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99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小王摆摆手。
  这时候不知道谁小声说一句:“有什么好怕的,就是个小三,还怕她听见不成!”
  “就是。做都做了,人家不害羞,我们为什么害羞。”
  这么一说,话题就扯开了。赤裸裸的针对我。

  我将东西狠狠的朝桌子上面一摔,狠声叫了句,“知道什么就瞎比比,背后这么喜欢嚼舌根,就不怕闪了腰?”
  “你做了你就心安理得了?”有人直勾勾的质问。
  “你看到了?我还说你被包养呢,咋的你也承认,你也心安理得?”我质问。
  “你别血口喷人!”
  我笑了起来,“也是,万一我真是小三呢!”
  众人怔了一下。
  继而我说:“你说我是先叫谢衍生炒了谁比较合适?”

  登时办公室就安静了。
  得承认,贱人就得狠人磨。
  背后也有谁跟着嘀咕了几句,也都没在做声。
  我安然的等着经理给我个说法,然后下班打卡回家。

  既然看到了谢衍生跟秦璐璐的视频,估计谢衍生这会肯定不在公司。
  我回去全修杰的住处,收拾自己随便做了点吃的。
  一边做一边思量着,全修杰就回来了。
  我没想到他会突然回来,还好做的时候多做了一份。
  我顺势就问他,吃没吃晚饭。
  他说没有。
  我总觉得他身上有些不太对,忍不住又看了他两眼。
  全修杰冷着脸,整张脸上带着失望,带着痛苦。带着绝望。
  我没见过他这样,还真是头一次。
  这全修杰我接触的虽然不多,却一直都知道他是个有主见的人,很少能露出这样的脸色来。
  我将米饭用碗盛了,却不知道怎么给他了。
  这表情,被我戳穿了是不是不太好?
  想着,愣是在那边站了半天没动。
  全修杰也不说话。

  这么愣着不是办法,我转个身,试图找个话题岔开一下。
  结果就看见全修杰的眼泪低落了下来。
  这——
  男人如果哭了,那多半是真的有事痛到了。
  我本能的叹了口气,将饭放到他跟前去。
  他没有动,仍是低着头,我看到他手里拿着个戒指。
  那个他准备送出去的戒指。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没敢开口过问。
  多半是,那个青梅竹马不喜欢他!
  都青梅竹马了,为什么不喜欢他呢?
  我挺奇怪的。
  不过感情这种事情真的很难说。我跟宁远七年。说不爱了也就放手了。
  跟谢衍生明明认识时间不如宁远长久,心里却总是认定了谢衍生。
  公平二字谈何说起?
  全修杰半天拿起筷子,扒拉了一口饭,然后他就一直扒拉饭了。
  整个晚上,我都没跟他说话。
  他自己去房间关上门不知道做什么,我自己则在我的房间呆着了。
  晚上,我有点睡不着。
  毕竟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能跟谢衍生曝光,我必须叫张碧春知道,我跟谢衍生之间是没法分开的。
  转而又想到今天小王说的话,谢衍生那天被张碧春抢股份,隐约想起来在他家的时候,谢衍生身上有点血渍。
  脑子一乱。就有点头疼。
  正发呆,突然房门响了。
  全修杰在外面叫我,“景文,睡觉了没有?”

  我爬起来整理了下衣服。整理完了就揪心了。
  这全修杰才失恋,不会是过来发泄兽欲的吧?
  脑补一出来,就停不下来了。
  但是我住人家,寄人篱下,总不好真的不开门。
  硬着头皮去把门开了。

  全修杰倒是一脸正常,“景文,你知不知道前几天老铁给我来过电话。”
  我想了想,老铁?
  老铁好像是谢衍生身边一个朋友,之前见过的。性格铺张有点痞。看起来特别像暴发户。
  “我记得他。”
  全修杰说:“老铁意思,你是他的妹子,叫我担待点,多照顾些。”
  我登时就怔住了,这个老铁从哪冒出来的,怎么会这么说。
  “我跟他真不太熟。”我开口说。
  全修杰却笑了,“有些事,你自己想吧。”
  我哦了一句,他已经走了。
  本来还想开口问问他青梅竹马的事,但是不太好吧。
  他结果又折回来,从口袋里掏出个戒指。
  唔,就是他求婚的戒指?
  他将戒指放到我手里,“你是聪明人,刚回来,就该知道我怎么了!戒指送你了,不用客气。”
  他说着转身真走了。
  我留在原地满脸懵逼。

  这特么的,给我了?
  我捡了个大漏啊!
  主要是我手上还戴着谢衍生跟我求婚的戒指呢。
  谢衍生的戒指就好看很多,比全修杰的也大不少。

  全修杰的戒指真不是一般人hold住的。
  我回房间,心想,我要不然先戴着全修杰的吧,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主要是谢衍生得看到。
  我这么想着,特别心安理得的准备睡觉了。
  老铁?
  我闭上眼睛开始回忆这个人的长相。

  真不太记得了。
  我第二天起来之后又去谢氏集团打卡。
  并且继续询问我跟进的文案都进行的如何了。
  这种情况下,我能学到一点东西就是一点东西。虽然我也有了七八年的经验了,但是还不够。

  下班之后,我还是照常打卡,经理见我打卡,在我身后叹了口气,“景文,你是准备跟我们斗到底啊!”
  我回头森然一笑,“这话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只是正常维权。公司没有任何权利在我根本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将我辞退。”
  经理也不做声,自己先走了。
  一连几日,经理人事都没有给我一个解决方案,只是由着我这么继续在公司晃悠。
  这段时间,我更是在销售部里面晃悠了不少,但是销售部对于我这个外来人不是太欢迎,估计也并不是特别了解我在公司什么地位。
  接着就是周五。
  晚上下班周美团给我打电话。
  “干嘛呢?晚上有个宴会,虽然很小,但是会来不少人物,听说有谢氏集团一个股东持有人张鹏举,文案设计巨头何青贤。这两个人在业界也是出了名的。等你哦。”
  我听了立即就兴奋起来。

  既然是小宴会,我自然不能穿的太过了。
  我翻着衣柜找了半天,找了一套小香风的套装穿上了。
  还算得体。
  我在镜子前面给自己化个妆,不管怎么看,都并不是太好。

  我还是打车去了周美团那边。
  周美团见了我的衣服,登时就惊艳了,“我的天,景文原来你这么适合穿贵气的衣服。啧啧,你这一套套装穿的的确不错。今天宴会很小,好像说也是家宴,穿的太过了,肯定会招人非议。”
  日期:2017-07-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