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129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里一股臭袜子方便面的味道,比大学宿舍还要重口味。

  想到自己未来一段时间要在这里生活,叶少阳内心有点抵触,但也没办法。
  宿舍安排好,保安这才领叶少阳进了车间,按照人事科长的吩咐,给他分到岗位上,交给车间的组长,然后离去。
  车间是流水线,男女工人都有,各就各位,做着机械式的工作:
  工作内容很简单,也很枯燥,就是用一个工具把零件压在一个半成品的手机上,不断重复。
  工人有男有女,不过是分开的,一个人一个机位,谁也不能偷懒。
  一个组长过来,把叶少阳叫到一边,跟他说了几条上班的注意事项,例如上厕所要打报告,找人顶替,大号三分钟,小号一分钟……
  “要是赶上便秘咋办?”叶少阳吓得全身一紧。
  “忍着!”组长瞪了他一眼,继续讲述规章制度,叶少阳听得都快晕了,最终组长罗嗦完了,找了一个师傅带他,第一天上班,让他就在旁边看着,等看会了再说。

  流水线本来也没什么技术可言,叶少阳看了一会,又请教了那位师傅一些问题,感觉差不多了,于是主动去找组长提出开始工作。
  组长给他分配到一个机位上,看着他做了一会,指导了几句,也就离开了。
  叶少阳开始干活,起初还有点生疏,很快也就熟练了。
  一直干到中午,下班之后,一部分人涌向食堂,还有一些人朝大门外走去,一路上吵吵嚷嚷,叶少阳跟着自己的师傅一起,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厂里的食堂卖饭太贵,要十块一份,外面也有七八块钱,菜品都差不多,所以很多人都去外面吃。
  叶少阳在外面要了一份八元快餐,三素一荤,饭随便吃,叶少阳平时也爱在街边吃这种盒饭,别人都总说不卫生什么的,他倒是没什么感觉。
  吃完饭,叶少阳回到宿舍去,找到自己的宿舍,204,推门进去,看到一个小伙,大刺刺的躺在床上,在用手机听歌,声音放的老大。
  另外一张床上两个小伙凑在一起用手机看视频,笑得很猥琐。
  见叶少阳进来,用手机听歌的小伙打量了他一眼,叶少阳跟他打了个招呼,“我是新来的,多多关照。”
  小伙坐起来,问道:“你是哪里人?”

  “本地人。”叶少阳立刻递了根烟过去,又给那两位正在看视频的也递了烟过去,低头一看,两人正在看某个平台的直播,屏幕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大胸妹正在跳舞。
  叶少阳回到自己床上坐着,这时候听歌那位坐起来,跟叶少阳聊起天来。
  他叫张子健,是江北人,三十岁,是跟老乡一起来石城打工的,已经呆了三年,之前在一个药厂上班,最近药厂倒闭,他才进了康多电子厂,进来不过三个月。
  “你是大学生啊,你为什么要做普工,你可以做技术工的,钱多,人还不累。”

  “我先做做普工,锻炼锻炼,以后毕业再说。”
  叶少阳看他一根烟抽完,又递了一根过去。
  “张哥,你比我大,我叫你一声哥了,我新来的什么都不懂,你以后多照顾我一点。”
  “好说。”张子健豪爽地一口答应下来。
  午休只有一个小时,到点之后,叶少阳跟三个室友一起去上班。
  走在厂区里,看着黑压压几百上千人一起出工,虽然自己是来当卧底的,但是走在这些人中间,叶少阳心中也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下午又是几个小时的工作,一直忙到六点钟,下班之后,组长出来登记加班,告诉叶少阳可以下班了。
  回到宿舍,只有张子健一个人,机会不错,叶少阳二话不说,拉他去喝酒。
  张子健客气了一下,也就跟他走了。

  从工厂出去,叶少阳询问了关于加班的事,这才知道,加班也是看资格的。
  因为工资低,想要多赚钱,就只有靠加班,但是现在效益不好,加班的机会也少,所以优先让老工人加班。
  张子健是可以加班的,但是因为在之前的厂子里出过工伤,身体不太好,最近一直在修养,因此不愿意加班。
  出了工厂,张子健带他来到一家熟悉的小餐馆,找了个包间。

  叶少阳点了个羊蝎子,红烧大肠,瓦块鱼等几个油水足的菜,要了一瓶白酒,两人边喝边聊。
  几杯酒下肚,叶少阳感觉时机成熟,开始打听关于康多电子厂的一些情况。
  “张哥,咱们这个厂子怎么样,适合一直干下去吗?”
  “康多啊,工资比别的厂子要多一点,就是管得严,行动不太自由,别的都还挺好,叶老弟,别光说,喝酒,来来干了!”
  说完端起一次性酒杯,把杯子里剩的酒一口喝完。

  叶少阳趁他不注意,偷偷把酒倒在地上。这个张子健简直海量,自己喝不起,只好想歪点子。
  “打工的没人/权,我打工几年,进过各种厂子,康多算是很不错。”
  张子健说道:“康多就是不自由,其余都好,业余生活很丰富,还有心理辅导,别的工厂哪有这个!”
  叶少阳心中一动,本来是想找他打听的,没想到他主动提起这个,急忙问道:“心理辅导是什么意思?”
  “每周日会有辅导课,有心理医生给工人上课,疏导心理,毕竟工作压力过大,我去上过几次课,感觉很不错。”
  叶少阳再问下去,才知道只有进厂一两个月以上的老工人才有资格上课,地点就在厂里自建的礼堂,每周末先放一场电影,然后上课,心理医生是一个美女,还有两个助手也是美女。
  过程是一边听音乐,一边讲课,然后进行一些仪式,例如两两成对,握着对方的手,感知对方的心灵……

  还有一个环节是,每一周都会请几个工人,当众讲述自己的故事,吐露烦恼,畅谈理想……
  提到这种“心理辅导”,张子健唾沫横飞,大加赞赏,叶少阳仔细思考了一下,不由佩服厂房的用心:这些外地来打工的,人在异乡,心理本来就缺乏孤独感,再加上工作和生存压力大,心理辅导的确可以帮助他们减压,找到归属感,说的直白一点,很容易收买人心。
  如果目的真的是为工人减压,那叶少阳愿意为工厂这种良心作为点一百个赞,只不过……真相可能是挂羊头卖狗肉。
  吃完饭,张子健已经晕晕乎乎的了,表示他女朋友快加班完了,要去接女朋友出来买点东西,问叶少阳要不要一起。

  叶少阳表示自己要去逛逛,于是两人分别,一个人顺着小路走到厂房边的荒地上,给芮冷玉回了电话之前吃饭的时候芮冷玉就打电话过来,叶少阳没敢接,给挂了。
  日期:2016-09-28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