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46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成夫窘迫无的走进屋里,道:“李处,我得跟你解释一下,一切都是误会,真的,误会……”
  李睿关屋门,和他走进卧室,笑问道:“什么误会?”
  康成夫先把手画轴放到桌画盒里,回头对他讪笑道:“这幅画值四千万的事,我嘴一时没有把门,和一个好朋友说了,他不信,非跟我抬杠,说这幅画连四百万都值不了,后来非要和我打赌,我没答应,哪知道他愣劲儿来,竟然偷偷跑进你的房间,将画取走,要去找拍卖公司的人鉴定一下。这件事从头到尾我都不知情,是你刚才给我打了电话,我又问了那个朋友,他才跟我说了实话,因此呢,都是误会,可不是要偷你的画儿,还请你原谅我那位朋友。”

  李睿也不理会他这番解释,走过去,拿出那幅画,展开来看了看,没错,是之前那幅画,仔细检查,没有任何损伤,这才重新放回盒,将盒盖扣好,回身道:“康助理,请你尊重一下我的智商,也尊重一下你自己的。”
  康成夫可能是觉得,画儿已经给他还回来了,他再也奈何自己不得,便道:“我没不尊重你啊,我说的是实情,你爱信不信吧。当然,你爱原谅不原谅我那朋友也是一样。好啦李处,你休息吧,我也回去了,再见。”说完转身要离开。
  李睿焉能放他走人,要是他老实认罪、涕泪交加的道歉一番,或许还可以考虑谅解他,可眼下他这副把人当三岁小孩骗着玩的样子,只能是让人更加生气,冷嗤道:“你以为把画儿还回来,构不成盗窃罪了?”
  康成夫停步回头,脸色阴沉的道:“都已经解释开了,你还想怎样?莫非,你不依不饶的想要勒索我点什么?”
  李睿道:“康助理,你要是这样,那没得谈了,我现在打电话给迟校长和市公丨安丨局的朋友,告诉他们实情,看看过会儿在铁的证据与你朋友的口供之前,你还能说是误会不能。”

  话音刚落,他手机叮的来了条短信,拿出来看时,见是凌书瑶发过来的:“我先下去了,你过会儿河边找我。”
  李睿抬起头,见康成夫正色厉内荏的瞪视自己,没有丝毫悔改认错之意,便道:“我先给迟校长打电话,迟校长要是不信,我在市公丨安丨局还有一位副局长的哥哥,他一定可以给我主持公道。”
  这下康成夫终于慌了,失声叫道:“不要!”
  李睿道:“那你给我摆出一个悔改认错的态度,道出实情,我说不定会原谅你,但是如果你不认罪,我肯定不会原谅你。”
  康成夫脸色青红不定,眼神里透着悔恨与难过,但更多的是悲愤,过了半响,忽的长叹一声,这才道出实情。
  原来,这位校长助理有个爱好,赌博,且嗜赌成性,和《聊斋志异》里面描述的某些赌徒一样,深陷其,不能自拔,把家钱财输得精光之后,还把房子都输出去了,要不是现代法律不允许,他可能还要连老婆也输给债主,不过他虽然没有输掉老婆,老婆却也对他失望透顶,赌气和他打了离婚。到现在,他在外面欠了一屁股赌债,总款将近三百多万,这对普通家主儿来说,是个一辈子都无法赚到的数目,而康成夫算贵为校长助理,想还清这样一笔巨款也难于青天。

  偏偏最近,那些债主追债极凶,天天给康成夫打电话要钱,还威胁他要去农大校园里找他算账。康成夫生怕债主们闹到校园里来,破坏自己的形象,影响自己前途,于是和对方约定,一个月内还清欠债。对方虽然答应了,康成夫却万分犯难,因为他一个月内根本搞不到那么多钱,可如果还不欠款,又会面临更可怕的下场,这可该怎么办呢?
  众所周知,赌徒输红了眼什么都能干出来,同样道理,被追债追红了眼也是什么都能干出来,康成夫已经到了红眼的地步,随时都会不择手段,甚至是铤而走险。恰巧在今天,迟国华与柳世给李睿这幅画定了四千万的市价,康成夫得知后,第一时间产生了将这幅画窃为己有的邪念。他想着,搞到这幅画然后卖出去,算只卖一半的钱,两千万,也能轻松还清欠债,还能剩下一千多万任意挥霍,于是乎,他借自己掌握给李婧等人开房的大权,以及迟国华晚宴请李睿等人的机会,设计了一个偷画行动。

  首先,康成夫找到自己的表弟、通过自己关系在农大当体育老师的陈宏伟,要他在晚六点一刻到七点半这段时间里,想办法摸到李睿的房间里,将那幅画偷出来,并许诺事成后,给他一万块的好处费。陈宏伟答应下来,却发愁如何进入李睿房间。康成夫告诉他不必担心,说会给他安排妥当。陈宏伟便没再多问,自去准备。
  然后,康成夫赶到省农大招待所给李婧一行人开房时,特意为李睿选了一个位于门廊顶的房间,并事先进入他房间,将窗户锁扣打开,同时还多开了一个房间,紧邻李睿房间,用来给陈宏伟借用。其实康成夫本来是想安排李睿他们住一层的,方便陈宏伟跳窗进入李睿房间偷画,可惜一层都住满了,没办法,只能在二楼选房。同样为了方便陈宏伟入室下手,康成夫特意把两个房间安排在了门廊顶。

  康成夫开好房间后,亲自将房卡一一发放到李婧一行手,故意先把别的男干部们两两凑对,只剩下选定给李睿那个房间的房卡了,再交到李睿手里,表面看,是其他男干部都配对完毕,李睿赶巧单独住一个房间,实际这都是康成夫的预谋。
  等李睿等人都入住房间稍事休息后,康成夫把表弟陈宏伟叫到招待所外,将那个房间的房卡拿给他,吩咐他等天黑后,通过窗户跳到外面的门廊顶,再绕到李睿房间窗外,打开窗户,钻入房间偷画。陈宏伟依言照做,先进入那个房间匿藏,等七点多天色黑下来以后,跳窗出去到下面的门廊顶……最终成功将画作偷出。陈宏伟随后趁人不备,直接从门廊顶跳下,然后把画放入了表兄康成夫的车里,自己回到招待所前台退房,之后逃之夭夭。

  其时康成夫还在酒席陪酒,接到陈宏伟的报喜短信后,非常高兴,但他也没有此结束整场行动,而是又在酒宴结束后,找到李睿,谎称是柳世看了那幅画,想花钱买过去,以此表示,自己对画作失窃并不知情,是个清清白白的局外人。而这番表现,最初确实也骗过了李睿。
  康成夫自以为这番计划天衣无缝,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漏洞,而且还加入了反侦察手段,哪怕李睿事后报案,警方也不知所以。譬如,为了防止陈宏伟留下罪证,特别吩咐他戴手套;再譬如,为了防止陈宏伟携带画卷下楼时被人发现,特意让他从门廊顶跳到地快速脱离现场;又譬如,为了事后不被李睿怀疑,还特意制造一场虚假交易。
  日期:2017-07-27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