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208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在刘裕看来,灭了谯蜀,只是拔掉了东晋境内倒数第二颗钉子。
  日期:2017-03-20 15:35:01
  就在南方打来打去的时候,北方也没闲着;一个字:乱。而且跟南方相比,没有最乱,只有更乱。
  这话还得从头说起。
  哪儿是头儿呢?

  遥远的西北,那位久未露面的前秦大将吕光。
  公元396年,前秦大将吕光在凉州建立大凉,其自称天王,改元龙飞;史称后凉。从这儿开始,西北局面乱的一塌糊涂。
  概括说吧,翻翻史料,这个阶段的西北,光凉字辈的国家,计有后凉、南凉、北凉、西凉。还有两个秦字辈儿的国家:后秦、西秦。
  后秦和西秦咋回事儿,咱前面说过。
  后凉是吕光建的,那那几个凉是怎么来的呢?
  一个一个曰。
  吕光军中悍将,带兵打仗绝对是把好手,可是立国之后却昏招儿迭出。
  就在吕光立国后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397年,吕光不知怎的跟后秦起了冲突,兴兵伐秦,结果失败;不光军卒死了不少,就连他弟弟吕延也被后秦给杀了。
  当时随同吕延出征的,有两个匈奴沮渠氏的首领,一个唤作沮渠罗仇,另一个唤作沮渠麹粥。这俩仗着骑射功夫了得,死里逃生回到了姑臧给吕光报信儿;哪曾想吕光因为这次大败勃然大怒,盛怒之下也不多想,就把好不容易捡条命的沮渠罗仇、沮渠麹粥给杀了。

  首领无罪被杀,匈奴沮渠部不干了,举部皆反,推举沮渠罗仇的侄子沮渠蒙逊为新首领,向后凉开战。吕光派长子吕纂迎敌,结果沮渠蒙逊不是对手,败了。他堂哥沮渠男成见势不妙,立刻举兵响应,并且为了分散后凉军的兵力,沮渠男成发兵攻打后凉的建康城(此建康非东晋首都建康,是今日甘肃高台县附近)。当时后凉的建康太守名叫段业;文弱书生一枚;匈奴铁骑来袭,段业实在不是对手,一咬牙一跺脚,他投降了沮渠男成。

  没想到这沮渠男成挺有意思,自己没文化吧,还特敬佩有学问的人,看段业识文断字,是个秀才,脑袋一热,就对段业说,要不,你给我们当老大吧。
  段业惊魂未定,这哪儿跟哪儿啊,我一战俘,不仅没进奥斯维辛,反倒成了老大。咬咬手指头,恩,疼!再看沮渠男成,一脸的真诚;看来这事儿是真的,于是段业便半推半就的当了这个老大,称凉王,这就是历史上的北凉。
  这是典型的煽动颠覆政府罪,吕光得报,气的冒烟儿;可刚打完败仗,国内还有一摊子其他事儿,就没顾上收拾这个段业。
  这下好了,看吕光放任北凉的存在,吕光手下大将,也是秃发鲜卑的首领秃发乌孤起兵,又建立了南凉。
  自己的地盘儿上骤然多出两个国家,吕光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但是如上所说,他被国内的一摊子事儿绊住脚了。

  什么事呢?
  继承人问题。
  吕光是公元337年生人,到这会儿,也就是南凉建立的公元398年,这伙计已经61岁了。一生征战,吕光这会儿的身子骨儿江河日下了。
  人年纪一大,精力不济,更何况吕光本来就不会治国,于是他立嫡子吕绍为太子,代行政务;却把军权交给了庶长子吕纂;他以为这样便可高枕无忧,其实无形中,已经埋下了亡国的种子。
  公元399年,吕光驾崩,太子吕绍继位。
  但是这位新皇帝长于政务,短于军事;而他哥吕纂久掌兵权,心中并不服吕绍,见吕光一死,便生出了不臣之心。
  吕光有个侄子叫吕超,此人有勇有谋,吕纂的心思,他看的非常清楚;瞅个机会,吕超变跟吕绍说,你还是趁早杀了你大哥吧,免得他以后跟你争位。但吕绍忌惮吕纂手里的兵权,因此不敢动手。

  这边儿吕超劝吕绍不成,那边儿吕纂的弟弟吕弘一看吕绍兔子胆儿,便怂恿吕纂赶快动手做了吕绍。
  这可一劝就劝成了,吕纂是吕光的庶长子,出道早,立的军功也多,本来就对老爹偏心眼儿立吕绍为继承人有意见,吕弘的怂恿正好瘙的他的痒处。吕纂想都不多想便起兵攻打吕绍。
  别看吕绍身为皇帝,可他在军中素无威望,手下没有嫡系部队,一看叛军打来,这伙计干脆自尽了;吕纂异常轻松的便篡位成功。不过之前劝吕绍干掉吕纂的吕超见势不妙,先一步逃出了姑臧。
  吕纂篡位成功,为了收买人心,特地发了道诏书,宣称赦吕超无罪,并且喊他回朝做官;吕超正无处可去,便响应号召回到了后凉首都姑臧,表示臣服。
  臣服是假,不服才是真的;不过吕超的孙子装的不错;吕纂硬是没看出来。
  吕纂是篡位上来的,因此他每天最担心的事儿就是怕他的那些弟弟们学他;这天也不怎么着,突然想到当初他篡位的时候,是吕弘教唆撺掇的;诶,这小子能撺掇我,那他就会自己干,不行,得把这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中;吕纂便开始着手布置要搞掉吕弘。

  吕弘也不傻,一看这白眼狼屁股还没坐热便想对付自己,马上点起手下人马,要跟吕纂拼个鱼死网破,结果没打赢,这货被暴打一顿之后,侥幸逃脱投奔自己的叔叔吕方,后者很爽快,见面之后就把吕弘绑了又送回了姑臧,吕弘被杀。
  这事儿闹的,白跑了。
  杀了吕弘,吕纂自以为杀鸡骇猴,会把内部各种不服吓住,不敢造次;于是便开始把目光转向外部,他要收拾那两个敢闹独立的小国家,也就是南凉和北凉。
  首先被他瞄上的是南凉,吕纂派出大军,本想一举成功,哪曾想太轻敌了,被秃发鲜卑的新首领秃发野鹿孤的弟弟秃发傉檩打了个防守反击,一仗被斩首两千。要说一句的是,此时秃发乌孤已死,死因很搞笑,喝大了,从马上掉下来摔死了(重申一句:酒驾害人啊。
  吕纂本想给人一电炮,哪想回头挨了人一窝心脚;这让以善战著称的吕纂情何以堪;可是没等他出兵报复,这货就被吕超瞅了个冷子给杀了。
  吕超杀了吕纂,心一横,又把吕纂的亲弟弟们杀了一批,全面控制了姑臧城。
  咱说过,吕超有勇有谋,脑子很灵;杀了吕纂,他自己并没有坐上后凉一把手的位置,而是把他弟弟吕隆推到了前台。
  不过没等吕隆把屁股底下的板凳坐热,外敌紧跟着就来了;没办法,距离产生美,也产生敌人。后凉南凉北凉后秦之间就是一杯茶的距离,谁家有个风吹草动,隔壁老王立刻就能知道。
  抢先下手的是南凉秃发家,秃发野鹿孤一瞧后凉又乱,欣喜若狂,立刻出兵跑到后凉劫掠;吕隆被迫应战,被打的大败;秃发野鹿孤大抢一顿,满载而归。
  日期:2017-03-20 18:40: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