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204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苗倩的样子,王导的脸色也变了变,但他的语气却依旧强硬:“干什么?不就是问几个问题么?不想答就说啊,现在的孩子,心理真是脆弱的不行!”
  而当他发现秦澜怒视他的时候,他的样子更加轻蔑了:“干什么?别以为这两天给你点好脸你就上天了,告诉你,我那是看的起你...”
  “还看?看什么看!赶紧准备准备,就刚才那几个问题,等到她恢复了,你一个个的给我问明白喽,我告诉你,一个都不许...”

  “闭嘴!”
  我抱着苗倩,猛地大喝一声!
  王导顿时一吓,后面的话也让他咽了回去。
  在他反应过来是我在喊他之后,他顿时露出了愤愤的表情,指着我说:“你算老几?还敢喊我!”
  我瞄了他一眼,然后轻轻的在苗倩的背上拍了几下,当她身体稍微缓和了些后,我慢慢的站了起来!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导,里面带着丝丝杀气!
  那是我愤恨到了极致的表现!
  王导一直在云州,哪里见过我这种眼神?
  他的身体顿时抖了抖,眼睛微微撇开,不敢跟我对视。

  我嘴角露出一丝轻蔑,说:“王导,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
  “嗯?”王导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你说...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我淡淡的说。
  “你!”王导顿时怒了,他伸手指着我,怒道:“你...你敢骂人!”
  “骂人?”我撇了撇嘴,说:“你也得配得上这个字!就为了你那点破玩意儿,你就不惮于用那么恶毒的话苦苦的逼迫一个小姑娘?你老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喂你吃屎了?”
  王导脸瞬间涨红,估计他张这么大还没人用这种话当面骂过他,他嘴唇都有点发青,看着我直颤抖,就是说不出话!
  “你说你也这么大岁数了,天天就会欺负女人,你是不是出来的时候把几把丢家里了,一点也他妈不像个爷们儿!老子都替你臊的慌,有本事,你他妈冲我来啊!”

  话音刚落,我轰的一拳凿在了墙上,那洁白的墙顿时被我砸出一条缝来,可能是这墙的质量不太好,墙皮也开始簌簌的掉。
  王导刚要说话,看到我这一拳,他又将那话咽了回去,他恨恨的看了我一眼,气冲冲的说:“我去找你们监狱长,你等着吧!”
  说完,他扭头就跑了出去...
  看到王导灰溜溜的落荒而逃,我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轻蔑,我恨恨的在地上啐了一口,就这种烂人,也能当上央视中层领导?等着吧,纪委拍苍蝇的时候早晚把这货给拍瘪喽!
  秦澜转头看了我一眼,她忽然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她语气轻快的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我记得你以前嘴特笨的。”
  “嘁。”我眉飞色舞:“那是我让着你...”
  这话一出,我们两个人却同时沉默了下来...
  我干咳了两声,回头看了苗倩一眼,在我安抚了她一会儿后,她的情绪已经慢慢的缓和了下来。
  刚才我真的很担心她,她之前的抑郁症那么严重,现在好不容易刚好些,我怕她会做傻事。
  不过还好,苗倩的心里还算强大,她自我调节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向我伸出了手。

  我赶忙过去,任她拉住我的胳膊。
  她的头靠在我的胳膊上,没有说话。
  我叹了口气,慢慢的将刚才被她撕开的那幅画捡了起来,放到了画板上。
  苗倩看了我一眼,笑了起来。

  秦澜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神闪了闪。
  这时,我的对讲机里面响起了柳监的声音。
  “小苏,你带着秦记者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我跟秦澜肩并肩的走在行政楼里,为了照顾秦澜,我们两个人走的很慢。
  “你还是这么招女孩子喜欢啊。”秦澜斜了我一眼,说。
  我知道她说的是刚才苗倩的事,我叹了口气,说:“这在心理学上应该被称为移情,她以前将自己生存的目标定为报仇,可是她的仇我已经替她报了,所以为了让她继续活下去,我将她的目标挪到了我身上。”
  “为什么不是你替她报仇了,然后她对你以身相许呢?”秦澜又问。

  我又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忽然发现自从我见到秦澜以来,我叹的气比过去一个月加起来都要多...
  秦澜得意的横了我一眼。
  走到柳监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柳监的声音在里面响起:“进!”
  我和秦澜推门走了进去,我看见王导正坐在那里,眼神得意又挑衅的看着我。
  柳监看了我一眼,问:“小苏,王导说你骂了他,怎么回事啊?”
  我看着王导,眼睛眯了眯,突然又瞪了起来,一脸无辜的说:“骂他,没有啊!”
  王导顿时怔住了,他那得意的笑容瞬间凝滞在了脸上...

  柳监一看眼前这情况哪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无奈又好笑的看了我一眼,继续问:“可是王导信誓旦旦的说你骂他了,用非常粗俗的语言侮辱了他的人格...有这事儿么?”
  “绝对没有!”我摇头微笑。
  “你...你...你无耻!”王导一拍沙发,蹭的站了起来,指着我愤怒的喊。
  “哎柳监,你看...这是他骂我啊...”我连忙委屈的看柳监。
  柳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都快笑出声了。
  “王导,你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柳监很无良的说。
  “误会?误会个屁!”他手都哆嗦了,他异常愤怒的吼:“你...你他妈还要不要脸!”
  把王导气的骂脏话,看来他真的是气得不轻!
  “柳监,他又骂我!”我继续对柳监哭诉。
  柳监横了我一眼,用口型对我说:“差不多得了。”
  我挑了挑眉,没说什么。
  “王导。”柳监开始打圆场:“你非说我的人骂你了,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王导颤抖着说:“我要他给我赔礼道歉,我...我还要你们处分他,给他记过...啊不,开除他!”
  我嘴角一翘,看着王导说:“那我现在也要求你给我赔礼道歉,还要求央视处分你,开除你怎么样啊?”
  王导脸都紫了,要不是他看我们的体型有很大差距,估计都想冲上来掐死我了。
  柳监一看王导的脸色不对,赶紧对我挥手,说:“你少说两句吧,快,你先出去!”
  我不屑的撇了撇嘴,转身出了门。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柳监又叫我进去了。
  这次进门之后,王导的脸色好看了很多。
  我不得不佩服柳监,刚才这孙子都快让我气出血了,柳监竟然还能给她劝回来,不愧是司法部出来的人,这和稀泥的本事就是一绝!
  柳监含笑的看着我说:“行了,王导已经答应咱们了,让咱们晚上设宴给王导赔个罪,你记着一定要来。”
  日期:2016-08-30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