃晃对着草庐跪了下去。
  就在这次淮南王跪在地上的一瞬间,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殿下,你这又是何苦……”说话的时候,草庐的大门终于打开,归不归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了刘喜的样子之后。老家伙重重的叹了口气。
  听到了久违了的归不归之后,刘喜的身子就是一镇。当下对着老家伙的方向连连叩头,一边叩头一边说道:“归先生。弟子若不是到了山穷水尽,断不敢来惊扰二位先生。还望二位先生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救救淮南国的子民。”
  “淮南国的子民?殿下你终于把他们想起来了……”这时候,一个很是傲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这个人再次说道:“这山上就有两万三千一百二十二个你淮南国的子民,你去问问这些人,他们是怎么待在这山上的。就是因为殿下你,他们才从淮南国的子民,变成这山上流民的。”
  听了吴勉的话之后,这位淮南王殿下先是沉默了一会。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空气说道:“一点点的牺牲,可以换来天下的长治久安,又未尝不可?吴先生,若我为天下之主,必定与民休养生息。与边疆各国修好。到时候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哪里都是一番世外田园。”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若当武帝继续执掌江山,不出五年,他必定也匈奴各部大动刀兵。倒是不论胜负都非天下百姓的幸事。输了大汉的天下便沦为匈奴的牧场,汉家的儿女便是匈奴人的奴隶。赢了,依照他刘彻的脾气,必定乘胜直到杀尽匈奴的最后一人为止。到时候天下的财力都要填进这个永远都填不满的窟窿里,高祖陛下奠定的万世基业不能消亡在这等昏君的手里。”

  “你和刘彻有什么不一样的吗?”刘喜说完之后,空气中传来一个讥笑的声音。随后,那个声音的主人继续说道:“一个在整个汉境穷兵黩武,一个在自己的封国里穷兵黩武。有什么区别吗?”
  吴勉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接口对着刘喜说道:“殿下,你有你的大道,不过若将你的大道强加到淮南百姓的身上。造成生灵涂炭就算得了天下又如何?十年前你以仁孝治理封国之时,这望天山上有这么多逃难的百姓吗?现在你为淮南王。淮南的百姓们还有一个望天上可以避难。有朝一日你成了天下之主,这天下百姓的望天山又在哪里?”
  几句话说完,淮南王刘喜的脸色惨败。他的嘴巴抖动了几下。像是还有什么话要说,不过直到最后这到了嘴边的话也没有说出来。
  日期:2016-08-23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